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翔圣巨著:作出与竞翔(连载八)

        天有不测风云,如果天气情况突然变得非常恶劣,幼鸽就有可能全军覆没。考虑到自己的鸽群还处于改良阶段,我不会把当年繁育的头窝幼鸽全部投入跳站放飞,总要留下几羽最为偏爱、不可复得的幼鸽。在放飞时我并不指望鸽子百分之百地归巢,甚至乐于看到有一半鸽子不归的结果,因为只有这样才能选出真正的好鸽。假如有半数以上的幼鸽顺利归巢,那就失去了验证的意义,还得改天、换个方向再次放飞。只要有足够勇气和自信,故意选择恶劣天气放飞也是一种有意义的尝试。我们必须意识到,长年参加日本的远距离比赛,就难免会与恶劣天气遭遇。

        要选择视野开阔的地点放飞,以便观察鸽子出笼后离去的情况。如果找不到合适的地点,则必须加大放出的时间间隔,以免出现几只鸽子结伴飞行的情况。缺乏独自飞翔经验以及某些血统的幼鸽容易产生依赖群体的倾向,对这样的幼鸽应当在验证前增加单羽放飞的次数。鸽友们无不憧憬获得当日伯马冠军的那种畅快淋漓的感觉,实际上能够在比赛中领先亚军鸽半小时左右就非常难得了。

        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也必须加强幼鸽的单羽放飞的训练。具体操作时每次放飞的鸽子不能太多,也就是说一个鸽舍不要饲养过多幼鸽,应当尽可能通过跳站放飞减少幼鸽的羽数。还应注意使鸽子的归巢条件大致相同,不要让某些鸽子飞得格外艰苦。为此,应当在黎明前到达放飞地点,太阳一出来就开始放飞,以免造成最后放出的鸽子在酷暑中飞行的情况。对鸽子归巢时的状态也要仔细观察。有的鸽子到达降落台时已是精疲力竭,嘴张得很大、双翼下垂,似乎再挪动一步都很艰难。而有的鸽子则能够若无其事地快速入舍,显得体力消耗不大。我们应当仔细观察这些差异,对鸽子的性能作出判断并留下记录。

        采取这种方法对幼鸽放飞进行验证以来,在我的鸽舍里取得令人满意的效果,以下是几个距离的实例。

        58- 7807号灰斑花、雄是我鸽舍里的重要的种鸽之一,在1959年的农林大臣杯700公里比赛中从秋田县的追分飞返京都,获得京都地区亚军,并于第二年在同一赛事中领先亚军鸽二十分钟夺得冠军。查阅当初的训放记录可知,在1958年夏天进行跳站放飞时,其率先从岐阜县的小坂飞归鸽舍。这只鸽子被送入种鸽棚后,繁育的后代中涌现出许多优秀的远距离赛鸽及种鸽,其子“冠军并河150号” 曾获得1962年北海道濑栅国家赛900公里综合4名、1963年青森县飞龙国家赛800公里综合亚军、1964年同一赛事的综合7名等优异成绩。

        60- 40196号灰斑、雌在1962年获得鹿儿岛县奄美大岛名濑国家赛950公里综合6名。第二年参加同一赛事时,由于天气恶劣归巢鸽寥寥无儿,它虽然迟归未获名次,却表现出坚韧顽强的竞翔性能。在我的训放记录中,它曾在1960年夏季两次从德岛开笼的跳站放飞中快速归巢。

        60- 40306号灰斑花、雌是1962年名濑国家赛的综合8名,也曾在1960年夏季从德岛开笼的两次跳站放飞中快速归巢。此鸽的同窝因被我另眼看待而没有参加放飞验证,后来在1962年训放时未归,既令人惋惜也颇具讽刺意味。

        鸽子飞失不归有许多原因,未必是鸽子本身不好,但至少说明饲养者应当调整自己的思路。通过分析反省,我意识到自己当初选鸽时过于注重鸽子的外在因素,忽略了赛鸽尤其是远距离赛鸽必须具备的重要条件,即以健康体质为基础的耐久力。老话说“爱子需远游”,对自己心爱的幼鸽也应当如此。越是看重的鸽子,越要加强基础训练并敢于将其投入跳站放飞。

        我的鸽舍在开始进行跳站放飞验证时损失了不少幼鸽,但坚持了两、三年以后反而很少丢鸽了。因为放飞结果也使种鸽的能力得到验证,使我能够有的放矢地严格筛选种鸽,几年下来便很少作出一放即失的幼鸽了。目前日本鸽界已经进入超远距离比赛的时代,所有养鸽人都希望自已的鸽群具有良好的定向能力。但愿我介绍的方法能够对大家,尤其是对那些坚持少而精主义的鸽舍有所帮助。

        怎样参加幼鸽比赛

        许多以远距离赛事为最终目标的鸽友,对参加幼鸽比赛的兴趣不大。这主要是由于他们担心让寄托着厚望的幼鸽参加激烈的训练和比赛,会影响幼鸽的身体发育。从另一个角度看,很多在远距离比赛中获得优异成绩的鸽子在幼鸽时期并不曾被鸽主勉强投入比赛。所以,鸽友们大多不愿把本鸽舍未来的主力鸽过早地投入幼鸽赛。

        其实,日本与欧洲在气候上的一大差异就是气候炎热。因此,欧洲的幼鸽赛是在八月到九月上旬举行,而日本则是以十月份为中心,某些地区甚至会因赛线原因而在十一月举行。从这个意义上说,日本的幼鸽能够多生长几个月,参赛时不必像欧洲那样慎重,而且此时的幼鸽也的确能飞相当远的距离。在幼鸽阶段经历怎样的训练比赛才能成长为将来的远距冠军,对这个问题不便一概而论,还需要收集日本鸽界的更多数据。所以,在现阶段采取欧洲那样的懂慎态度也是无可非议的。下面,我想先谈谈参加幼鸽比赛时应当如何侧定计划并付诸实施。参加幼鸽比赛有三个目的,第一是赢得比赛,第二是对幼鸽进行训练,第三是验证幼鸽本身的性能及其双亲的遗传能力。

        第一个目的是毫无意义的,我们参加任何比赛都是要夺得锦标。幼鸽比赛与其他比赛同样,要获胜就必须拥有绝对出色的鸽子。假如你鸽舍的幼鸽在能力上与对手存在差距,不如从一开始就不抱希望。这种差距会随着距离的加大和天气的恶劣程度愈发明显,在比赛中一旦遇到阴雨,那些不耐坏天的系统不仅夺魁无望,甚至连平安归巢都相当困难。所以,要在幼鸽比赛中获胜必须拥有血统过硬的鸽子。

        除了鸽子以外还有管理问题,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分析。首先是参加幼鸽比赛时是雄鸽有利还是雌鸽有利,鸽友们对此看法不一。不过流行的观点是雌鸽参赛更为有利。这是由于雌鸽比较早熟,而且易于实施各种参赛技巧。幼鸽赛自有幼鸽赛的难度,我们当然要极力利用每一点有利条件。其次是几月份出生的幼鸽容易飞出好成绩,在这个问题上日本与欧洲的情况也有所不同。为了使幼鸽在月龄上占有优势,欧洲的养鸽人是在一、二月份的严寒季节作出幼鸽,而日本以往的统计数据表明三月份孵化的幼鸽成绩最好。

        其实幼鸽在几月份孵化关系并不大,影响比赛结果的关键在于换羽的进程,尤其是主翼羽的脱换状态。最不利于幼鸽飞行的是新生的主翼羽为八根半(即第八根已完全形成,第九根刚长出一半)、幼鸽时的第十根主翼羽即将脱落时。当然,对换羽的速度可以人为进行调整,而且换羽的迟早也因系统不同而存在很大的差异。

        在通常的管理情况下,大家都知道几月份作出的鸽子将在何时成为“八根半”的状态,所以只须让将要参赛的幼鸽尽快度过“八根半”时期即可。从这个意义上说,三月份出生的幼鸽是比较有利的。有一个不可思议的现象是,一、二月孵化的幼鸽往往比三月出壳的幼鸽换羽更迟。关于换羽也可以从另一个角度考虑,即让成为“八根半”状态之前的幼鸽去参加比赛。不过要把五、六月份孵化的幼鸽投入比赛,存在鸽龄过小的不利因素。

      (未完待续)

专栏作家发表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上一篇:日本翔圣巨著:作出与竞翔(连载九)下一篇:黑田鸽舍的一年

信鸽小工具

App下载

官方微信

在线商城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