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斌
吴斌:川东人士,忝列《中华信鸽》、《赛鸽天地》撰稿人。跻身赛鸽之途二十载,期间涂鸦鸽文若干。风吹鸡蛋壳,玩的是信鸽。不求文以载道,只求博君一笑。
详情>>

鸽友三娃征婚记

        三娃爱鸽,远近闻名,妇孺皆知,乐此不疲,玩之不倦。一天,在鸽棚边看着鸽子郎情妾意、耳鬓厮靡,跳上窜下、求欢寻偶,他突然如醍醐灌顶,一下开窍:今年三十五,衣烂无人补,饭也没人煮,真的还是有点苦。唉,单钓幺鸡虽自由,枕边无人也堪愁,该找个老婆了哟!

        这找老婆可不象玩鸽子这么游刃有余、得心应手,三娃这次可是下定决心了,辗转反侧、冥思苦想,决定到婚介所试试。

        一进门,接待的中年妇女倒是热情得很,端茶递水,招呼三娃坐下,拿来一个本本,照例要登记一番。

        “姓名?”阿姨问。

        “葛三抱匠(川俗语,意为保姆鸽),哦,葛三娃。”三娃有点紧张。

        “正名,不是外号”,阿姨笑了笑。

        “我姓葛,和鸽子的鸽同音;葛翱,就是翱翔的翱”,怕阿姨不懂,三娃还做了个飞翔的动作。

        “职业?”阿姨问。

        “商城保安兼赛鸽家”。三娃答道。

        “赛鸽家?”阿姨显然对这个名词很陌生,疑惑地看着三娃。

        “就是养信鸽,参加比赛的,信鸽你知道吗?就是⋯⋯”一提到鸽子,三娃眼睛“噌”一下亮了。

        “哦,就是养鸽子嘛,我说是啥子呢。”阿姨显然没兴趣听三娃说他的鸽经。

        “收入情况?”阿姨继续问。

        “每月当保安七八百,卖鸽子蛋每月四五十,运气好,鸽子飞个成绩还有奖金多少不好说”。三娃挠了挠 ,打了个埋伏:把鸽子每月一两百的开销瞒了。

        “你的择偶条件呢?”什么身高、体重、是否有身体疾病等等问了之后,阿姨问到了关键问题上。

        三娃今天可是三顾茅庐,有备而来。只见他从包包里面拿出了一张纸条,脸红红的,递给了阿姨。

        打开纸条,只见上面工工整整地写着:

        老婆条件:

        一、相貌平常(怕长得太规矩了窜窝游棚)

        二、顶楼有房(好搭棚起笼)

        三、车子一辆(最好越野型,好私训鸽子)

        四、父母双亡(直接继承遗产,安心养鸽)

        阿姨看完后,愣了一阵。但她不愧是经验老到、阅历丰富的老江湖。只见她从旁边拿过一张纸,唰唰唰,就写了几行字,认真地折叠好,递给三娃,略带神秘地说:“照此做就行了,回家再看”。

        三娃拿过纸条,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地回家中。

        打开纸条:只见上面写着:

        今晚早睡,盖好后背,枕头支高,娇娘就到、

      (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专栏作家发表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上一篇:“夜袭”高手鸽棚下一篇:鸽界呼唤契约精神

信鸽小工具

App下载

官方微信

在线商城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