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鸽上战场(13)

        正如我前面介绍的,很多有经验的鸽人和鸽子在意大利北部阿尔卑斯山脉关口等待着春季攻势的开始。这些鸽子传递了上百条情报。很多鸽子在飞行途中受伤,伤口被重复缝合。大多数鸽子即便受伤非常严重也恢复得很快。鸽子们的勇气可嘉。很多情况下它们的翅膀受伤无法飞行,但它们居然设法走回家!介绍这些是为了确保这些勇敢、不惧生死的鸽子不被历史遗忘。有时候为了传递情报它们简直是不顾一切地冲出去。

      “开拓者”的故事是令人鼓舞的,它是邓纳姆最喜欢的鸽子,一羽深雨点白条雄鸽。邓纳姆的一生都是非常出色的鸽友,他只要看一眼就知道鸽子的好坏。“开拓者”自1944年冬天就一直得到他的照顾,这个绰号是由于其具有经过实践验证的、能在任何天气条件下归巢的能力。它完成了60次任务,表现很好。它的环号是1062US﹡43 SC。

        1945年1月3日,“开拓者”和一支步兵巡逻队一起被派往其鸽舍所在地的前方地区执行任务。巡逻队遇到了覆盖整个地区的暴风雪。虽然奋力向前推进,但是收效甚微。大风雪很严重;巡逻队成员的脸使得他们看起来像移动的冰柱。他们看到一支德军巡逻队并马上投入战斗。作为唯一的联系方式,“开拓者”敏捷地来到巡逻队员身边。它带着一条情报起飞,上面写着:“风雪使得我们不可能进一步前进。巡逻队员的脸上都是冰。上午回来。”25分钟之后,“开拓者”回到了鸽舍——也是冒着强烈暴风雪。

      “开拓者”是一羽稳定的赛鸽。它在第36师前往安奇奥之前在第二军团和第36师之间飞行了很多次。它是滩头行动的参与者之一。上述两地之间的距离为70余英里,所用时间为80分钟。在那样的天气条件下,它的成绩是令人窒息的。

        勇敢和优点不是雄鸽的专利。如果要证明这一点,一羽小雌鸽“奥伯小姐”以其自己的方式上演着一些历史。我的驻地以南大约5英里,西德尼.奥伯使翔的这羽鸽子完成了一次出色的水上飞行。西德尼非常喜欢它并以自己的名字给其命名。

        1944年4月中旬,一架军用轰炸机降落在意大利西海岸的一座岛上。随着飞机的着陆,一位军官放飞了“奥伯小姐”,环号MCCA 42-501。那时该岛上正有一阵强风吹过,但是“奥伯小姐”凭着鸽子与生俱来的方向感冲向天空。它飞越了伊特鲁里亚海,有一段是它从未飞过的。直到此时它的所有经历只限于45英里的飞行。它在种鸽舍里待了大约一年,而且针对这次艰巨的任务——将近300英里的跨海飞行只进行了6周的训练。这次任务中没有雷达通讯。鸽子是唯一的手段,“奥伯小姐”胜过冠军。

        西德尼的队伍还有其他具有优秀纪录的鸽子。“布兰奇”,一羽灰色雌鸽,是以爱德.赖希军士长妻子的名字命名的。“布兰奇”是由美国国际赛鸽联合会下属的一个协会会员捐赠的。它带着由联合通讯社记者罗普采写的泰拉奇纳秋天的第一条新闻——一份两页的打字稿和一张薄地图,放在一个长度不到1.5英寸的胶囊里飞往第5军团。更令人羡慕的是,“布兰奇”非常温顺,就像宠物狗一样跟在西德尼身边。

        这让我想起鸽子们被盟军委以特殊任务的时候。下面介绍的可能是它们遇到的最艰苦的情况:

        1945年1月初,意大利阿尔卑斯山脉。英军第8军被困在峡谷的入口处。军队要在前线采取行动。但是寒冷变得更加痛苦、可怕。所有的通讯方式都陷入瘫痪。冰雪的堆积物有12英寸深,采取行动是不可能的。通讯线路被埋。不可能找到它们,也不可能维修。寒冷的天气非常影响雷达通讯,⋯因此我们的雷达转播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公开的。

        因此,作为最后一种手段,鸽子们要接受召唤。但是我们犹豫、担心刺骨的寒冷和足以使人晕倒的大风雪会把鸽子冻死或者把它们的腿冻伤。虽然不情愿,但是我们同意将忧虑先放到一边,执行紧急命令。我们知道英军的机动部队在战争的过程中具有重要的意义,因此我们一定要贡献自己的力量。

        这种认识的结果是组成一支特殊任务执行小队,包括哈罗德.塔基特,爱德.布拉多尔,罗曼.布拉多尔,沃特.海德和拉斯蒂.海曼沙。哈罗德是我们的领导,我们趁着夜幕将移动鸽舍推至前线。

        拉斯蒂.海曼沙在回忆录中写道:“⋯严寒几乎把我们冻死;但是我们没有人因此丧生。”

        两天后鸽子们为行动做好了准备。英军的每个营在第四天都配备了一羽鸽子。第五天早上归巢,正是它们被挑选的第二天,鸽子们开始传递紧急的和秘密的情报。鸽子们在使人炫目的大风雪中飞翔,眼睛被强光照射,羽毛被大雪覆盖,这些勇敢的鸽子传递着情报。它们是什么鸽子?我们怎么能忘记它们?那时候不能,现在更不能。半个世纪之后,它们的勇气让我们必须停下来想想所有生物之间是否有一种密切关系。鸽子们和我们一样在战斗。它们像我们的许多战友一样死去。我们被号召参战,和勇敢的有羽毛的朋友一样,我们来了。就人类的存在而言,没有什么比尽自己的职责更高尚的。或许那些鸽子对此比我们理解得更好。为自由的世界而战斗是一种概念,人们能想像无限的天空和广阔的海洋。或许我们的错误是哀悼那些失去生命的人和鸽子——因为它们有自己的荣誉。

        有一羽灰雨点雌鸽,“安奇奥”,它在这样的绝境中证明了自己。为了传递一份来自前线的情报,它顶风冒雪18个小时。它在这次艰苦的“旅行”中筋疲力尽。但是恢复得很快。英军仍旧享受勇敢的美国鸽子的故事,其中最令他们珍爱的自然是“安奇奥”姑娘,环号USA43-1104,它是意大利阿尔卑斯围攻战的英雄。

        鸽子应该受到尊重,因为我们缺少某种物资。它们的羽毛是绝缘的。我们的睡袋由于相同的原因填满了绒毛。鸽子有气囊,即便一些骨头是空的也会有浮力。另一个优势是它们的三层透明的眼睑。也就是说鸽子闭上眼睛也能看得见。在意大利北部阿尔卑斯炎热的天气条件下,鸽子有很多物质需要。但是我觉得它们有很多无形的优点使得它们能够忍受:大心脏,无穷的勇气和一往无前回家的决心。

        就天气而言,我们不得不发出一声叹息。冬季,对敌人来说是稍感安慰的,因为他们只赶上冬季的尾巴。在这段间隔的时间内我们被天气、地形和可怕的德军这三股“势力”包围。前景似乎变得较少暴风雨。但是,纤细的、短暂的最后的冬雨和安静一前一后地降临。

        怎样解释我们在一天早上发现战斗力最强的一支队伍在我们驻地50码附近闲逛时的惊讶。这些爱闹事的家伙战斗能力很强但也很能喝酒。他们似乎只钟情于两件事而且只为这两件事活着:战斗和饮酒。这四个人包括阿丹姆.辛普森军士长、拉斯蒂.海曼沙、沃特.海德和约翰.吉古利奥。不幸的是,他们变得臭名昭著,他们的名字无法让人感觉愉快。这个恶名一支伴随着他们,依然唤起我们对与战争有关的记忆。六十年的时间并不能减轻这种厌恶。

        德国人在Caisiano附近的一个开阔地带的再次出现让他们吃惊。我们的战友能隐蔽的唯一掩体是一个被称作散兵坑的田间厕所。他们四人想寻找其他地方是非常困难的,因为那里什么都没有。没剩下多少时间了。德国大炮似乎在追赶他们,他们的卡车已经被炸为碎片。他们的健全的、健康的生存本能获得了胜利!他们俯身冲进堆积着人类大便的坑里。他们浸入其中,终于得救了!荣誉属于上帝,我们的保护神和救星。哈利路亚!由于相互积聚在一起,他们在散兵坑内一个小时而无法分散和发出动静。当几个小时后一切结束时他们觉得很难从这种折磨中恢复。活着。哎!上帝以一种神秘的方式移动——有时候是令人讨厌的!

        虽然倒霉,但他们都是一流的鸽人。在战斗和饮酒的间隙他们很好地完成了任务,特别是吉古利奥。他尽自己的全力照顾鸽子。后来,Futa关口证明是悲惨的。这支粗鲁的队伍再次被发现而且在德军炮火无情的毁灭中失去了鸽子和装备。他们所剩的只有火焰和弥漫的硝烟。

        但是,并不是每一件事都是血淋淋的、感伤的。有时候我们发送和收到快乐的、轻松的信息。前线的很多鸽人总是养一些能回到指挥部或其他流动战斗队的鸽子。遇有紧急情况或是联系指挥部要求补充必要的物资,这些鸽子就是快捷的信使。它们在必要的时候将情报、信息等传递给不同的地点,或是将我们的新位置通知指挥部。

        天气再次变得令人生厌。我们又经历了一次雨夹雪。我们挤在一个小火堆的周围,喝着咖啡,精力旺盛地讨论着我们的处境。我们知道意大利前线还有20个师的经验丰富的德军,还有来自于米兰、都灵、布雷西亚、波尔查诺等繁华城市的大量的物资供应。

        我们还知道很快就要前往波河峡谷。我们的并不充足的供给在匆忙中进行转移应该是仔细谨慎的。但是我们的考虑因为天气的变化而被扰乱了。因此,很多次我们目睹了鸽子被冻死的悲惨景象,留给我们无尽的悲伤和打击。

        最后,雨停的一天终于到来了。但是,留给我们的是一片泥泞。我们的军队发动了进攻。我们失去了很多人,但是德军被我们的炮火驱逐出掩体。我们攻破了所谓的强大的、无法攻取的哥特式防线。从山上俯瞰博洛尼亚和波河峡谷,一股对殉难战友的悲伤涌上心头,无法控制地摇动着我的身躯。一股情感的翻滚控制着我的心脏,似乎它暂时已经不属于我!(未完待续)

专栏作家发表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上一篇:为胜利而生(连载十五)下一篇:连载作品:101种方法(一)

信鸽小工具

App下载

官方微信

在线商城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