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戈马利·佛布鲁根

        靠近雪尔本豪威市的摩利斯·凡得威德曾说:“假如一对好的繁殖配对曾经产生出一只一流的赛鸽,我们就有理由去推测结局了,它们将会产生一些更好的鸽子,但那些好的鸽子是超级巨星吗?别想太多吧!因为能够有如此理想的优良特质结合,仍然是个例外的特例。”

        熟悉摩利斯·凡得威德先生的人知道这样的说法,有一位赛鸽界真正的艺术家。当我看到戈马利·佛布鲁根先生的家系配对“史西德”5349-262-79ד克林·爱沙克”2367021-77所生的儿子表现成绩的时候,我必须想想摩利斯·凡得威德先生说的话,因为佛布鲁根家系怀疑摩利斯的看法。

        那羽母鸽是由摩利斯·万德维尔德的“艾斯”所生下的,“艾斯”成为比利时K.B.D.B.的鸽王,1976年与“灰威特本·克伦斯克”一起参加短距离比赛,“灰威特本·克伦斯克”是巴本特联合会的前任冠军,也就是来自伦赛尔的法兰斯·凡迪爵克先生所拥有的。

        “史西德”生下为数不多的儿子,但优秀的表现使得戈马利·佛布鲁根先生受到国际间的注意,在此解释“为数不多”的含义,“史西德”ד克林·爱沙克” 所生的儿子的确很少,因为戈马利已经拆开了这对极好的家系配对,为什么呢?

        主要是因为戈马利不知道他自己已经创造了一个优秀的配对,他赞成伙伴之间的鸽子交换,因为这更容易显现出好的结合,这位来自贺军兰特的鉴定家戈马利先生声称:这样的交换,使得发现好的家系配对机会大大地被改善了。他也相信鸽子配对在一起相处太久,会对彼此感到厌烦,他认为这样下去,配对所建立起来的后代特质会减退,而不是继续保持不变或者增加,但这样的观点并没有科学的解释来做说明。

 

        佛布鲁根先生这样的说法,是有其可能性的。首先说,生物体在遗传及生殖的一切表现,并不是都有一定的定论,在遗传及生殖方面,我们在前面提到许多,除了本身的遗传因子之外,许多环境上的外在因素也是很重要的,你让一对优良配对一直关在一起,并且一直繁殖,这样的生产品质,一定不会提高,尤其同样的遗传因子一直在重复,就像近亲繁殖一样,不断的近亲繁殖,只是一些遗传因子同样的在彼此间交流,而不是再去寻找好的因子结合,这样的结果,只有可能滞留在原地或者退步,并不会更好。最好的方法是,把优秀的因子经过几代的传递及保留之后,再用这些好的遗传因子,去寻找其他更好的因子结合,以刺激新的发展。

        在“史西德”ד克林·爱沙克”分开的那一年,很明显是它们的儿子“灰的凡·史威维特”2396063-81己经表现的很好,正开始要达到比赛巅峰,它所赢得的奖项包括:摩米均斯及马克斯的第一名(地域性的),不久之后,它又在伊达佩斯获得了胜利。

        戈马利认为这是一个好象征,1983年的时候,再度把这个配对放在一起,那是值得记住的一年,在那一年,独特的“提姆”及“凯利史够佩”2350199-83出生了。后者绝对是顶尖的一流赛鸽,狂热的赛鸽信徒裘斯·守奈曾说,“凯利史够佩”是世界上最好的中距离赛鸽。

        佛布鲁根鸽舍的明星:

        1983年:

        奥伦,省赛(407公里,2414羽鸽)

        第一名:“灰的凡·史威维特”也是省赛5300羽鸽中表现最好的

        1985年:

        哈佛一贺军兰特的伊达佩斯348公里,563羽鸽

        第一名:“020”

        第二名:“凯利史够佩” 

        奥伦省赛407公里,1608羽鸽

        第一名:“凯利史够佩”

        拜奥斯省赛461公里,889羽鸽

        第一名:“凯利史够佩”

        维隆省间赛468公里,1907羽鸽

        第一名:“提姆”1986年

        雪特路的半国家赛522公里,  10417羽鸽

        第一名:“凯利史够佩”

        第二名:“提姆”

        读者可能会问,在1985年和1986年间,“灰的凡·史威维特”发生了什么事?那时它已经死了,所以才不见了成绩。不过在1984年的时候,戈马利先生当然还不知道“灰的凡·史威维特”的兄弟会成为极佳的赛鸽,这个配对几乎被拆散了两年的时间(1984年和1985年),最后终于在1986年团聚在一起,并且立刻产生了另一只一流赛鸽,就是“马赛斯”,1988年,这只精力旺盛的赛鸽赢得了:

        雪特路的半国家赛(11286羽鸽)的第8名

        波治国家赛(13154羽鸽)的第5名

        并且在1989年赢得:雪特路的半国家赛(9295羽鸽)的冠军。

        我们可能会关切地问,是否戈马利先生在1984年的时候拆散这对配对做的太过分?可能。但是这位来自贺军兰特的鉴定家戈马利先生并不十分赞成这样的说法,他说:“最好的事情都无法确切的知道,假如我一直让它们在一起的话,这对配对可能已经在1984年和1985年产生出 更多的一流赛鸽,但是这件事 是无法证实的。”

        回顾这件事情,的确是很容易就可以得出理论,但是金鸽奖冠军西佛·托伊先生提及这件事时,他正式答道:“我自己已经试验过拆散我的家系配对“老泰山”ד米瑞比尔”,我不会说这是完全失败的,事情没那么糟糕,但是我从“泰山”兄弟那 里得到的相当高位的成绩并没有呈现出来,所以我把它们重新放回在一起,而这次它们到死才会分开。”在得到这位名人的宝贵意见之后,我们回到凯聚芬。

        接着是1987年的窃盗案,“史西德”也在这次事件中不见了,戈马利先生做了明智的决定,要将他的三只一流鸽子“020”、“凯利史够佩”、“提姆”移到种鸽鸽舍,利用他特别的繁殖系统(种鸽系统与同种异系交配的结合),他发展了他的未来。而在成绩方面,有严重缺陷和1990一1991年的恢复是可以被预期的,然后发生了:戈马利·佛布鲁根先生在1988年8月的波治国家赛中,令人们大吃一惊。

        名单的顶端是“灰的军校生”和“小斑·军校生”。你可以由它们的名字辨别出它们是卡罗·慕利门先生的“军校生”之近亲,卡罗·慕利门先生也曾经说过这一点。既然它们是杂交的产物,在它们的血统中当然也有佛布鲁根家系的血统。

        潜入姆恩斯一布莱斯家族

        25年前,戈马利先生开始对鸽子感到有兴趣,当时他和他父亲开始照顾路易斯·凡帝斯特舅舅的鸽子(戈马利先生母亲的兄弟)。他的父母给他一部二手车来运送装备,他是这一窝鸽子的首领。

        很幸运,安妮·钮拉特女士是位养鸽家的女儿,在未来将会有很大的影响力,因为她从一开始就准备要相助,并且不会带来矛盾,这不只是牵涉到照顾鸽子,而是对许多各地的拜访人而言,她扮演了一个完美的女主人,不说戈马利先生在追求安妮的时候会很浪漫,但结果也证实了戈马利先生因此得到一个很棒的连襟(妻的兄弟),这对他在赛鸽事业上有很大的帮助。毫无疑问,吉尔伯特是戈马利先生可以学习的对象之一。

        如果有人猜想我们的鉴定家戈马利先生因此拥有许多钱,那他的判断是错误的。在那3年后,1966年他们发誓要“拥有和保存”,于是他们在雪尔本豪威市附近的凯聚芬买了一块地,他们在这块土地上盖的第一个建筑就是一座鸽舍。

        这就是所谓为了建造别墅所做的储藏,拥有一张可以兑换几个蛋的票(在冠军赛那一天买的)和一个很薄的皮夹(钱都花在砖和水泥上),他悄悄的一路潜进到泰森德罗的姆恩斯-布莱斯家族。

        那个时候“史登·姆恩斯”有一些极佳的詹森系鸽子,甚至可以认为他在那时候所拥有的鸽子,比阿连栋克的人所拥有的更好。所以鸽蛋和很小的雏鸽被买了,而鸽子的旅行商队开始有所作为。

        这归因于姆恩斯- 布莱斯家族的鸽子之中,有6只公鸽很快成为 优良的赛鸽,甚至是更好的种鸽,这就是为什么“比特”、“汪特狄克”、“狐脚”及“小灰斑号”可以在过 去20年中,建立最强大的中 距离赛鸽群落基础的理由。

        当时戈马利先生是一个羞怯的短距离赛鸽者,而伦赛尔(距离雪尔本豪威市15公里)的法兰斯·凡迪克先生那时在巴贝特联合会中极为轰动,戈马利先生鼓起勇气从他那里买了一些鸽子,包括“威特盆·克林斯克”,这只母鸽的后代至今仍然名气很大(它是好几只一流鸽子的祖母),在1971年12月摩斯·凡得威德第一次“二度”卖了他的鸽子。

        两只极好的赛鸽要出售,它同巢的姐妹也是,其中一只是“构德·哈沛尔”,还是幼鸽时就在很有势力的O.L.V.Tielt 俱乐部与一千多只鸽子抗衡,而赢得三次第一名,顺便一提另外一只母鸽,它是“艾斯”的祖母,它在随后1974年成为比利时一流鸽子。戈马利先生使它和姆恩斯- 布莱斯家族的“汪特狄克”(2386659一70  )交配,立即便获得了成功,因为它们的儿子“构德·日威特”(2085001一72)赢得11次第一名(没有重复)。

        这对配对至少产生了15只鸽子,而每只至少一次获得第一名,“构德·日威特同巢姊妹在1975年的模米均斯中对抗1143只鸽子而赢得第一名,之后和“艾斯”所生的罗杰,2367187- 77)配对,罗杰是当时最棒的赛鸽。而“好的黑斑号的另一个姊妹是丹克·爱沙克2367017- 77)的母亲它既是1984年波治幼鸽赛第二名的母亲,还是1985年赢得省赛第一名,省间赛第一名,以及由拉索旦开始的国际赛第十名的母鸽母亲,在1988年赢得波治国家赛第二名的2118002- 86,是以上两只母鸽的兄弟。 

        在列举了姆恩斯-史古恩 斯的鸽子 之后,为了描述的完整,现在必须谈到林布瑞吉的矿工法兰斯·史栋斯所拥有的那些鸽子。这些包括他在威特史来格全盛时期所能操控的独特“66”所生的最后一个女儿(5141458-77),以及最终成为一流鸽子“020”的祖母。

        艾斯

        我们不期而遇艾斯这个名字已经许多次了。戈马利先生在1976年的马瑞斯·凡帝维德拍卖会上,买了这只神奇的赛鸽,稍后它也成为一只优秀的种鸽。说它于这个时期在鸽子族群中出名,还是一种谦虚的说法,艾斯成为一个十分重要的角色,而戈马利先生也成为一个令人畏惧的冠军优胜者,他实际已经达到了巴本特中距离赛鸽巅峰的极顶。

        在每一次“非常偶发的”半全国性或全国性的比赛,足以证明了他可以击退国内最强大的对手。艾斯的血统包括德史麦特- 马太伊斯及詹森。但是它的祖母来自于一个普通的养鸽者,就是威纳军的斯柏区斯。

        威特尼斯

        除了这只古老、有价值的基础鸽,也就是凡·迪爵克和辉煌的艾斯所产生的威特本·克伦斯克之外,来自贺夫肯的居斯区福特6311120-72在1977年通过简.罗曼所买的和一些其他的鸽子,扮演着次要的角色,稍微处在艾斯-凡帝维德的 阴影之下,幕利门鸽子的重要性还是不能被忽略的。我已经提过军校生卡德的儿子,但是也有它同父同母的兄弟威特尼斯(白鼻号6261175一73 它在佛布鲁根家系未来的发展上扮演一个值得尊敬的角色。威特尼斯在马瑞安- 幕利门(玛丽安梅尤曼斯)鸽舍的公开拍卖会上(1980年法兰斯·马瑞安先生突然死亡后)以极高价钱被买走。

        另外,关于这一点我想要补充说明的是,威特尼斯产生了优良的后代,尤其是第二代,但是繁殖价值和买鸽子所付的金钱之间,绝对没有什么关联。

        史西德

        史西德(希尔德里奇2396063-81)是杰夫·凡·史威佛特(杰夫范斯威尔特)的史西德(希德里之孙子),它是个活生生的证据,戈马利先生要以一个较不惊人的方式来获得它。在一个由马利门公司所计划的电影晚会期间,路易斯·凡帝斯特叔叔从特斯德伦的独特冠军优胜者那里买了一张票,在那里他带了两只幼鸽,而路易斯·凡帝斯特叔叔选择了那只史西德的孙子,买艾斯所花费的钱及买威特尼斯所花费的惊人价钱,就犹如当时买一首歌的价钱及买一张唱片的价钱相差无几。

        由于杰夫肯·佛克门先生的缘故,我们能够更详细的追溯史西德及戈马利先生之间的根源。顺便一提的是,杰夫肯·佛克门的价值不能太被强调,毕竟是他提供杰夫·凡·史威佛特先生优秀的鸽子,史西德-戈马利的系谱具有一些惊人的事:第一,它不是杰夫·凡·史威佛特先生史西德的儿子,而是史西德的孙子。而当这里几乎每一个人期待一只出自著名胡本鸽子的后代时(仍然经由杰夫肯·佛克门先生),我们找到的是巴纳希尔的鸽子,它们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而即便问戈马利先生他自己,那也是一件未知的事。

        戈马利先生稍后也从那里抓到“680”和著名的“迪克”,令他惊讶的是这些公鸽和史西德之间似乎有某些程度上的关联,在它们的系谱中,我们发现普特(摩瑞克-柏瑞希尔的祖父)重复出现好几次,比利时已逝世著名的克瑞克教授 (来自杜塞道夫)也许是对的,毕竟他大胆的宣称:“假如我们能够追溯出一流鸽子的正确根源,那么我们会发现它们都只能被追溯回某一些特定的家系。”


专栏作家发表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上一篇:没有了下一篇:《朝圣路》

信鸽小工具

App下载

官方微信

在线商城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