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岛鸽舍的一年


第六篇  9月——鹿岛鸽舍的今昔

        记者:请接着上期的话题继续为读者介绍老一辈养鸽人多年积累的经验吧。

        鹿岛:我本来打算参考过去的笔记来进行回忆,结果发现几十年来留存的资料大多已处理掉了,所以今天特意请来鸽友堀内孝之先生一同接受采访。很久以前他曾经将我的笔记汇总成文发表在鸽刊上,或许还能记得其中的一些内容。

        堀内:当年鹿岛先生收集、饲养了许多南部系种鸽,对该系血统的鸽子进行过深入研究及各种尝试。在远程赛还相当难飞的年代,他用近交方式繁育的选手就已经从千公里归巢了。为了使亲鸽的智力、体力、归巢性等诸多优秀能力遗传给后代,鹿岛主张用眼型、体型、翼型不同的种鸽进行配对繁育。

        鹿岛:当时认为,选择属于不同类型的种鸽来配对能减少近交带来的弊病。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主观想法,后代能否遗传南部系的优点并取得成功还必须经过实战检验,因此,那时对繁育的子代鸽都是反复筛选、淘汰,最终在一个赛季里投入比赛的选手只有10羽左右。

        记者:这与你现在的做法完全相反啊!

        鹿岛:的确如此。

        堀内:那时鹿岛特别推崇“近亲异血”的配对模式。

        鹿岛:是的。使用含有异血的种鸽,无论雌、雄外表属于相同或不同的类型,只要完全符合“血统优秀”和“身体强健”这两个要求,就可以大大降低繁育出孱弱后代的概率。这个观点直到今天依然在我的鸽舍付诸实践。

        记者:你鸽舍里去年的主要得分选手和今年春赛的两羽综合冠军鸽,从血统书上看都是以近交方式繁育的,而其亲鸽的血缘关系又相当疏远。

        鹿岛:我目前拥有200多羽来自乔斯·托内鸽舍的种鸽,如此大量引进固然由于该血统在比利时乃至世界都是顶级的,另一个原因就是这些鸽子的近亲血缘都比较淡薄,随便使用任何雌雄来交配都近乎于异血配,所以在种鸽选配方面我可以不受限制。

        堀内:现在的状况是我们当年完全想象不到的啊!那时鹿岛还持有一个观点,认为“纵向”(隔辈)近交能够提高纯度,适合繁育种鸽,而“横向”(平辈)近交则适合繁育选手鸽。

        鹿岛:对,确实有这么一说,但那是根据自己的经验推测的。

        堀内:你还特别重视鸽子的眼型,对“某型配某型后代是某某眼型”做过不少探索。

        记者:可以举例说明吗?

        堀内:当时认为:用相同眼型的种鸽交配,后代鸽眼的颜色会越来越浓;用不同眼型的种鸽交配(例如黄眼X砂眼),后代鸽眼的色素会变淡,但彩度会加深。

        鹿岛:对,当时认为前者适合繁育种鸽,后者适合繁育选手鸽。

        记者:你现在对鸽子的眼型还有那么多讲究吗?

        鹿岛:早就不拘泥这些,因为现在的鸽眼变得与过去的完全不同了!过去鸽子的眼睛色深而澄澈,现在已经完全看不到那样的鸽眼了。从这个意义上说,早年间的某些经验的确已经过时了。

        堀内:鸽子的方方面面都发生了很大变化!

        鹿岛:如今要在赛场上克敌制胜只能凭借两点:一是出色的血统,二是大羽数。“玛尼万小姐”的繁育者考夫曼先生也说自己曾执着于鸽眼,但现在只注重鸽子的血统。

        记者:鹿岛先生也是如此!

        鹿岛:我还重视“羽数”哈!

        记者:还有哪些鸽事旧闻可以与大家分享?

        鹿岛:你听说过如何将引进的成鸽在自己的鸽舍里重新“开家”吗?

        记者:我只知道幼鸽开家,成鸽开家恐怕很难做到吧?

        鹿岛:可以做到。譬如引进了雌、雄各一羽,需要先将它们配成对。在产卵三天前雄鸽会拼命地追逐雌鸽,此时将其放出舍外也会马上返回鸽舍守在雌鸽身边。当雄鸽开家成功之后,再将雌、雄一同放出舍外。

        记者:那它们肯定一去不复返了。

        鹿岛:能回来!

        记者:尽管这种技巧与竞翔无关,但真能做到的话也是大有用场的。

        鹿岛:当然是真的啦!过去我利用该方法给外来的成鸽开家,成功率几乎是百分之百。

        记者:我们再来谈谈现在吧。今年从8月1日到21日一直阴雨连绵,很多鸽舍的训练都受到了影响,鹿岛先生这里的情况怎么样啊?

        鹿岛:家飞中也遇到了不少困难。本来进入8月以后鸽子应当飞得越来越好,但实际飞行状况一直不稳定。我感觉不妙就开始采用强制手段,但今年竖起旗子鸽子也不爱飞,只得从8月下旬开始挥动旗子进行驱赶了。另外,家飞的开始时间也提前了一小时,从早晨6点和下午4点开始分别进行1个小时的强制家飞。

        记者:路训也没能按预定计划实施吧?

        鹿岛:到8月28日放完了40公里。

        记者:一共放了几次?

        鹿岛:原来设想的“雨中放飞”本以为希望不大,结果却因为雨水多而实施了三次。

        记者:果真在下雨天进行路训了?

        鹿岛:是的。8月10日从千叶县的流山(20公里)放飞了300羽,结果当天归巢的还不到100羽。

        记者:飞得这么艰苦呀?

        鹿岛:是啊,那天晚上我一夜都没睡着,幸好之后总共归巢了290羽。

        记者:接下来的路训将如何安排?

        鹿岛:我打算在9月5日左右放50公里(土浦),十天后放70公里(石冈),9月底之前放到90公里(水户)。

        记者:联合会的统一训放从什么时候开始?

        鹿岛:第一次在10月1日放50公里,第二次在10月8日放100公里。

        记者:秋季比赛的第一站是哪天?

        鹿岛:预定10月22日举行第一站200公里赛,之后是11月5日300公里赛、11月20日400公里(RG)赛。根据联盟优秀鸽舍奖的评选规定,冠、亚军的积分有100点之差,因此我必须全力以赴争得高分,绝对容不得半点疏忽。

        记者:今天采访的内容非常充实,堀内先生还介绍了几十年前养鸽知识,感谢二位!

        堀内:现在的鹿岛先生已是今非昔比,这让我也感到十分欣慰。

        记者:距离秋赛开幕还有一个月的时间,祝鹿岛先生的赛前训练一帆风顺!下次请介绍一下300公里赛前的调整方法吧。

专栏作家发表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上一篇:听听“日本优秀鸽舍奖”得主的鸽经下一篇:黑田鸽舍的一年

信鸽小工具

App下载

官方微信

在线商城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