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寄初山别

——第13届“日本杯”追忆

        2018年“日本杯”迎来了第13届。此公开赛事只要距离达900K以上均可参赛,并汇总推出了崭新的奖励政策,从而进化成为“远程开拓型赛事”。2017年碰上十年一遇的严酷赛况,因此2018年的大赛可谓是“复仇之战”。日程比常年提早一周,采访组从第13届“日本杯”赛事集鸽到公布成绩始终实时、及时作出报道。

        ■ 日程比往年提早一周

        “日本杯”是公开赛事系统,凡公称距离900K以上的均可参赛,其前身是关东初山别CH,是2005年诞生的革命性赛事。首届比赛有三重联盟,第2届大会还有New近畿联盟参加。北陆北联盟3年前动员鸽友参赛。2016年任联盟主席的松原修鸽舍(富山)首次参赛并获奖,令人记忆犹新。

        再有,日本杯以“合理的”运营方法而著称,运输工作快捷高效,减轻了参赛费和集鸽时间负担。而且在综合序列之上还增添了丰富多彩的奖项,如地区优胜、指定鸽大奖和最多归巢鸽舍奖等等,用全新理念俘获了鸽友的心,走在“远程开拓型赛事”最前列。

        然而受地球温室效应影响,与大自然的较量日趋严酷,去年赛事天公不作美,归巢率仅1.3%,这在“日本杯”史上是从未有过的悲壮结果。基于这个缘故,去年7月在召开的关东三大远程赛事董事会议决定,将以往的日程提前一周实施。气温或许会逐年升高,黄金周期间气温不会升高,确实寄希望于天气稳定。

        黄金周第2天,即4月29日集鸽。此次放鸽车有两台。“日本杯”通常集鸽是15点开始,考虑到黄金周交通呈U型高峰,就比常年早3小时开始集鸽。

        《赛鸽》编辑部在鸽协进行集鸽报道。他们计划在12点到达东关东联合会办公地点,要比千叶联盟和千叶南联盟集鸽的1号车早到协会30分钟,到了才发现早有5人一组的小组分两处漂亮麻利地开始集鸽工作了。

        协会集鸽计362羽 。主要是东京地区联盟和New神奈川地区联盟的鸽子,来自北陆北联盟的10羽参赛鸽也搭载进去了。从富山运鸽要用上6小时,由此可见松原联盟主席的辛勤工作。

        装笼作业30分钟就结束了。问了汽车司机,说之后还要到琦玉北辰联合会办公地点(土奇玉市)集琦玉联盟的鸽子。在这里与放鸽委员长斋藤博朋汇合,接下来要与负责在馆林市内集土奇群联盟和坂东野州联盟鸽子的2号车汇合,向集结地八户港进发。

        还是关注天气。黄金周前半段(4月28日〜5月1日)全国都是持续晴天,关键是与放鸽预定日期交集的后半段(5月2日之后)可以肯定天气变坏。到处风传“不行的话有可能会晚放飞一周”。

        ■ 抵达次日鸽子吃得最多

        5月2日早,采访组与司放组汇合。为此采访组1日正午过后从鸽协出发。路程要差不多10小时,从羽田乘飞机到新千岁,再改乘火车到扎幌火车站,到司放组的住宿地“岬Centre”要乘沿岸汽车“特急Gaboro号”北上,约4小时。到达最近的停留地“半岬”是22点之前。四周漆黑一片,没一盏路灯。当初预约住宿之时被告知初山别夜间有熊出没“尤其危险”,现在算是明白了。停留地有“岬Centre”迎送车来接,所以安全抵达住宿地。

        正如预约的一样,次日6点半到大厅时,司放组也恰恰集合完毕。与放鸽委员长斋藤·博朋(土奇玉吉川)和放鸽委员广田信雄(东金C)寒喧不久,放鸽车马上就移动到所在“岬Centre”旁边的停车场去了。司放员迅速换上长靴,开始准备喂食。作业是由司放员和司机默契配合,动作准确无误。二人一口气拔下水管,司机供水期间其他司放员各持长柄勺往食槽里投放饲料了。作业期间我们向斋藤放鸽委员长了解4月29日集鸽后的日程安排。

        据说是4月29日两 台车往各自集鸽地装好鸽子后走东北汽车道,1号车30日4点,2号车瞅准道路塞车时机5点半左右到达八户港。看来这是考虑到交通呈U型高峰才提早开始集鸽的缘故吧。在此登上8点45分出发的渡轮,经过大约7个小时的航程于16点在苫小牧登岸。这中间包括途中休息,去初山别村和各自车辆行驶,按最初计划21点抵达了住宿地“岬Centre”。当天不喂食,鸽子和司放员也要好好休息到次日清晨。

        5月1日早5点半开始首次喂食,先喂水,据说鸽子都贪婪地喝水。关于喂食有这样一种说法,说是鸽子长途旅行后会食欲不振,可经过一夜充分休息后,鸽子进食之好超乎想像。下午喂食从15点开始,两台车都要比早上喂得多,广田听说放飞笼内鸽子能吃30克,吓了一跳。

        ■ 意识到推迟放飞之后所做的调整

        重回采访组与司放员汇集后第2天的话题吧。供水开始后,司放员用勺子向食槽里倒饲料。斋藤放鸽委员长和广田决定,给每羽鸽20克的量,而斋藤放鸽委员长喂的少。

        “今晚气候变坏,明天(3日)关东以北也就像个大荒野了。明日放鸽有难度啊。”从这话里可以察觉出是意识到会延迟放飞所做的调整措施。

        各放飞车供水完毕不久,司放员依照斋藤放鸽委员长指示把饲料一下子倒入放飞车内。还没说“等等”呢,巨大的声音响起,鸽子们已经大吃起来。食欲相当旺盛。

        采访期间他们发现1号车喂食与以往采访看到的手法不同,并没有把饲料直接放入食槽中。放飞车就是这样将饲料倒入食槽,食槽比其他地方高,不妨碍鸽子煽动翅膀。据说鸽舍可以模仿这种喂食环境,说是鸽子没有负担,进食也好。饲料投放之后约一分钟已经吃完。1号车取出食槽后又进行另一项作业。就是清理食槽里粘结的鸽粪。一点点加水再用刷子仔细刷干净。这可以说是为给赛鸽提供优质环境的一些费事的工作吧。

 

        7点15分喂食完毕,一行人去吃早餐。接下来就是日本杯重要的一个环节,听说为捐赠慰问金要去初山别村公所进行礼节性拜访。11点,斋藤放鸽委员长和广田访问村公所,时间很短,却与初山别村长宫本宪幸所谈甚欢。为感谢十余年来对放鸽活动的各种照顾,送上融入“感激之情”的慰问金。村长看来也能深刻理解鸽赛意义,今年也同样可以共筑与初山别村良好的关系。

 

        中午过后开始淅淅沥沥地下雨,比预报的时间早。此时斋藤放鸽委员长和田久保政二竞翔委员长正研究天气预报,似乎决定“推迟放鸽”。

        下午3点开始喂食时已经是满地泥泞湿滑。各放飞车为避雨打开伞,喂食作业开始,这本来应该是“最后的晚餐”,可却不是,看看两位司放员的饲料量就明白了,也就是量少了。这状况互为表里,鸽子们的状态似乎已达到顶峰,即使在雨中也从放飞车中飘出脂粉。鸽子们啄击食槽的声音与雨声交织在一起。全部作业完成后,一行人返回“岬Centre”,再次向前台申明放鸽推迟的信息以确保房间再使用数日,同时通知明早6点起开始喂食作业。

        迎来3日的早晨,依旧是预报中的雨,风也大了。采访组携重装备下到大厅时是5点40分,却一个人也没有,问前台说是大家刚才都出去了。急急忙忙赶到停车场已经开始拔水管了。风也有些大,说是喂食会费时间便早点着手。雨不像昨天那么大了,可“山背风”使劲吹(是湿冷的猛烈东风),使得脚下湿滑的喂食作业伴随着危险。稳妥谨慎地推进作业。也就懂得了赶早不赶晚的意义了。

        ■ 迫于两难的选择

        全部作业完毕,大家都冻透了,返回“岬Centre”马上吃上了热乎乎的早饭。之后边在大厅看天气预报边开会。天气预报说,从昨日的情况看,未来5-6天天气很难好转。鸽赛常识是每推迟一天放飞归巢率会降低一成,希望尽可能避免压笼。

        可预报出人意料又变了,说是明天(4日)道北的雨在早上会停止,整个道南是晴天。唯一担心的是低气压与寒气相伴滞留在日本海。虽说无法拂去大气紊乱而担心天气骤变,但却是一次机遇,看到了“希望之光”。斋藤放鸽委员长与田久保竞翔委员长取得联系,决定将明日可能放飞纳入日程,安排鸽子喂食。

        午后喂食15点开始。此时雨停了,因此喂食作业有条不紊。看每一个司放员的饲料箱,有很多饲料。说是只要明天有可能放鸽,就让鸽子“最后”一餐吃踏实。而且还添加了矿物质饲料。“日本杯”为了补充矿物质,促进食欲,数年来在最后一餐中都必须使用矿物质饲料。

        按照斋藤放鸽委员长指示,两种饲料一同倒入饲料箱。眼前又出现昨天傍晚同样的光景,鸽子们进食的巨大声响,而且从放飞车喷出大量脂粉。状态愈来愈好了。“最后”一餐结束,也没有拔下水管。放鸽前都让鸽子饮到水是日本杯的风格。现在情况是能否开笼的最终判定取决于明天天气,因此取下水管的时间也是预计时间。明天日出时间是4点20分。便决定4点在大厅集合。

        ■ 有备无患

        明天到底能不能放鸽呢?出于担心躺下来也一直不能入睡,半睡半醒,过了3点就翻来覆去⋯⋯。竖起耳朵听,觉得能听到外面雨声,不无惊恐地向窗外看,的确在下雨。“今天放鸽是不是有点儿悬了⋯⋯。”可这儿不是害怕的地儿,马上准备齐全,3点50分来到大厅时司放员已全员到齐,斋藤放鸽委员长与田久保竞翔委员长已取得了联系。关心雨情,出去一看,雨比刚才小了,天变亮了。

        这期间羽幌町汐见雨完全停了,有消息说东日本CH4点时在待命。如此看来雨停也只是时间问题,只剩下耐心等待。这期间斋藤放鸽委员长已经与沿途的鸽友们取得了联系,确认了当日天气。道内海峡和青森,天气似乎也都不成问题。今天能飞越海峡吧?

        5点左右雨完全停了,东方上空透过云层也能够看到太阳,终于可以“待命”了。司放员走向停车场马上拔下水管,20多分钟之后,车辆开始向3年前就指定用于放鸽的草地移动。

        采访组走向放鸽地,到那儿一看觉得有点怪,在草地入口放飞车停下来了,司放员和司机看着车轮在说些什么。一打听才知道,连日下雨,地面湿软,这么直接开进去有可能轮胎陷入泥淖而车开不出来,只能下决心不在草地上放鸽了。幸亏有两辆放鸽车,道路两端,北侧的停车场可以面向归巢方向打开笼门并可以排放两辆车。马上将放鸽地改到了停车场。

        6点半解除了“待命”,明确了“今日开笼”此时南风不断吹动云彩,南面天空完全不见了云,一片晴空,太阳只露出半张脸,再有10分钟就红日高照了。6点40分,正好是东日本CH放鸽信息传来的时候,艳阳高照了。斋藤放鸽委员长联络上田久保竞翔委员长,定下了日本杯开笼时间。

        “7点10分放鸽!”司放员听到斋藤放鸽委员长通知后立即各就各位,做好了开笼放飞的准备。

        片刻静寂,时光在流逝。

        “倒计时1分钟”,斋藤放鸽委员长一边用手机看时间一面高声喊,司放员各就各位手握手柄。

        “倒计时5秒!4、3、2、1⋯⋯”

        “呼!”斋藤放鸽委员长哨声响起,司放员和司机一齐按下了“开笼”手柄。

        “咣口堂!”

        “啪撒啪撒啪撒啪撒啪撒——!”

        放飞笼内约3000羽赛鸽们掀起巨大声响,疾如子弹同时飞出!煽动翅膀的巨大气流带起大量脂粉飞舞,道路一侧烟雾弥漫。

        应声而出的赛鸽们不到1分钟就抱团消失在归巢方向上。之后赛鸽们要飞过漫长的征程,接受各种艰难险阻考验。司放组一行,在祈祷声中告别了初山别村。

        ■ 东坂东阔别10年的壮举

        采访组与司放组分手之后由汽车换乘电车向新千岁机场进发,沿途各站都是响晴的天气,这种天气也有利于越海飞行。

        要到八乡国际CH900K采访归巢情况,便联系了八乡国际公棚的管理人员,据说八乡周边浓云密布,雨忽下忽停。当日归巢有难度啊。没有一点归巢信息,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5日关东地方与昨日完全不同,晴空万里无云。而东北还是沿山势的气候不稳定,忽这忽那的下雨。昨天鸽子们到什么地方了?从下午开始稍微有了点儿归巢信息。当天夜里,听说从21点起审查委员长新井满(宇都宫中央)的办公室进行了10佳临时审查,采访组来到了枥木县宇都官市内。21点抵达时已经来了很多联盟的传真,注意到有几处“第2天未归巢”字样。最后明确有26羽鸽在次日归巢。

        北关东枥木联盟的诸位职员也来支援,用分速按顺序排名次,综合优胜鸽为宇都宫内建有鸽舍的鳟氵关阝广美鸽舍(东坂东·宇都宫)的“16HF1408”。该鸽是最先归巢打钟的。

        6日在各地确认前三名鸽之际,新井审查委员长出发到鳟氵关阝鸽舍,在宇都宫联合会长浅见俊和俱乐部同仁监督下认真确认了电脑鸽钟的封印和鸽翼上的印章等。验棚作业完毕,认定“16HF21408雨点、雌鸽”为综合优胜。

        确实如此,这羽高踞3036羽鸽顶峰的鸽子,父方出自木名濑尚三鸽舍2017年东日本CH综合7位,兄弟再交配以若田部喜一郎鸽舍的原先在东日本GN辈出过多羽获奖鸽的“100007系”。母方出自悟空 LOFT KOTO坂田悟之鸽舍的“顿巴切号(西关东.CH综合优胜)”为主脉,再配之以迄今在东日本稚内GN和东日本CH辈出过众多活跃鸽的“光风系”,从系统讲是不折不扣的远程系。而且说是“本土”远程系八仙过海也绝不为过。

        今春东坂东联盟在Rg、地区N上接连遭遇艰苦赛事,现状是关东三大远程赛事参赛羽数较比常年大幅度下降。鳟氵关阝鸽舍也不例外,只有1羽鸽参加日本杯赛事。据他讲在去年GP获联盟10位,在日本杯的严酷赛事中也曾凭一己之力归巢过,是用这一羽指定。总之是阔别10年后诞生的、带给东坂东联盟综合优胜的罕见英雄。

        2018年的“复仇”之战,虽说组织委员会众志成城面对第13届日本杯赛事,从最终结果看,从最终记录范围内归巢鸽停止在83羽(2.7%)让人们重新认识到与自然之战是何等严酷,实属不易。

        然而作为“远程开拓赛事”实现革新的日本杯赛事,必定会从此逆境中汲取经验,无疑会有利于下一次比赛。

        译自日本《赛鸽》杂志


专栏作家发表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上一篇:我们真的懂鸽子吗?下一篇:烫画作品《成吉思汗》

信鸽小工具

App下载

官方微信

在线商城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