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

  • 信息

妻承夫业 情定鸽舍


转载自《车与人——云体育》  谢黎明/文 王新/摄



    她不爱鸽,也不懂鸽。但却经营管理着昆明一家比较规范和以传播信鸽文化及群众性信鸽运动赛事为主的体育公司。
    在须眉占绝对主导地位的信鸽圈,她的横空出现不但令人刮目,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其实,真正认识她的人才知道这位名叫丁会鸣的女士,之所以走上信鸽之路,是被“逼上梁山”,最终妻承夫业,情定鸽舍。
       说实话,众古至今,没有几个女人爱养鸽子,丁会鸣也不例外。
       训养信鸽费时耗力,除了每天调养好鸽子外,还要根据信鸽的状态悉心调配饲料、保健品、药品等。除此之外,定期清洁打扫鸽棚里的粪便,也是必不可少的内容,所以一般家庭主妇最反感丈夫养鸽。
       但爱上一个疾迷于信鸽的男子,并与之结成伴侣,丁会鸣虽时有反感,但因丈夫一生所受,也渐渐接受。
       丁会鸣身材苗条、长相秀气、谈吐不俗,与丈夫张文恩恩爱爱,小女也乖巧懂事,一家三口和和睦睦,过着幸福甜蜜的小日子。
       可是,这个平静而美满家庭,却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彻底打破。
       2017年10月3日,是丁会鸣最刻骨铭心的一天。那天,当过兵并且身体一直很棒的张文在喂鸽子的时候感到腰疼,并伴有呼吸困难的症状,送入医院后诊断为心血管破裂,年仅45岁的张文经抢救无效于6日撒手人寰,留下一对孤苦伶仃的妻女。
  
       张文的离世犹如晴天霹雳,让这个家庭一下子失去了主心骨,生活也变得暗淡无光。
       接下来,还有头疼的事等待着丁会鸣去面对。  
       张文于2017年初创办了一家名为开拓者之家的赛鸽俱乐部,并准备于当年11月举办一场首届俱乐部三关特比环争霸赛。首场比赛思茅站计划于11月4日揭幕,第二、三场比赛也定于11月11日和17日分别在西双版纳大渡岗和打洛开战。
    可谓屋漏偏遇连阴雨,眼看事业刚刚起步走入正轨,筹备多月的赛事也受到鸽友认可,有1400羽信鸽踊跃报名参赛,按每羽160元报名费计,共收到报名费20多万。
    因为张文走得突然,没有来得及交待后事,除了住院抢救花了一笔医疗费外,收来的那笔报名费不知所踪不说,更棘手的是按规程规定,赛事设置的23万元总奖金也就没了着落。

       10月5日刚好是赛事计划的首个训放日,当一些参赛鸽主闻迅主办者当家人张文突发情况的消息后坐不住了,唯恐赛事办不成报名费不但会打水漂,即使赛事办完后奖金也可能难予兑现,于是要求退赛或是质疑能否将比赛办下去的声音甚嚣尘上。
       鸽主们的担忧不无道理,在国内偶有发生信鸽界不守信誉,甚至利用赛事搞诈骗卷款而逃的恶性事件,让鸽主蒙受损失,有苦难言。
       开弓没有回头箭。怀着巨大的悲痛,在外理完张文后事之后,丁会鸣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毅然辞去在外资企业的工作,全力投身到丈夫未尽的事业当中,承担起一个妻子的责任,同时也对每一个鸽友负责,把对丈夫的爱延续下去。
       在鸽友杨东留、李继坤、张海、范文院、张勇、丁志豪等鼓励和义务帮助下,丁会鸣于10月9日用张文的手机在俱乐部鸽友群里给大家写了一封诚挚的公开信:“尊敬的鸽友,我是张文的妻子丁会鸣——张文因病走得很快,没来得及和大家告别,在这里我向他代表大家说一谢谢——现在,他虽然走了,作为他的妻子,我一定会把他没有做完的工作做完,一定会在广大鸽友的关心、帮助、支持下秉承张文公平、公正、公开、到点、到位做好每一次训放和比赛,希望大家一如既往支持开拓者赛鸽俱乐部的工作。”其实,在写这封信时,丁会鸣并不认识其中80%的参赛鸽友,绝大多数参赛者更不认识张文的妻子姓甚名谁。
       公开信情真意切,字字发自肺腑。鸽友们动容了,心定了:不信这样的女人,还能去信谁呢!一句话:支持赛事继续!结果,没有一羽信鸽退赛,这是对丁会鸣最高的信赖和褒奖。 
       10月10日,在推迟了几天时间后,俱乐部组织了首次训放,千羽信鸽带着这份特殊的大爱飞上蓝天。
       接下来,为了筹集资金,兑现承诺,丁会鸣除了拿出存款外,还决定将自家的400多羽种鸽拿出来拍卖,凑齐全部运作资金和奖金,最终将三站比赛顺利办完,兑现了承诺,也赢得了口碑。
       “不懂鸽无妨,只要用心去学习,认认真真去做事,一定会赢得大家认可。”的确如此,曾经在昆明某社区担任过支部书记的丁会鸣,将工作经验也带入企业管理中来。在办公室里,细心的她还建立起了档案册,将各种已办和未办事项建档在册,翻开之后一目了然。

       从不爱鸽、不懂鸽转变到专业从事鸽事业的丁会鸣,冥冥之中似乎早有鸽缘。“刚上小学的时候,有同学不知鸣字怎么读,就把我的鸣字叫成鸟,叫我丁会鸟。”丁会鸣说。其实鸽子也属鸟类,与张文相识后,家中屋顶变成了“鸟”窝,每天都听着那“咕噜咕噜”叫个不停的“鸟”鸣声,哪天听不到鸽叫声和鸽子扇着翅膀迎空高飞的“拍拍”声反而还不习惯。



       因为张文养鸽的缘故,他们家的天花板上特意打了一道天窗,天窗下架了一把5米左右高的简易梯子,供每天上下到屋顶训放鸽子。丁会鸣家现在不养鸽了,但是她也会偶尔爬高下低,顺着梯子去看看过去的场景,尽管曾经鸽群飞舞壮观而热闹的美好画面已成过去式。

      “养信鸽的老公最顾家,他们一般无不良嗜好,即便在外办事和吃饭都还挂念着家中的鸽子,每天都会按时归家喂鸽子。”丁会鸣认为,只有家庭和谐,社会才会和谐,所以这些年一直默默支持张文养信鸽。

       “想你的夜,多希望你能在我身边。”每当夜深人静,看着窗外闪烁的星空,丁会鸣总禁不住流下眼泪,思念着逝去的亲人。

       在丁会鸣的朋友圈里,有几张夫妻俩曾经的恩爱照片。“每次外出,我负责管好自已,你负责背包”。可如今,她将用自已柔弱的肩膀挑起家庭和生活的双重重担。

       生活还要继续,擦干眼泪,负重上路!


       现在,丁会鸣把俱乐部更名为昆明开拓者体育运动发展有限公司,地点依然在昆明广福路上著名的福河园乡村鳝鱼餐厅院内。

       福河园餐厅老板杨东留也是名信鸽爱好者,他为开拓者公司提供了办公地点、集鸽棚、集鸽车停位等条件。昆明市信鸽协会副理事长孙琪到这里考察后认为,这里环境好,车位多,尤其是集鸽棚比较规范,应该是昆明最好的集鸽棚了。

       发生在丁会鸣台前幕后的事在鸽友中传出后,受到了大家的点赞。昆明市信鸽协会去年把她增选为理事,并选为昆明市信鸽协会、风筝协会联合党支部委员。昆明信鸽协会理事长韦祖贵评价说,丁会鸣身上体现出了中国妇女的传统美德和社会责任,非常值得敬佩!

      “确定了想走的那条路,就抛下无关的念想和可能性,把全部努力都投入到这一件事上。有句话说得好,所谓梦想,就是永不停息的疯狂。”如今,丁会鸣正在筹划2018年的特比环赛。“感情留人,大家支持,也为把张文未尽的心愿了了,所以我还要在信鸽的路上走下去。

链接——特比环赛

       特比环赛是信鸽比赛其中的一种竞赛形式,也是群众喜闻乐见的一种竞赛方式。它的乐趣在于鸽主可以亲手照料自己的信鸽,并观察比赛情况,有别于公棚比赛,可以亲自训养,亲自训放,归巢鸽也是回到自己的家来,深受欢迎。

       昆明市信鸽协会理事长韦祖贵、副理事长孙琪介绍说,开拓者俱乐部举办的特比环赛每羽报名费160元属良心价,在昆明赛事中收费属比较低的,宗旨是为荣誉而战,目的是普及信鸽运动,值得各协会和俱乐部借鉴。




中国信鸽协会官方网站: www.crpa.cn

信鸽小工具

App下载

官方微信

在线商城

联系我们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