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道留痕》鹰鹞出没 帮我训鸽

        曾为入冬黄鼠狼夜间光顾鸽舍咬死鸽棚中的鸽子极为苦恼,去年养了一条腊肠犬,把黄鼠狼偷袭鸽子的问题解决了。今年开春以来,鸽群白日里遭遇被老鹰与铁杆鹞子(游隼)捕猎的问题又呈现在眼前。

        前些日子就听到住在河边的鸽友称鸽子被鹰鹞捕食与抓伤的情况,最近一段时间,我的鸽子也屡屡出现受伤现象。有一羽直接从武汉引进准备下半年上路竞翔的幼鸽胸脯被抓掉一块肉,毛一串串吊得老长,隐约还能从已成棉絮状的毛隙里看到略靠其右侧鲜血淋淋的红肉。晚上我小心奕奕地抓起龟缩一隅的这只受伤鸽,在较大面积的伤口上涂上一层碘酒,塞喂一颗阿莫西林胶囊。据称,这个伤势尚属幸运,有的鸽友鸽子被铁杆鹞子抓伤龙骨都现出白生生的骨头,还有的被抓穿嗉囊,喝水漏水,吃什么漏什么。但还不及我庆幸过来,翌日有一羽新进扬阿腾种鸽作出,且特爱飞翔的幼鸽突然没了踪影。这些幼鸽尚未出征就身先残,乃至先死情况的出现,对于我这个先前满怀希冀的鸽主人而言,无疑是个较大的打击。

        说起来或许是目前生态状况大为改观,曾经似乎绝迹的麻雀又多了起来,每当给鸽喂食,这些蹦嘣跳跳的小活牲也不期而至。我曾戏谑地称自己养一群鸽子的同时还养了一群麻雀。那些在邻近树上筑巢,表现得比鸽子八面玲珑的八哥,时而变换着声调骚扰散落在屋面认真觅食着什么的鸽子,或偶尔恶作剧似的从高处起飞,摩仿老鹰展翅的姿态凌空飘忽下来,常使被迷惑的个别鸽子“叭”的陡然大声响拍翅起飞,继而引起群鸽齐飞。看到鸽儿被这些狡黠的“坏蛋”愚弄,更彰显出鸽子的敦实与厚道,使人不仅难得责怪其傻蛋,反增添了几许怜爱。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里,天上增多了时常进城游弋与袭击鸽子的鹰鹞。也由于这些鹰隼的造次给我带来令人痛心的损失,把我平日照看鸽子的眼光多投向了天空。

        一段时间下来,我对鸽子遭遇鹰鹞的情况有了初步了解。一般而言,鸽子对老鹰及铁杆鹞子的光临是极其敏感的。每当鹰鹞进城,还在老远的天际,就有鸽子发出“咕咕”的警报,诸多鸽子便停止了平时慢斯条理的寻觅、啄食活动,齐刷刷地注视远方,继而“哄”地飞起。包括有瞭望笼的种鸽棚里的鸽子,当你发现它们停下其它活动,眼光绕开站在一旁的人认真而又紧张地注视起天空,不用回头看就知道天上出现了鹰鹞。这些鸽子的天敌临近时,外面的鸽子已飞窜上天,笼里的鸽子便会下意识地躲进巢房,或钻到哪个旮旯里躲避。

        老鹰的光临对鸽子威胁是微乎其微的。总是看到老鹰象旧式飞机一样展开翅膀从头顶上缓缓滑翔而过时,已经飞起的鸽群不仅不远避老鹰,往往还会迎上前去,疾速地穿梭在老鹰周边,并跟逐着老鹰飞到很高很远的地方,然后几乎在人眼所不及的远处飞回自己的领空。显然,这是众所周知的鸽子较老鹰在飞行上更能爬高和平飞时善于急转弯所致。若遇个头比鸽子大不了多少,拖着长长尾巴,扇动着比老鹰频率大得多、比鸽子更有力翅膀的鹞子前来,情形就大不相同了。鸽群根本不敢上前做姿态,惟恐避之不及。

        我从未见过老鹰攻击鸽子的情况,但却真真切切地目击到一次鹞子追捕我的鸽子的情景:这只鹞子飞近我早就慌忙飞上天的鸽群时,似乎要顺着来时的方向直线飞走,忽然间鹞子来了个弧形急转加速,箭一般地捕向鸽群,一羽被追赶出鸽群的鸽子情急之下一个踉跄下堕翻滚了一下,闪避开了已处在其上方冲出好远的鹞子。捕空的鹞子不知是听到我在平顶上大声的呼叫,还是看到我挥舞着驱赶的双手,或者是其自身不愿做返工的活,放慢了一些速度飞走,没有卷土重来。一位亲见鸽子蒙难的鸽友称,他经历了我所见的前述情形后,鹞子紧追其脱班的幼鸽不舍,喙子、翅膀、脚爪并用把鸽子打翻,然后用脚爪牢牢地抓住已晕头转向的鸽子轻松的飞向远方。

        鹰鹞的出没是生态改善形成的,从大的方面看是件好事,不以天底下养鸽爱鸽的鸽友意志为转移。况且天上的防空措施也不象地下养狗驱赶黄鼠狼那么容易、简单。于是,我只有在心里调整对鹰鹞出没的心态,就权当帮我赶鸽家飞如何?

        其实,老鹰光顾确有更大的赶鸽家飞作用,较之于本人曾经采用过的用旗帜摇,用鞭炮炸的效果好得多;而对于充满凶险的铁杆鹞子袭击,只能以“艰难困苦,玉汝于成”眼光予以认识,设想在家门口就历练过猛禽的攻击,并斗智斗巧地逃避灭顶之灾,也必将增加他日参加竞翔遭遇天敌时避免伤害的胆识与宝贵经验。

      (原载《华夏赛鸽》2006 年1 期)


专栏作家发表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上一篇:《鸽道留痕》春训两得下一篇:给赛鸽喂食动物脂肪

信鸽小工具

App下载

官方微信

在线商城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