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道留痕》鸽巢当避顶头风

        就在省城武汉飘落三年来最大一场瑞雪,把久晴久旱、呈现一派暖冬气象(后气候发展,气温骤降,改变了初冬时的温暖状况)的长江中下游变成银色世界之后的翌日,即圣诞节的前一天,鄂南地区也纷纷扬扬下起了久违的雪花,使号称洋年的气温骤降到零度左右,增加了圣诞树灯光闪烁和圣诞老人雪夜赠礼、赐福的节庆气氛。有一年在海口过圣诞节,适逢望海楼边的一家大商场开业,是夜商家在商场楼顶专门用鼓风机把小纸片吹向天空,在五彩缤纷的灯光下纸片犹如雪片飘下,把诸多从未亲眼赏雪的海南男女的欢呼与兴奋情绪推向了极致。

        然而,眼前我们基层山区不时兴过圣诞节,作为一个成天与爱鸽厮守的信鸽爱好者,我在气温骤变的情况下,最关心的还是鸽棚的保暖问题。作了一些相应的防寒措施,但节后第二天早上进棚给鸽喂食,开门首先就看到了窗口鸽巢里的小鸽僵直地扒在巢盘里。心里暗叫一声“不好”,走上前去,拿起这只已长齐硬毛,只需个把礼拜就可以出窝上瓦,但此刻已气绝身亡的鸽子,难以理解地寻思起原因来。

        我首先触摸到鸽子嗉囊,见尚有较多食物,尽管未见巢盘边有呕吐物,还是搜寻两只呕喂小鸽的大鸽,未见异常。接着我又仔细检查了鸽子的身体,看有没有被黄鼠狼或老鼠咬过的痕迹,仍然是通体完好如常。这时一阵冷风挟着窗外正起劲下着的几滴(粒)雨夹雪灌进窗口,巢盘中的几瓣绒毛翻动,继而飘起,即把我疑惑的眼球吸引到了窗口。

        这是一个朝向东面,略为偏北的一个窗子。要命的是对着巢房咫尺之远(真的不足一市尺)的玻璃窗早被打碎,一直没有重新装上,加之我的鸽子进出口原来设在南边,为避免鸽子南出更容易飞到东面低我鸽棚一层楼的邻家楼顶平台啄食青菜,我把鸽子进出口改在了西边,这样在我鸽棚就形成了东西穿堂而过的风道,而窗口就被推向了此刻冷风西进东出,或东进西出的风口。看来,正是昨晚时而东进的顶头风夺去了这刚刚脱离大鸽孵抱的雏鸟性命。过去搞忆苦思甜和阶级教育时有这么一句话:“穷人穷在租里,冷天冷在风里。”由此见得,此言确实不差。

        事情总是出现得格外令人懊恼。这只幼鸽恰恰是我预感来年的赛鸽形势将向千公里左右发展,有意识地定向求取长距离鸽种,引进的一羽江苏红西翁雄与鄂南、湘北一带多有口碑的荷兰雌所产的两枚蛋,把一枚蛋给窗口边的西安引进鸽做保姆孵化和哺育出来的。这样的非正常损失实在令人遗憾,并直接冲击了一下我欲抓紧出鸽赶赛的计划。

        看来,养鸽要尽量莫忽视一个微小的细节,如果一块玻璃窗或许能决定一只期待中的优质幼鸽生死的话,那么,时下汪中求所著的畅销书《细节决定成败》,并由此而在学术界、管理层掀起精细化管理热潮,确具针对性和道理;其次,养鸽要尊重客观规律,鸽巢置于风口之下,让小鸽子在天寒地冻下沉受顶头风的侵袭,实为悖逆规律现象,不造成损失才怪。由鸽事折射世事,想起当年在国家开始实施宏观调控政策的形势下,到海口顶风搞开发,终究难成大气候亦属情理中事。这也许是本文开头触景生情,扯到很远的海口圣诞节情形的原因所在。

        总觉得养鸽能放眼于鸽外,才能使鸽事活动变得更厚实些。

      (原载《翱翔》2005 年1 期)

专栏作家发表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上一篇:《鸽道留痕》注意搞好孵盘里的清洁下一篇:给赛鸽喂食动物脂肪

信鸽小工具

App下载

官方微信

在线商城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