危在旦夕还是方兴未艾?

        近日,在中国信鸽竞翔网看到一篇《中国信鸽运动已经危矣!--答南方周末记者问》(下面称《“危矣”》)的文章,该文标题的“立异”令笔者“刮目”。所谓“危”者,本义为“不安全”,如“危险”、“危难”;引申义为“指人临死”,如“病危”、“垂危”。文章题目以“危”字描述中国信鸽运动的境地,意为中国信鸽运动危在旦夕。

事实真如此吗?请看看以下这些文字和数字吧!

信鸽运动及其发展在中国不泛基础。无论在水深火热的旧中国,还是解放后生活相对贫困的时期以及饱受文化大革命“破四旧”之苦的年代,一代代养鸽人始终痴心不改、矢志不移,由此,才使中国信鸽事业得以延续并发扬光大。

1984年12月中国信鸽协会成立至今,经过30多年的发展,由当初几十个基层协会组织、几万名会员,每年发行两、三百万足环、常规比赛不到千场,发展到今天1160多个基层协会组织、会员人数超过40万,年足环发行量超2800万、每年举办各种形式和类别的赛事两万多场。在国际上,中国信鸽足环发行量、会员人数、比赛场次、参与人数、比赛形式、承办国际赛事的频次与级别以及奖金总量等等,均排名全球第一。

中国信鸽协会自成立之初,就把通过参与重大活动传播信鸽文化作为一项十分重要的工作常抓不懈。1990年北京第11届亚运会、1993年的首届东亚运动会、1997年香港回归、2008年奥运火炬接力、2015年庆祝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2019年国庆70周年庆典等重大活动,数万羽信鸽齐飞腾空的壮观场景,给亿万国民以极大地心灵震撼,使广大民众对信鸽有了更多的了解和喜爱。国家公祭日放飞和平鸽,向世界昭示了中国人民热爱和平憎恨战争的坚定决心。1998年的抗洪、2008年的抗震、2020年的抗疫……,全国鸽友从百万到千万元的捐赠,将中国信鸽人的爱心善举传播到祖国的四面八方。

中国信鸽协会成立后,严格执行国家体育工作的各项方针,加强自身建设,依法依规管理各项事务,逐步建立健全具有中国特色的信鸽行业管理体制。1997、2002、2015、2019四次修改完善《信鸽竞赛规则》,颁发信鸽活动管理办法及实施细则、裁判员等级制度管理办法、公棚竞赛管理规定、足环管理规定等一系列规章制度,加强行业行为规范,保证了信鸽运动正常有序开展。

逐步建立起相对完善且符合中国国情的信鸽竞赛体系。经过多年的不懈努力,形成了国家赛为主导、地方赛为基本内容的信鸽竞赛形式,较好地满足了广大会员参加比赛的基本需要。建立了以广大会员为参与主体的常规赛事、适合不同对象的公棚赛和具有职业化特征的俱乐部赛相结合的信鸽竞赛体系,较好地适应了新时期不同消费层次会员不同的比赛需求。

中国已经成为全球规模最大、发展速度最快、活动形式超前的世界最大信鸽产业国。近年来,在国家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和体育强国建设纲要等政策指引下,伴随着赛鸽运动蓬勃发展的同时,中国形成了巨大的信鸽消费市场,各类赛事活动的举办,频繁的种鸽繁育与交易,鸽粮、鸽具、鸽药、鸽保健品、信鸽传媒等相关企业的快速形成与发展,既为信鸽运动的发展注入了无限的生机和活力,也在促进就业、改善民生、服务社会、发展经济等方面做出了积极贡献。

据最新统计,目前在中国的体育产业项目中,信鸽行业全产业链的年生产总值已超过250亿元(国家统计局统计数据表明,2018年全国体育产业总规模为2.7万亿,信鸽产业占比近1%),已经与具有国球之称的乒乓球项目不相上下。

中国信鸽在国际的影响力与日俱增。1997年1月,中国加入世界鸽联后,加强了与世界鸽界的交往联系。中鸽协领导先后于2003年、2017年和2019年当选世界鸽联的副主席。近年还成功承办信鸽世界锦标赛、世界排名大奖赛和世界杯、洲际杯等重要国际信鸽赛事,组队参加在境外举办的国际比赛并取得优异成绩。此外,还积极参加国际间信鸽学术交流,扩大中国信鸽在世界鸽界的影响,得到了国际同仁的赞评,中国开始了由赛鸽大国向赛鸽强国迈进的步伐。

展望未来发展,更为喜人的是中国信鸽运动后继有人。在国内许多赛场上、不同类型的鸽展和拍卖现场,出现了众多的年青面孔,在中国有大批年轻人投身信鸽运动,让这项200多年前起源于欧洲的空中竞技活动在中国的土地上焕发出青春。与赛鸽活动在全球日益老龄化趋势形成鲜明对比,中国信鸽运动已无可争辩地成为世界信鸽运动的核心动力,强力的推动世界信鸽运动在前进,充满着青春的活力。

上述事实充分表明中国信鸽运动如今的发展现状及水平,也预示着今后发展的强大韧性和后劲,昭示着中国信鸽运动方兴未艾!即使《危矣”》的作者在其文中,也不得不“我国信鸽运动的发展取得了全球瞩目的伟大成就。取得的成绩是主流,值得肯定”!

危矣》作者“中国信鸽运动已经是真的吗

危矣”》作者认为:中国信鸽协会的领导“倡导和推崇的高额奖金的高端比赛”,导致“自某某某担任秘书长以来,中鸽协已将中国信鸽运动引入歧途,犯了方向性错误”的结果;中鸽协领导“对发展大众赛鸽运动不感兴趣,而对高奖金赛事却保持着近似扭曲的关爱,高奖金俨然成了心中的亲情赛事。出台竞赛文件,只提高端赛事和信鸽产业化,绝口不提发展大众赛鸽运动;把职业化高端信鸽竞赛推动成主体赛事,颠覆我国的良好的信鸽竞翔基本体制”。

显然,《危矣”》文章的作者对中鸽协的工作存在认识上的偏差,究其原因就是将信鸽运动的大众化与职业化对立起来、割裂开来,从而对中国信鸽运动的发展前景产生了怀疑,甚至得出了职业化会导致中国信鸽运动危在旦夕的错误结论。

信鸽比赛职业化真的要不得吗?体育比赛职业化与社会经济发展相适应,职业化是体育运动发展的方向,是体育运动发展的高级形式,是社会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从某种意义上讲又是社会进步的表现。信鸽运动作为体育运动项目之一,同样应该遵循体育运动发展的规律,走职业化发展的方向和道路。

中国社会经济的发展,催生了信鸽比赛职业化萌芽,出现了一批以通过投资信鸽运动、参加信鸽比赛并获取回报为职业的企业法人或自然人。信鸽运动社会化和信鸽比赛市场化、职业化,符合新时代国家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总体要求,无可厚非。

信鸽比赛职业化是一种体育比赛形式,也是正常的体育比赛发展现象,尽管在目前的初级阶段存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不足,但它既不是洪水猛兽,更不是“中国信鸽运动已经危矣”的标志,需要用科学和发展的眼光,实事求是地去看待。

信鸽比赛大众化与职业化是相互依存的辩证关系,职业化是建立在大众化基础之上的,没有大众化就没有职业化。因此,推行信鸽比赛职业化,不可能也不应该以牺牲大众化为代价。中鸽协始终把握中国信鸽运动的发展方向,近年来逐年扩大赛区、扩大规模的国家赛就是最好的证明。

2017年全国信鸽协会秘书长工作会议上,中鸽协秘书长在阐述中国信鸽协会“八化”工作思路时特别强调:“大众化是信鸽运动的出发点和归宿点,是专业化的基础。信鸽运动是群众体育项目,广大鸽友是信鸽运动的基石。不论是中国信鸽协会,还是在座各位所代表的各地信鸽协会,首先都是服务于广大会员和鸽友的。这要求各级协会首先组织办好国家赛和地方比赛,为鸽友提供公平、公正的竞赛平台。同时,通过合理的办赛方式,降低参赛门槛,建立适合大众参与的赛事体系,提升群众参与度,使信鸽运动回归本源”。

2019年11月2日,中国信鸽协会第七届会员代表大会的工作报告中指出信鸽赛事的发展,首先是需要注重开展群众体育,推广信鸽活动的社会化;其二是在市场化基础上开展职业化。它们两者的共同目标就是要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

为此,近几年中鸽协在继续重视以国家赛为龙头的常规赛事的基础上,对信鸽比赛职业化确立了积极引导、规范管理的指导思想通过制定职业化比赛管理办法和职业化比赛规程、借鉴国际信鸽积分制排名的做法、引入现代体育成熟管理经验和办法,逐步引导信鸽比赛职业化走上规范化的道路。

虽然信鸽比赛职业化仍处在起步阶段,但其确为行业发展带来了诸多可喜的变化:首先是激烈竞争使得全新赛鸽理念的引入和应用,给信鸽运动发展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二是高强度对抗促进了信鸽引种、繁育、饲养、训练等专业水平的提高;三是高水平、高素质人才需求,吸引了更多的人特别是年轻人加入信鸽产业和信鸽比赛的养训队伍行列;四是锻炼、选拔和培养了大量的信鸽专业人才,为社会提供了更多的就业机会;五是职业化多方面物质需求促进了信鸽全产业链的发展;六是高品质比赛与高新科技的融合,促进了信鸽比赛管理和信息化水平的提高。

        中鸽协真的像危矣》作者已将中国信鸽运动引入歧途,犯了方向性错误

毋庸讳言,如同任何事物存在两面性一样,信鸽比赛职业化给人们带来快乐的同时,也会存在着一些问题或不足。譬如说恶性竞争、违规办赛、比赛作弊甚至利用比赛诈骗钱财现象时有发生,赛制本身不够完善、比赛管理有待加强,奖金设置的合理性及奖金纳税等等。这些问题的存在,既有损中国信鸽运动的正面形象,也影响了信鸽比赛职业化的健康发展,必须高度重视并采取积极措施加以解决。

早在2015年中鸽协全国工作会议上,中鸽协秘书长讲话时就指出:“在市场经济的大环境下,逐渐呈现出了向职业化演变的发展趋势。同时也踏上了政策的边缘。奖金的设立、发放有的突破原则和底线;税收问题也是含糊不清。这要引起我们的关注…也是我们要认真思考、重视和采取相应措施的问题”。

2017年全国信鸽协会秘书长工作会议上,中鸽协秘书长再就奖金税的问题明确表态税收问题是当前我们信鸽行业面临的不能回避的突出问题。照章纳税、合理避税是协会、公棚、参赛会员都要面临的重要问题他强调:当前出现的信鸽行业涉及的税务和法律问题。我们需要进一步研究、解决现存和将来要发生的诸多问题。加强规范管理的同时,为协会会员打造良好的外部环境

2019年中鸽协专门召开了“竞赛法律专题研讨会”,邀请清华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国公安大学的教授、专家,就信鸽活动涉及法律问题进行研讨,并形成了专家法律意见书,用以指导信鸽活动管理。同时中鸽协多次向税务专家咨询奖金税问题。专门邀请国家税务总局的专家到协会讲解奖金纳税问题,录制后在中国信鸽协会官网播放,对广大会员进行宣传。

2020年初,中鸽协专门成立了法制规章建设领导小组。由中鸽协主要领导挂帅,组织开展信鸽活动方面有关规章制度的起草制定和修订工作。2020年8月10日,在泰安召开的中国信鸽产业高峰论坛暨“凯旋奖”颁奖大会时,中鸽协将起草或修订的11个规章制度,下发到各省市自治区鸽协,广泛征求意见。9月29日,其中《中国信鸽竞赛器材设施管理办法》已经正式颁布施行。

这些中国信鸽运动发展的成就和中鸽协近几年的工作事实,就是对危矣”》作者很好的回答

中国信鸽运动能有兴旺发达的今天,是几代信鸽人艰辛探索和努力的结果,来之不易,值得倍加珍惜。信鸽比赛职业化作为新生事物,它的发展不可能一帆风顺,需要社会各方面的关心支持,更需要鸽界同仁的精心培育和呵护。 同样,信鸽比赛职业化又如同一棵小树,除了需要浇水施肥,也需要修剪枝叶,目的是让它更加茁壮成长,早日成为参天大树。我想这不仅本人写作此文的目的,是广大信鸽人的共同心声。

最后需要提醒危矣”》的作者,其在危矣”》文中称:“有报道称,世界上赛鸽运动最发达的比利时,仅赛鸽用品出口所得就占到该国国民经济收入的六成以上”之言与事实严重不符!权威数据显示,比利时2018年外贸出口总额达4667.12亿美元,而2018年比利时皇家信鸽协会KBDB的售环数量也不过100万枚多一点,即使把2018年所有出生的比利时幼鸽以均价一万美元出售,其总价值也无法达到外贸出口总额的六成,更不可能占到国民经济收入的六成以上!

此外,《危矣”》作者所称:中国信鸽协会网站在赛鸽信息网站竞争中,去年七月,中国信鸽协会作了一件不理智的事:向广东通信管理局告中信网“黑状”。致去年7月6日中信网遭封停(见中国信鸽信息网发布的《公告》)”。据笔者了解,危矣”》作者的这一说法完全是子虚乌有!



中国信鸽协会官方网站:www.crpa.cn

信鸽小工具

App下载

官方微信

在线商城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