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冠军

        因特网给信鸽运动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通过因特网,一位美国鸽友了解到一位名叫布莱克先生“神乎其神”的赛绩。

        他在电子邮件上给我写到:“这个家伙一定有非常超级的鸽子。”

        我问:“你为什么这么认为啊?”

        因为他在因特网上看到下列“轰动性”的成绩。

        部分赛绩如下所示:

        598羽参赛鸽:获1,2,3,4,5,6位。

        494羽参赛鸽:获1,3,4,6,7位。

        433羽参赛鸽:获1,2,3,4,5,6,7,8位。

        乍眼一看,这些赛绩确实令人信服,让我亦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让我感到奇怪的是:有关布莱克这号人物,为何我从未有过耳闻。

        碰巧,我熟知的一位鸽友和他住得很近,我问他布莱克先生真的有那么“神乎其神”?

        他笑着说:“这是我听到最大的一个笑话,我有官方赛绩单,我随后寄给你。”一天后我收到了赛绩单。

        通过因特网现在美国鸽友也看到布朗发来的赛绩单,看了官方完整的赛绩单后。这完全是截然不同的两码事情。

        难以置信UNBELIEVABLE.

        我看了第一场比赛的成绩单,上面显示着:参赛羽数598羽千真万确,但其他的我还看到了什么?

        在赛绩单最上面写着:合计参赛鸽友4位。

        我看到:布莱克先生一个人就上阵了239羽。

        第二场比赛更加糟糕。

        494羽参赛鸽 ,仅由3位鸽友参赛。

        这是什么冠军得主啊!

        我自问:“是他愚笨,睿智还是自欺?

        也许他是睿智的,因为外国鸽友会对这些表面成绩而倾心,布莱克先生在联合会里就是一个笑料而已,但是想成为“冠军得主“的鸽友在这个mini(超小)俱乐部可赚足钱。

        他的鸽子血统是“詹森”

        其他的您是如何认为的呢? 

        耻辱

        布莱克既没有撒谎又没有欺诈,但是他这样的成绩本来就不应该用这种方式发表出来。

        在荷兰和比利时杂志上发表成绩时,鸽友的参赛羽数总是在上面写的清清楚楚,一目了然。

        他的赛绩也应该以此方法发表出来,因为读者有获得全面且正确信息的权利。

        但是外国鸽友没有这样的杂志报刊!

        真正的冠军得主通常是:送很少的鸽子击倒很多大名鼎鼎的强豪,这些强豪通常都送许多羽鸽子参赛但又不敢指定。

        假若一位荷兰或比利时鸽友想在海外出名,他有两个选择:

        A、参加长距离比赛

        b、派遣很多羽鸽子去飞中距离比赛。

        很自然,出版社亦有他不足的地方。

        一位鸽友在一场比赛中赢得了30个奖项,足以引起很多的注意,即使他参赛了100羽或更多的鸽子。

        一位鸽友仅参赛几羽鸽子,不管赛绩怎么样,依然不会名声大噪。

        前一段时间布朗先生获得了2位,3位(1.100羽参赛),仅参赛2羽,但一周后您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呢?

        在同场比赛的一位鸽友在杂志上被说成:“轰动性赛绩”。

        他获得5,9,11,12,24,37和51等等。他参赛78羽,32羽入赏。很显然,还有46羽尚未入赏! 

        布朗并未提及的是:在他所有的鸽子归巢之前,同次比赛的鸽子已在他这78羽鸽子之前抢先归巢了。

        请相信我,像布朗这样的鸽友不胜枚举。

        我们知道这些消息,是因为我们看到了完整的赛绩单。

        完整的赛绩单方可鉴别一个鸽舍的综合鸽质水平。

        此外,有许多赫赫有名的鸽友假若要提升其鸽族的水平,他们通常都会去买那些真正的超级鸽,也许其主人是压根儿就没什么名气的鸽主。

        实例

        一个众所周知的实例,威廉·吉尔特,最近刚刚去世。

        90年代,他的鸽子足以让他叱诧风云。

        他的鸽子皆源于一位完完全全没有名气的鸽友-冯斯克·杰克斯(Fonske Jacobs.) 

        另外一个实例是去年发生在我身上的。

        按1/4的入赏率,假若参赛800羽,那么理应有200羽入赏。

        前5位入赏鸽在当地电视台播出。

        一位当地鸽友说:“又是布鲁先生!,难道不是吗?”我在电视上看到他获得了2位和4位,这不是你的比赛,不是吗?我没有看到你的名字?

        布鲁先生确实获得2位和4位的成绩,但是⋯他有69羽参赛,29羽入赏。

        这不是我的比赛?

        电视上确实没有我的名字,但是我赢得了7位,11位及17位的成绩(参赛羽数800羽) 我仅参赛3羽。

        我担心将来的一天,我将不再会在“强豪”的行列之中。

        但又有谁关心呢?

        毋庸置疑,决非是我!

专栏作家发表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上一篇:遗传学巡礼下一篇:烫画作品《成吉思汗》

信鸽小工具

App下载

官方微信

在线商城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