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老人

      “祝他长寿!”他的生日宴会上响起了这样的祝愿。

        这个养鸽老人并没有跟着唱和。

      “祝他长寿?”这种祝辞对他来说无足重轻,但是表面上他有了一种备受鼓舞的信心,更何况他心里似乎也这么想。

        但掩饰不住的是他的满面愁容,那是好多年没有赢得过体面名次的表情。

        应该说,他也因此不会招来嫉妒。

        他的鸽子总是问题不断。

        他把它们养得病恹恹的,自然,不会有什么赛绩表现。

        他前面摊着有关赛鸽的剪报。有各式各样赛鸽用品的广告,还有他怎么也看不懂的所谓兽医专家的文章。

        他也曾问过冠军得主,他们给鸽子提供什么样的条件,答案从来都是模棱两可。

        佩服

        人们总能发明出一些让鸽子更健康、飞得更快的东西,这些东西层出不穷,更新速度让我叹为观止。

        桌子上就摞了很多报纸。

        ——推销“速度提升剂”的广告,它能立刻提升鸽子飞行速度。

        ——另一个广告推销一种喷雾。装笼前使用这种喷雾,可以使雨水迅速下滑,不会滞留在鸽子身上,这样就会比别人快上几分钟。当然它不能喷在腿上,腿上要喷另一种东西的,这种东西使水不会滞留在鸽子羽毛上,鸽子身体轻盈,就又会比别人快上几分钟。

        ——新药本来应该是竞争中的秘密武器的,每个人都该小心翼翼的保守这个秘密。然而药品生产商觉得,每个人都该有权利了解这些秘密。

        考虑的多么周到啊!

        但是每个人都给鸽子如上所述的药品又会怎样呢?

        老人觉得,毕竟冠军永远只有一个。

        怀想

        老人带着失落的表情,开始怀想旧日的时光。那个时候是那么不同,比现在好多了。

        那时候半个村子的人都爱养鸽。

        病鸽子?

        根本没有。

        而如今那些鸽舍仍安静的伫立在那里,里面早已经空荡荡,但是它们见证了老人口中那些旧日的美好,让他忧郁、让他回忆的美好。

        那时候的女孩叫“乔”、“玛丽”,而不是现在的“雪莉”、“布鲁克斯”。

        那时候一个吻就让你辗转难眠,而现在的女孩随便就跟初次见面的男孩上床。

        那时候幼鸽一旦得了溃疡就被处理到垃圾桶里,疫病不可能蔓延。那时候桃丽丝·戴还有着动人的语音、曼妙的身段。然而,就像桃丽丝的美丽无法抵抗一连几周的雪崩;这些年来的赛鸽运动传统也无法抵抗营养品贩子们的巧言令色。

        可是⋯⋯伴随着这些药品贩子而来的,正是疾病!

        诅咒

        这些药贩子,就是那个时候的诅咒。

        老人们不能忍受坐吃等死的生活。

        所以你看到一群灰白头发的人穿着奇怪的衣服汗流浃背的在路上跑步。他们自己也说不清是什么原因,让他们逃避孤独。你很少看到这个年龄的人自己独来独往。

        有一次,我在路边休息,这群魔鬼突然经过,差点吓得我心脏停搏。

        他们唰的一下来了,又倏地一下走了。

        这种行为在荷兰和比利时就是集体性的疯狂行为。

        但现在看来更多是为了健康。

        电视上,孩子跑的从来没这么欢快过,因为妈妈在家准备了一种特别的黄油。

        你为皱纹横生而烦恼吗?

        使用这种面霜吧,它从巴西原始森林的植物中萃取精华,科学凝练而成。

        关节疼痛难忍吗?

        某某低聚药品能如阳光化雪般使疼痛消失无踪,“经过1800次临床试验验证,值得信赖。”广告中如是说。

        不幸的是他没有提,试验成功的有几例。

        但是读过这些垃圾广告的人,都纷纷掏钱去买。

        不得不感叹媒体的力量。哪怕它哪天宣传戴格子帽能提升人气,相信人们也会去买。

        赛鸽比赛

        如果正常人都无法抵抗这种影响,让养鸽人妥协就如囊中取物了。

        养鸽人知道外因对赛绩的影响,而生产商知道某人飞出好成绩时人们窃窃私语着什么:

      “他给他的鸽子吃什么了?”

        好像他的成功是从一个小药瓶里抖出来的。

      “市场上有个赚大钱的机会。”那个零售商有一次悄悄跟我说。

        他说的没错,但是他忘了一件事:

        他忘了印出给他提供秘方的那位“冠军”的名字,这可是个大大的失误。

        他本应该让那些冠军摆出一手拿着他的“神奇药品”,一手竖起拇指的动作,骄傲中还不失可笑。

        相信如果库普曼这样的家伙跟人们说“喂奶酪不错”,全世界一半的人都会给鸽子喂奶酪。直到他们发现自己真正欠缺的是库普曼的鸽子。

        洗脑

        老人什么神神道道的东西都尝试过。

        只有一次,他没给鸽子喂任何额外的东西,鸽子反而活的挺滋润。

        现在的新药广告越发的铺天盖地,但是他很久没有得过什么奖。

        他很难过。我很同情他。

      “我会去帮你淘汰掉那些不健康的鸽子,你从今往后也不要再喂这些垃圾补品了。”

      “我这样可以得冠军了吗?”老人带着呻吟的声音说。

      “我不敢保证,但是至少比现在强,你的名字可能会出现在入赏名单上。”我说,“健康的鸽子总会有机会获奖的。”

        不久后,我又拜访了他一次。

        我看了看他的鸽子,不多,但是个个精神焕发。

        桌子上有张撕碎了的宣传册子。

      “有了Ω3,你就是下一个赢家!”上面的字还是依稀可见,我笑了。

        老人也笑了。这一笑让他年轻了很多。


专栏作家发表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上一篇:一次特别的造访下一篇:烫画作品《成吉思汗》

信鸽小工具

App下载

官方微信

在线商城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