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道留痕》麻雀也传病毒?

        近两年,由于我在赛鸽日常饲养管理中按照赛鸽好手与农业养殖专家的指点,不间断地使用活性益生菌原液护理赛鸽,并在鸽子训赛前早点捉鸽入笼压笼,进行赛鸽应急的适应性训练,过去曾让人头痛的赛鸽上笼易出现腺病毒及其他混感现象基本消失。有几季比赛,周边鸽友的鸽子都在训后赛前出现感染腺病毒症状,唯有我的鸽子到鸽会组织至两百来公里的训赛时,开始让鸽子挤大笼上路,鸽子身体状态纹丝不动,未受到许多人叫苦不迭的易感菌毒影响。

        但养鸽赛鸽活动似乎是一项容不得因一时的志得意满,而让人沾沾自喜的体育竞技运动。今年进入秋训秋赛以后,我依然不敢马虎对鸽病的防范,特别是先听到省城武汉鸽友传讯,那边出现局部的腺病毒感染,未几又闻我地上面的咸宁市出现较大面积的鸽病传播,曾在前两年湖北最大的美珏公棚决赛中夺冠的前鸽会负责人姚千里40 余羽赛鸽,包括20 羽咸宁市当年特比环鸽,因患病基本损失殆尽的情况时,我便更加小心翼翼地做好赛前的防病事宜。为减少与棚外病毒携带鸽接触的机率,我专门购置一辆二手微面车私训鸽子。果不其然,前段时间县内不少鸽友鸽子染病,包括我棚几百米处几家鸽友出现死鸽情况,我的鸽子却安然无恙。

        但接下来的情况却让我眼睁睁地看到,自己是高兴得太早了。我清楚地记得,就在10 月5 日我寄养在武汉的金沙特比环鸽参加武汉市江汉区鸽会组织的首场热身普赛,初试锋芒取得理想成绩的第二天,兴高采烈的我带本地鸽友小杨到棚中看鸽子,小杨敏锐地发现我有一只鸽子龟缩一隅,情况有异。凑近观察,发现这只秋季特比环鸽尾后有一摊泛白的水便。小杨不假思索地指出我的鸽子可能染病毒,出毛病了。闻此我虽然心头一紧,但口头上还是否认,告之鸽子水便原因很多,我的防范较严不会感染病毒。

        然第二天天亮我到棚边尚未开笼门,就听到棚内叮叮嘣嘣的抢食声响。进棚即发现有两只鸽子不仅隔夜食物未消化,而且呕吐在鸽棚里,其它鸽子一轰而上,抢食呕吐鸽吐在所栖以下巢格及棚底未漏下木格条上饱含胃液的软化食物。面对此状,我深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后果,顿感浑身乏力,精神疲软。我机械地清除棚中污秽,原进入鸽子训赛期精神抖擞的情绪骤然间降到冰点。

        日前我在关注寄养在武汉朋友那儿参加金沙赛鸽俱乐部20 羽特比环鸽的表现,训了四次100 公里后,仅在160 公里处丢失一只鸽子,然后于10 月5 日参加江汉区鸽会组织的330 公里空距,2000 多羽赛鸽竞翔的比赛,即在录取151 羽有效名次中,我的鸽子均在相隔不远的时间段内归巢,其中有6 羽入围,获29 名、37 名、40 名、107 名、120 名、128 名。由此我对家中刚训到山外 60公里的十几羽同品质鸽子在秋赛上,充满信心与期待。

        不料眼前却又横生致赛事泡汤的枝节,让人沮丧不已。我迅速地与西安鸽药界的朋友联系鸽药遏制了病势,接下来虽在10 月10 日武汉金沙俱乐部组织的近5000 羽鸽子竞翔的赛事上,依然有鸽入围,但自己棚中经这场疫病的侵袭,包括一羽特比环鸽在内的4 只赛鸽一命归西,余下病后恢复的鸽子在后面的赛事中,就难抱大的希望了。

        在不少人已经是赛前主要琢磨如何调鸽,以出奇制胜的手法使爱鸽得到上佳发挥的时候,我却又一次陷于应付赛鸽起码的健康问题境地,委实令人苦恼。回顾刚刚启动的赛前运作,明明没有与别人鸽子混合上笼,尚不具备接触鸽病感染源的鸽子,何以防不胜防地出现赛前大面积患病灾难呢?正在我极度困惑,为鸽子病因百思不得其解之际,昨日傍晚鸽友小甘到访,与我共同找寻原因时,从我一处食槽边散布较多的空谷壳中惊呼着说找到了答案。他凑到散落的谷壳近前用手拨弄着几处灰白色呈条型的麻雀粪便,指出鸽病的传播应该是麻雀惹的祸。

        因为野生的麻雀到处歇落觅食,在我的鸽棚里偷食稻谷的同时,还会飞到周边有鸽病的鸽棚偷食其喜食的稻米等鸽食。边食边拉的麻雀无形中会携带病毒到我棚中来。他的说道使我一时无言以辩,想来想去,原自以为百密无疏的防范,漏洞或许就出在这里。

        曾几何时,我对每天给鸽喂食时都能见到蹦跳在鸽子周边,比人们嗑瓜籽还娴熟的嗑稻米吐谷壳,赶也赶不走的麻雀,显得有些无奈地戏称过,我养一群鸽子的同时还养了一群麻雀。因为觉得损失点饲料对鸽无碍,因而就没太在意麻雀的存在。而按现在的分析麻雀有可能成为我鸽子致病的罪魁祸首,就使我不得不下狠手实施彻底消除麻雀隐患的断然措施了。

      (原载《中华信鸽》2011 年6 期)

专栏作家发表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上一篇:《鸽道留痕》赛鸽主条折弯的恢复有妙招儿下一篇:给赛鸽喂食动物脂肪

信鸽小工具

App下载

官方微信

在线商城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