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利克斯.鲍威尔——比利时速度赛大师

 

        阿尔伯特一周都在等待的一天终于到来了,那就是去拜访路易萨和菲利克斯.鲍威尔。那是周一早上。我们两个坐在Formule 旅馆的餐厅里,望着窗外的雨。西德尼和桑迪在外面的汽车上,忙着给鸽子喂食喂水。

        我们五个人加上行李和几笼鸽子已经非常拥挤。但是,我们已经答应为罗杰.普桑带一些鸽子到英国去,所以在出发半个小时之后,我们放弃了直行前往Herne而转向Halen行驶。罗杰外出公干,但是Malou已经准备好了几笼鸽子。离开她家时,除司机之外,我们的膝盖上或者脚下都是鸽子。这很不舒服。

        从Halen到Herne最快捷的一条路是沿着公路经过Louvain,绕行布鲁塞尔北部的环形公路,然后穿过Ninove,向南到达Herne。但是,罗杰建议,周一早上或许会有反对恋童癖者的抗议游行造成公路堵塞。他的建议是绕行布鲁塞尔南部,我们接受了。那条路和Louvain一样远,真像一场噩梦,车辆行进太缓慢了。我们看到了一个标志,上面写着“Tervuren”,于是选择了这条路。另一个路标写着“滑铁卢”,于是我们向着那个著名的战役所在地行进。路况的改变绝对令人吃惊,安静的公路,几乎没有车辆出现。我们从滑铁卢沿着一条次级公路穿过Wauthier-Braine,然后到达距离Herne仅一公里的Halle。令我们高兴的是,太阳出来了。

        汽车刚在鲍威尔新家后面停下,阿尔伯特就迫不及待地跳下车,奔跑着穿过小路,第一个向路易萨和菲利克斯问好!不久我们七个人就像老朋友一样一起分享咖啡。我说的是七个?不,应该是九个人,因为路易萨和菲利克斯的女儿Veerle带着新出生的婴儿菲利克斯来了。是的,在Herne有两个菲利克斯,但是我无法说谁看上去更好些!

        午饭后我们前往鸽舍。菲利克斯的变化很大,毕竟这么多年来他的鸽舍一直都在老房子的屋顶上,而现在的鸽舍位于新房子的花园里,规模很大,但是既有优势也有缺点。最大的优势是他现在能坐在长沙发上,看着窗外的鸽子训练和比赛,而过去只能透过屋顶上的窗子仰望天空。为了重建老鸽舍中非常成功的相同的氛围,因此在新鸽舍的建设中加入了更多的关心。空心墙是绝缘的,地热供暖。地热供暖不是为了使鸽舍温暖,而只是为了在潮湿的情况下保持其干燥。鸽舍内部有一条走廊。菲利克斯不是一名普通鸽友。新鸽舍包括2个比赛区域;1个有12个巢箱,另一个有15个,但是都没有装满鸽子。实际上1997年的竞翔队伍包括17羽寡居制雄鸽。沿着走廊我们走到第一间鸽舍。我知道很多英国鸽友使翔鲍威尔的鸽子,因此我会详细地介绍我们的鸽舍之旅。

 

        首先拿到手里的是一羽灰色的雄鸽“Langen”,环号的最后三位是“072”。它是一羽纯杨龚多拉斯品系。菲利克斯曾对我说过杨龚多拉斯是比利时最优秀的赛鸽家之一。“072”是一羽典型的鲍威尔类型的鸽子。它们具有非常棒的翅膀和强壮的背部,看起来也很英俊。拥有一群既能获胜又很漂亮的鸽子一定是一件乐事。

        我们在鸽舍参观的几个小时里,鸽子们总是被第一个交给阿尔伯特,是的,他是鲍威尔鸽子的权威。他的很多评论都是非常有益的。“了不起。你们一定要摸摸这个魔鬼”,他说。我们在参观鸽舍和感受鸽子时,我一直在做笔记,因此要上手每一羽鸽子就有些困难,所以通常感受最好的,也就是阿尔伯特告诉我应该摸一下的那羽。这羽了不起的鸽子是“555”,一羽1985年的雨点雄,出自“白眼”的一个兄弟X出自“Donkeren”的一羽雌鸽。它有着丝绸般的羽毛,强壮但体重偏轻,长得也很漂亮。

        接下来是“Donkeren”,生于1984年,但是羽毛仍旧光滑,强壮的后背,整齐的飞羽。“它已经老了”,我说,“它12岁”,菲利克斯指着自己说“我也是,我27岁!”

      “435”是一羽1987年出生的灰雄鸽,菲利克斯最著名的配对“Tamme”和“Vuil”的子代。它的瞳孔周围有一圈接近于绿色的黄色圆环。阿尔伯特用肘部轻轻推了我一下,带着满意的微笑对我说,“我得到了它的一个兄弟”。接下来的事情完全不同,一羽红色的雄鸽“666”,一羽苹果型身材的鸽子。为什么菲利克斯要引进这样一羽鸽子?他的答案很简单,“它是来自我的朋友让-露克.凡路易的一个礼物,他的鸽子‘花花公子’获得了1991年巴塞罗那国际赛冠军。这羽红鸽子出自让-露克的基础种鸽‘Ouragan’。它具备获胜的血统。”

 

        我们来到了下一间种鸽舍,里面有12个巢箱。在这里首先看到的是一羽灰色雄鸽“620”,它是著名的“Broer”的儿子而且其本身也是一羽超级鸽子。“036”是一羽灰色白条雄鸽,体重很轻但却很强壮,它的翅膀很长。它是“435”X “Broer”的女儿的子代。接下来是“Broer”的另一个儿子,一羽灰色雄鸽,菲利浦.贺伯特的10次冠军得主的兄弟。雨点雄“卡尔93”是1993年出自菲利克斯的种鸽“卡尔”,后者是与卡尔.霍夫肯交换获得的。“卡尔”在做种鸽前获得了12次冠军。接下来要触摸的是一羽灰色雄鸽,“Donkeren”的儿子。当阿尔伯特说他是超级鸽子时,我注意到它的趾甲很长,而且颜色比大多数鸽子要深。“它有一点‘卡尔’的血统”,菲利克斯说。“Toon”对很多人来说是个熟悉的名字,它生于1988年,出自”“Kamaraad” 和“斯戴拉”。阿尔伯特知道它。“它在2年内获得了10次冠军”,他说。这个鸽舍的最后一羽鸽子是一羽雨点雄,出自“666”X“Driebander”的女儿。菲利克斯告诉我们,他凭借这羽鸽子的一个儿子获得了1966赛季最后一场比赛的冠军。

        在我们前往雌鸽过冬区域的路上,发现有20羽鸽子栖息在长竿上。我们陆续触摸了“Driebander”的女儿、“Toon”的女儿、“555”的女儿、“卡尔”的女儿、“Tamme”的女儿以及一羽带着1987年足环的雨点雌。我非常喜欢它。“它是一羽1989年的晚育鸽,戴着老足环”,菲利克斯说。“它有7/8杨龚多拉斯血统和1/8詹森血统,是我最好的雌鸽。”一羽灰色的雌鸽被递给阿尔伯特。“菲利克斯!”,他气吁吁地说。我想他一定是喜欢它。它出自“Broer”的兄弟。它有着非常强壮的后背。触摸鲍威尔的鸽子时不会有尾巴上翘的情况。接下来要给大家介绍的是一羽1995年出生的雨点雌,出自“Langen”X “Boris”的女儿。“Boris”是什么?答案是“Boris”是德国多年来最好的鸽子。它是100%杨龚多拉斯血统。菲利克斯的一位德国朋友送给他“Boris”的一个女儿。最后我们感受了一羽灰雌鸽,它是来自杨龚多拉斯的女婿安德烈的一个礼物。

        沿着走廊,我们来到了幼鸽雌鸽区域,感受了大部分鸽子。我们看到了让-露克.凡路易的红雄鸽的成绩。除了赢得赛季最后一场比赛的冠军,菲利克斯还获得了亚军。亚军鸽是一羽雨点雌,它出自“Tamme”的儿子X“666”的女儿。苹果型身材已经过时了。它被塑造成最好的鲍威尔体态。“明年就会将它放入种鸽舍”,菲利克斯说。“出自让-露克.凡路易雄鸽的第二代非常优秀。”

        在幼鸽区域住着雄鸽,我们看到一羽雨点雄鸽,它出自“666”X“Boris雌”。尽管比鸽舍中其它鸽子的颜色要深一些,但是它有着非常棒的翅膀,或许更重要的是它的冠军荣誉。另一条线索是“Broer”。我们感受了4羽孙代。当一羽红雄鸽被递给阿尔伯特时,我知道那是“666”的孙代。它具备鲍威尔品系的身形,我们都很喜欢它。菲利克斯递给阿尔伯特一羽雨点白条雄鸽。“它明年会获奖”,阿尔伯特坦白地说。“你9月份来的时候我告诉你”,菲利克斯回答。

        新鸽舍包括2个寡居制部分,一个有12个巢箱,另一个15个。它们从未住满过鸽子。我第一次拜访菲利克斯是1982年在坎贝尔大街,在接下来的所有拜访中我从未见过所有的寡居制巢箱满员。这次参观中我发现27个巢箱中9个住了鸽子。我们触摸了所有9羽一岁鸽。桑迪喜欢一羽雨点白条的“Tamme”的孙代鸽,阿尔伯特喜欢“卡尔93”的一羽雨点子代,我喜欢“Lowie”的一羽雨点孙代。我们在鸽舍中花费了大约两个小时,接触了大部分鸽子。我觉得享受了特权,特别是看到鸽子们正在换羽,没有多少鸽友喜欢其他人触摸他们的鸽子。

        当我们在鸽舍中流连时,路易萨正忙着准备大餐,很快我们7个人就围坐在桌边。传真机发出了声音。菲利克斯把信息给我们看。那是一位德国鸽友要购买幼鸽和鸽蛋的传真。这里透露大师的一个小秘密。他一般在鸽蛋8-10天时把它们发出。接下来的几个小时我们一直在交谈,话题大部分是鸽子。所有的谈话都用英语。我又想起1982年的那次拜访,我和5位斯卡伯勒(英格兰东北部一市区)鸽友一起,他们都有很多问题要问。菲利克斯不会讲英语,因此我花了几个小时为他们进行英语和法语翻译。现在,他和路易萨都能讲流利的英语,实际上菲利克斯在巧妙应答方面反应很快。桑迪有一次对我们说,“我们把菲利克斯带回英国吧”。很快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但是我没有转让卡”。

        我相信很多读者都想知道是否有真的有意思的事情发生。是的,我做了记录。是什么?在鸽舍里鸽子要比你们聪明。比赛时它们知道那天是星期几。它们知道时间,因此规律性是很重要的。清洁也很重要。鲍威尔鸽舍每天打扫两次,也使用真空吸尘器。每年两次用消毒液冲洗鸽舍,包括地板、墙、巢箱、砖、栖架和屋顶瓦片下面。

        菲利克斯向我介绍了鸽子比赛混合饲料的构成:25%玉米、25%豆类、25%大麦和25%的dari。他用的维他命是Supradyn,5升水中放入一个泡腾片。他说像自己这样同系繁殖的鸽子家族,能从环境改变和杂交中获得巨大的利益。

        哪种寡居制最好?任何一种!重要的是鸽子一定要快乐而且对自己的鸽舍满意。关于鸽子本身,菲利克斯喜欢它们后背强壮,而且认为从初级飞羽到次级飞羽的增加是很重要的。为了增加幼鸽的经验让它们参赛是必须的吗?不,有时候他的一些幼鸽不训练,但是比赛起来就像训练有素的鸽子一样。“好鸽子就是好鸽子,即便不训练也是。”菲利克斯说。你一定要有好鸽子。它们很难出现,更难作为一个家族一直保持顶级水平。这就是菲利克斯长期以来一直在世界上最热衷于短距离比赛的国家所做的事情。

        他在由赛鸽报纸举办的大型赛事中10次夺得冠军。它们带来了大笔的奖金和巨大的荣誉,而且成为比利时赛鸽运动的一个重要部分。但是,最重要的比赛是由比利时协会KBDB(佛莱芒语名字)或RFCB(法语名字)举办的国家冠军锦标赛。它们由超长距离、长距离、中距离、速度赛组成,每个项目中都设立了幼鸽鸽王奖。

        1991年,菲利克斯获得了KBDB速度赛国家冠军。下面介绍他是如何获得的。鸽友们提出自己最好的8场比赛的成绩,只计算他们第一、第二羽指定鸽的成绩。这样做是为了公平,一位鸽友如果选送40或50羽鸽子参加比赛,可能会取得前三名,但是不会计算成绩,除非他指定的鸽子在内。两个名次加在一起,乘以100,然后除以参赛羽数。很明显,在实力强劲的俱乐部获胜的鸽友的系数要低于在小俱乐部获胜的鸽友,但是在任何情况下参加比赛的鸽舍不得少于15座,参赛羽数不得少于150羽。菲利克斯的第一场比赛是4月17日的圣昆廷,参赛羽数为627羽。他的第一指定鸽获得了俱乐部第5名,第二指定鸽获得了俱乐部冠军。这样计算:5+1=6×100=600÷627=0.95。菲利克斯的报名表如下:4月17日圣昆廷,627羽,第一指定鸽第5名,第二指定鸽冠军,600÷627=0.95;4月21日诺荣,第一指定鸽第9名,第二指定鸽第3名,1200÷477羽鸽子=2.51;4月28日诺荣,第一指定鸽亚军,第二指定鸽冠军,300÷296羽鸽子=1.01;5月5日 Pont,第一指定鸽第21名,第二指定鸽第13名,3400÷678羽鸽子=5.01;5/12圣丹尼斯,第一指定鸽第11名,第二指定鸽第6名,1700÷690羽鸽子=2.46;6月2日诺荣,第一指定鸽亚军,第二指定鸽第20名,2200÷159羽鸽子=13.83;7月21日诺荣,第一指定鸽冠军,第二指定鸽亚军,300÷334羽鸽子=0.89;8月4日圣丹尼斯,第一指定鸽冠军,第二指定鸽第4名,500÷279羽鸽子=1.79。他的总系数是28.45。在冠军锦标赛中获得亚军的是另一座鸽舍,卡尔和汤姆.霍夫肯,他们的系数为48.05。

        关于成绩的一两件趣事。菲利克斯只有10羽老鸽参赛,一岁鸽在这类比赛不被计算为老鸽。6月2日的诺荣比赛是一个苦恼,尽管他的成绩是1、2、4、6、8、9和20,但是他的第二指定鸽仅仅是第7个到达的。13.83的系数增加了成绩总数,但是其它的好成绩确保他获得了觊觎已久的头衔。

        我们五个人前往菲利克斯帮我们预定的酒店。晚上7点,路易萨和菲利克斯一起来了,我们七个人在餐厅享用了一顿美食。食物和酒都非常棒,谈话也是。我想起1982年的那天,“鸽子乐曲”被投递到我的信箱里,封底是一篇关于菲利克斯.鲍威尔的文章。我写信给他寻问是否可以去拜访。机会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如果我没有看到那篇文章,我们就不可能一起坐在餐厅里。

        分开的时候很快到了,我看到阿尔伯特似乎没有意识到这一时刻,但是所有美好的事物都会结束,包括我们在比利时的美好假期。

        第二天我们驱车前往奥斯坦德,购买Leonidas巧克力,然后驶向Zeebrugge,登上北海的ferrie号舰。随后我们几个人告别分手,莉莉安、西德尼和桑迪要长途驱车返回康比亚。阿尔伯特带我返回Scarborough。(全文终)

 

专栏作家发表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上一篇:军鸽上战场下一篇:连载作品:101种方法(一)

信鸽小工具

App下载

官方微信

在线商城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