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鸽上战场

        对意大利本土的占领由萨勒诺开始。这一地点是在经过慎重考虑之后决定的,但是主要是由于海滩的深入海口便于我们的船只靠近、登陆,而且不用丢弃大量的装备和供给。

        整个地区特别是那不勒斯港口有大量的意大利炮艇和野战炮筑防。为了削弱抵抗力,港口几乎被炸平。但是它仍是可用的,而且我们预计登陆时会有大量人力物力的损失。但是奇迹发生了。1943年9月8日,艾森豪威尔将军宣布意大利被包围了。整个消息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喜悦和庆祝,特别是被指定首批登陆的士兵。然而,德国人取代意大利人进行防卫,但是由于人员数量和武器的不足,这样的行为太晚了,也不会有什么效果。我们的占领非常成功。我们认为这是德国高层在意大利战役中所犯的最严重的错误之一。

        移动鸽舍的第一分队于1943年10月1日在萨勒诺登陆。这次登陆我们的30个移动鸽舍全部成功进入指定地区。出于安全考虑,我们故意错开移动鸽舍的时间,记得谚语说,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到一个篮子里意味着灾难。所有的荣誉要归功于Prater少尉,他在我们排登陆时做了细致的观察,确保没有任何人员、鸽子和设备的丢失。我们排登陆时的状态非常好,斗志昂扬。

        盟军面临着德国20次猛烈的进攻。我们在前线的移动鸽舍使用数百羽鸽子传递重要紧急的信息。很多鸽子在归巢途中受伤流血,但是它们仍能完成任务。很难形容我们的宝贝们的勇气,尽管冒着生命的危险,它们仍旧回到鸽舍,有时候被敌人的炮火撕成碎片。我们给它们缝合修补伤口,几个星期之后又生龙活虎地回到工作岗位。

        很多鸽子随携带它们的士兵一起被投入监狱,特别是我们的谍报人员在后方被捕或是巡逻兵在前线被捕。很多次,德军在捕获我们的鸽子后会给它们系上一个带有骗人的覆盖图的错误信息,催促我们去轰炸某一位置,似乎是他们的军队和供给的重要集中地。实际上,那个错误的目标被证实是美国军队或供给的中心。这是一种非常狡猾的情况。因此,这样可疑的信息通常被送到图片情报部门查证。更多时候德军发给我们的是下流的问候或是生动地描写他们是如何抓获我们的士兵和鸽子的。

        下面3条信息是我们随36师作战时他们发的。我删除了一些过度冒犯的语言。第一条信息是由灰雨点小雌鸽“花生”带回来的,第二条是由红雨点雄鸽“加速器”带回来的。三条信息都是用德语写的,后来被翻译成英文。

        1944年1月24日,周一

        致美军36师

        现在把你们的鸽子送回。德国军队有足够的肉吃。顺便说一句,我们非常期待你们的退化的寄生虫同志的下一次拜访。

        1944年1月25日,周二

        致美军36师

        我们捉住了你们可怜的夜间巡逻兵。现在第二次把你们的鸽子送回,因此你们不会被饿死了。你们被关押的感染了梅毒的同志向我们展示了美国士兵的价值。我们会在关押前处理一批。你们师现在在罗马南部遭受重创。

        1944年1月28日,周四

        致美军36师步兵同志

        现在送回一羽鸽子。你们的军官太愚蠢了,没有在被捕前销毁重要的文件。目前,你们师在南部地区受到重创。你们这些可怜的傻瓜。

        我们随巡逻队伍一起有四羽鸽子。或许德国人在想到给我们发送上述三条信息之前杀死了一羽鸽子。作者有很多这样的德国信息,但是它们太肮脏了,无法出现在印刷品上。

        意大利政府于1943年10月13日对德国宣战,新的最高指挥官Giovanni Messe派部队进入战场,主要是为了备用作战。大部分意大利士兵在被包围时扔掉枪和军装,返回家乡。官方的声明只不过是免除了他们进一步的责任和困难。

        我们现在受马克.克拉克将军指挥,他是美国第5军在意大利战役中的最高指挥官。来自意大利北部的德军遇到了我们的先头部队。他们在萨勒诺登陆中犯了一个大错。与此相反,我们现在非常强大,战场投入兵力大约20万。战斗随着双方的损失惨重而变得很紧张。常规的通讯手段由于前线的猛烈交火而无法再使用。但是,这种具有挑战性的情况对鸽子来说却是理想的,因为它们飞行安静而迅速,是可以依靠的。至关重要的境况使得鸽子成为不可或缺的。战场上有30个移动鸽舍,3000羽鸽子投入使用,但我们需要更多。比塞大的育种中心正在繁殖第二轮幼鸽。我们听说第二批和第一批一样优秀:大约1300羽。它们将取代我们损失的鸽子。

 

        意大利战役初期,一羽名为“小奇迹”的小鸽子成为了英雄。让我们从它在比塞大育种基地孵化出来的那一天开始讲故事吧。它的父母是具有优秀血统的顶级鸽子。它们对它喂养得很好而且给了它一个良好的生命开始。10天大时它被带上了一枚金属足环(USA7918)。随着慢慢地长大和开始长出羽毛,它变成了一个“美人儿”——它的羽色是不同寻常的深黑色雨点,每个翅膀上各有两根白条。

 

        它很快就被文森特.李.凡蒂下士选中并成为其战斗团队中的一员,他是一个瘦长结实的在芝加哥出生的意大利人。李.凡蒂下士无法拒绝这样一羽优秀的小雌鸽,并自然而然亲自给其命名为“小奇迹”。然而,有一个障碍。尽管李.凡蒂下士大声的、得意的赞扬,可是可爱的“小奇迹”就是不能待在家里。每次被放飞后它都是会返回“野蛮的”比尔鸽舍。

        比尔比我们大多数人都要年长,而且有点聪明和精明。他是一个有点外交手腕的人,每次都会把“小奇迹”送回到李.凡蒂鸽舍。但是经过5次这样的交换后,比尔被激怒了,他告诉李.凡蒂:“如果还有下一次,这羽鸽子会被放入炖锅”,停顿了一会儿后,他带着全然厌恶的表情补充说“它的名字从‘小奇迹’变为‘小流浪者’。”

        此后不久意大利被攻陷,比尔和Don.Crohe连同他们的移动鸽舍在加普亚附近的前线受到重创。现在猜猜鸽舍里谁还活着?正确——除了“小流浪者”还会有谁?它回到了比尔的鸽舍!为了这种坚持和它对比尔的感情,他会说什么?比尔充满了感激,对它充满了爱。它成为比尔深爱的朋友而且在归巢方面不再犯任何错误。

        1943年10月1日,深入敌占区的一支巡逻部队断绝了联系并被敌军阻止。信息中心收到了一条信息:“⋯受到攻击,无法突出重围,需要帮助⋯”巡逻队唯一的通讯方式是“飞鸽传书”。是谁传递的信息?你猜的没错——“小流浪者”。信息包括巡逻队的位置,我们迅速实施救援。“小流浪者”很好地证明了它无愧于原来的名字——“小奇迹”。

        英军第56步兵师需要空中支持,重火力轰炸重兵防守的Colvi Veccia村防线。与此同时,一支未知的步兵旅,第169旅向该村发起猛攻并进入该地。盟军的一支轰炸机编队只有几秒钟的时间从基地起飞对其发起攻击。Colvi Veccia位于Volturno河,被德军占据。轰炸和低空扫射是适宜的。纳粹拥护者应该被消灭。飞行员对他们的安全带做着最后的调整。发动机加大油门准备起飞。就在这时,一位上校冲出帐篷。“等等,”他大叫,“英军的一个旅已经进入该地区。”这条改变了即将到来的悲剧的信息是由“乔”传回基地的。“我们为‘乔’感到骄傲”,斯特恩豪斯说,“Rausch和我从43年3月份开始训练这羽鸽子,它出生在阿尔及利亚。它具有很强的天性,速度很快。在这次任务中它在20分钟内飞行了20英里。”

        1943年11月11日,我们的指挥官Prater少尉接到命令要返回美国。我们无法相信总部会要求这个和我们一起在非洲战役和意大利登陆中有着不寻常的成功表现的人离开。就像是在比分0:0的情况下让一个得分的前卫下场一样。多么重大的军事失误!

        但是,我们不得不接受这次离别。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晴朗早晨,军官和士兵在我们位于San Prisco总部的院子里列队。Prater少尉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和我们告别:

      “伙计们,我们工作、生活、献出我们的一切。我们在三个国家并肩战斗,在每一场战斗中击败敌人。我们排以拥有盟军最优秀的士兵和鸽人而自豪。我们得到了包括乔治.巴顿将军在内的军队领导人的最高褒奖。

        我为你们每个人表现出的忠诚而自豪,我个人为这个排所取得的杰出成就而感到满意和骄傲。在战争最激烈的时候离开单位、回到美国,让我觉得很失望。现在的感觉就如同罗伯特.李最后一次在部队演讲时一样:‘我们多年来一起并肩作战。我做了能为你们做的一切!我的心情无法用语言表达。’”

        他和我们每个人握手并表示感谢。泪水模糊了这个在面对敌人时无比冷静的男人的双眼。Prater少尉作为一名军官和男人都是我们的榜样,他领导我们取得了非洲战役的胜利。他离开时,我们都觉得失去了一位杰出的军官,更重要的是,一位挚爱的朋友。

        但是,我们是幸运的,他的继任者是另一位优秀的军官。1943年11月25日,大卫.巴斯考上尉成为我们的指挥官。他来自一个鸽友家庭。他的父亲是一位冠军级赛鸽家和杰出的人物,他毕生致力于提高美国的赛鸽运动。巴斯考上尉身材苗条、长相英俊,有着明亮的双眼和褐色的头发。他对士兵们很友好——偶尔会和他们一起喝点酒。我们很快就喜欢上了他。

        我们通过登陆获取了巨大利益而且有理由相信德军要逃跑。1943年12月7日,巴斯考上尉就职后不久,比塞大育种基地,包括鸽子、鸽人和育种鸽舍都被转移到卡瑟特的附近,那是意大利San Prisco的一个小村子。这将成为我们的总部,因为战斗仍在佛罗伦萨南部继续。卡瑟特位于那不勒斯北部十英里。

        我们搬进了一座古老的意大利别墅,它建于18世纪,这座哥特式的别墅有30个大房间,但是没有现代化的水管或加热设施。但是它看起来非常漂亮,宽敞的院子中央有一个喷水池。育种鸽舍被放置在一排排葡萄架中间的花园里。整个别墅大约方圆20英亩,四周是手工制作的4英尺厚、20英尺高的砖墙。墙的顶部全部覆盖着一层粘牢在砖里的玻璃碎片。巨大的黎巴嫩柏树遮蔽着别墅和很多露台。

        我们有50个育种鸽舍很快投入使用。除了剩下的一些幼鸽仍在比塞大哺育,还有一些新的幼鸽可以补充到前线的30个战斗鸽舍中。士兵约翰.斯道战前曾是一名木匠。他和Coletti负责修复、建造移动鸽舍。

        在我认识的所有鸽人中,汤米. Caferneo是最有意思的。他是布鲁克林的一位顶级赛鸽高手,据说出生在布鲁克林的一个赛鸽世家!毫无疑问他知道更多的关于纽约的鸽子和鸽友。他也是一个很讨人喜欢的家伙,所有的社交活动和闲聊都集中到他的育种鸽舍。育种基地总是成为兄弟会的中心。鸽人们总是在一起讨论鸽子飞行的艺术,他们是怎样管理的,回家后如何在民间进行鸽子的育种,还有姑娘。当然,不一定是按照我说的顺序!

        鸽人们除了鸽子外还在育种基地养其他的宠物。比如说鹦鹉、雀类、狗和很多鸡,所以总是能在啤酒里放入新鲜的鸡蛋。我记得比尔在笼子里养金丝雀,到处都是。他训练它们合唱,当然是在他的指挥下。我至今也没弄清楚是这种音乐呢还是一些雄性金丝雀吸引了李.凡蒂的鸽子,将它从“小奇迹”变成了“小流浪者”。

        鸽友是一个奇怪的群体,对他们来说鸽子是第一位的,也是最重要的。其它的需要和生命中的责任只是他们不得不做的杂事。他们一生都是鸽友,奉献自己的全部。如果天空中有一座巨大的鸽舍,那么你会发现他们的灵魂会在最后落幕之后在那里盘旋。

        在意大利那是一次真正的宴请,大量的新鲜水果和蔬菜,一个有着华丽的人工制品、文化、音乐和古代历史的高度文明的国家。但是最重要的是,大群的意大利美女对着美国大兵练习着她们的魅力。

      (未完待续)

 

专栏作家发表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上一篇:鸽子的训练下一篇:连载作品:101种方法(一)

信鸽小工具

App下载

官方微信

在线商城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