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艺辉
生于1967年,家住河南省洛阳市黄河南岸孟津县,中共党员。1986年11月参军入伍,退伍后在银行工作多年,现任洛阳市信鸽协会副会长、国家一级裁判,喜欢赛鸽、吟诗、摄影等。
详情>>

小小说:李逵打公棚之一波三折

        话说梁山英雄李逵,穿越到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虽然时代不同,衣着打扮跟以往不一样了,但五大三粗、胸前长毛的相貌特征却丝毫没有改变。

        李逵天性好玩,不爱看书,斗大的字不识几个。看到山下赛鸽之风兴起,实在按捺不住性子,于是便前往明德公棚买了几十羽归巢鸽,配上天落鸟,开始了沙里淘金的赛鸽生涯,几年下来,赛绩不尽人意。

        某日黄昏,李逵在借酒浇愁之时,得军师吴用指点,托朋友在网上买了几羽名家的迟归鸽,以期作育子代,在信鸽比赛中博得头彩。

        怎奈名家迟归,徒有虚名耳!——说好听点,是名家迟归;说难听点,其实就是斗败的鸡。

        春去秋来,李逵在迎风俱乐部的十几个特比几乎全军覆没,在金林公棚的三羽参赛鸽,第一关就“黄鹤一去不复返”,那可是每羽四千两银子的参赛费呀!在建功公棚交费三羽,每次训赛都是拖拉机,决赛无一获奖。

        李逵昔日的满怀豪情,几乎被消磨殆尽,前景一片灰暗!

        这天晚上,李逵正坐在家中闷头独饮,忽见好友林冲一脚踹开木门,气冲冲走了进来。进来后并不落座,而是一只脚踩踏在木凳上,激愤无比地大声诉说起他交往四心公棚的一羽鸽子被套环了。林冲心细,幼鸽交棚前特意拍了照片,交的是雨白条(左边十根白条,右边十根白条),并且还是白尾巴,如今有朋友代为探视,探视时却变成了没有一根白毛的纯雨点!

        按下羽色不表,毕竟女大十八变!但是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把足环也戴错了腿!林冲养鸽多年,习惯于把足环反套在鸽子的左腿上,几十年如一日,毫不含糊。现如今鸽子的足环却跑到了右腿上,莫非公棚有高人,会变戏法?

        林冲很生气,没想到传说中的套环事件,竟然发生到了自己头上!是可忍孰不可忍!昔日的八十万禁军教头怎受得了这番戏弄,禁不住怒发冲冠,这就要牵马提枪,找四心公棚老板算账。

        李逵听闻林冲所言,煞是震惊,随之联想到自己也给四心公棚交了四只鸽子,眼看自己的鸽子在协会和其它公棚都飞的一塌糊涂,赔了不少钱,正好借此机会,把交给四心公棚的参赛费讨要回来!

        想到此,李逵深表同情并义愤填膺的说:“兄弟,今日天色已晚,四心公棚离咱们这儿足足有二、三百里地,还是待明日天亮咱们再一起去寻找那厮算账不迟!”

        林冲听罢,强压怒火,黯然返回。

        一夜过后,林冲火气渐消。想起半年前,自己与该公棚老板也曾有过两面之缘,看那年轻人倒也正派、恭敬。这一次自己的鸽子虽然出现异常,但并未交费。自己凭借自身的警觉,及时发现、及时止损,除了死去一只鸽子外,并没有其它任何的经济损失。如果因此事而大动干戈,自己生气不说,还影响了人家年轻人的前程和事业,毕竟办公棚投资那么大,办公棚也着实不易,总不能一棒子打死吧!

        唉!罢!罢!罢!

        思前想后,林冲不免动了恻隐之心,打起了退堂鼓。与其大动干戈,闹得沸沸扬扬,不如息事宁人,善意的给他提个醒,让他改恶从善、好自为之!

        次日,李逵来找林冲,被林冲婉言劝回。隔日,公棚首关比赛,林冲的鸽子因为没交费,未被上笼。在林冲心里,这事也就划上了句号。

        然而李逵却不依不饶,三番五次来找林冲,一心想要借助林冲之力,要回自己的参赛费。见此情形,林冲不得不表明自己的态度:汝之鸽若为上品,在协会、公棚逢战必胜,每每赢钱,何至于今日劳力费神、伤肝上火、借故去追讨参赛费!汝今日之举,主因并非疑公棚之黑暗,实乃因自家鸽子品质低劣,丧失信心耳!此事到此为止,吾不欲深究也!

        李逵听闻此言,想到自己的钱打了水漂,讨回无望,不免气急败坏,从此梁山上盛传:那豹子头林冲得了公棚的黑钱,要不然他怎肯息事宁人?

        眼看着林冲打了退堂鼓,靠他要钱已经难以实现,李逵脸色铁青闷闷不乐,但依旧难改吹牛本色,终日在好汉群里自卖自夸自己的鸽子怎么怎么好,在四心公棚必获大奖。功夫不负有心人,最终金枪手徐宁动了心,花3700两银子,买下了李逵在四心公棚的四羽参赛鸽。

        四心公棚第三关,李逵名下的四只战将折损三羽,只剩下一棵独苗。

        己亥年乙亥月庚申日,四心公棚决赛,李逵的鸽子飞了一百多名。喜讯传来,李逵心里五味杂陈:鸽子获奖,钱归他人。但还是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和激动,四处奔走相告,在好汉群里发红包,说四心公棚不错,是个好公棚。

        后来有一天,林冲与李逵等梁山好友在一起饮酒,听闻到有关自己收黑钱的流言,不禁勃然大怒,一掌劈碎了桌子上的酒坛:好一个众口铄金!请问在座诸君,哪个男儿没有动过杀人之心?难道一时性起动了杀心,就一定要血溅当场?就不可以冷静下来采取冷处理?这是什么狗屁逻辑?

        随后愤然离席、仰天长啸:吾若收人黑钱,必遭天谴!从今日起,哪个阴人再敢因此事冤枉于我,老天自会取其性命!

        这正是:

        人间是非纷若雨

        尘世乱象教人迷

        神鬼皆醉吾独醒

        青松挺立清风里


专栏作家发表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上一篇:没有了下一篇:爱在心中化成河

信鸽小工具

App下载

官方微信

在线商城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