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翔圣巨著:叁×3 连载二十

        在繁育鸽子的时候我常常想到:或许这些鸽子将比自已活得更长久。尽管如此,仍在不断继续着关于育种的思考,因为丝毫的松懈和疏忽都将使鸽子的性能发生变化。我知道即使目前鸽群状况很好,但由于引进不当而形成颓势后便难以东山再起了。我打算通过掺入桑杰士鸽实现本系鸽性能的升级,然后再用飞出成绩的鸽子进行回交。

        现在还处在对异血进行放飞验证的阶段,不过有些当初默默无闻的鸽子已开始显露头角。例如获得总理大臣奖的鸽子是在两岁时出成绩的,其父鸽是95年引进的“莱特.汤姆”平辈之子,母鸽是我棚里“白色之星”的平辈。这一配对还有个值得分析的现象,即雄鸽体型硕大、雌鸽体型偏小,获总理大臣奖的是它们生出的小体型子代,说明桑杰士鸽的使用也会因交配对象而产生不同的结果。

        桑杰士系的黄金配对

        我之所以看中桑杰士系是由于它与其他鸽系相比速度更快、成绩更佳。还有一个原因是该系中每一路出成绩的鸽子都含有“6080”X“8022” 的血脉,即使隔代父母的其中一方也总是与这一黄金配对沾亲。我感觉这种重叠近交血统很适宜用作本系鸽的异血。对于遗传学理论我知之不多,就是凭着一种预感,觉得采用两个完全不同、分别以多重近交育成的优秀血统进行杂交可能会出现一加一等于三或四的结果。基于这种想法我不断地探索实践并幸运地取得了目前的成绩,后来曾向来访的并河靖请教,他也说这是最理想的育鸽模式。

        过去我曾用近交的奥佩尔系与相对近交的西翁系杂交获得成功。这次发现桑杰士快速系是以“6080”X“8022” 为基础历经多年近交育成的。通过对该系血统的分析能感受到培育者对这黄金配对的充分信赖,坚定了我用本系鸽与之杂交必将有所收获的信念。在93年到95年初步尝试理出头绪之后,我从96年开始起用了更多后代,表现突出的桑杰士鸽与本系鸽杂交,把岩田系X桑杰士系育出选手的比例提高到选手鸽总数的三分之一。

        我鸽舍重新组合的选手鸽队包括三大部分:纯岩田系鸽占三分之一。通过赫伯特引进的詹森、罗森斯、“魔术之星”等十多种血统的鸽子占三分之一。岩田系X桑杰士系鸽占三分之一。由于鸽舍规模大、羽数多,我从95年开始按血统给小鸽分别戴上不同颜色的私环,这样便能对不同血统选手鸽的归巢情兄一目了然。确认的结果表明,桑杰士系与其他血系的选手鸽在归巢比例上没有差异。我还挑选岩田系与桑杰士系杂交的子代与纯系桑杰士鸽交配并在96年、97年进行了放飞试验,在98年春已经有满两岁的回交鸽参赛,结果这些鸽子都飞出了超乎预想的好成绩。

        岩田鸽与比利时的鸽子相比体型偏小力量不足,尽管比例和肌肉差强人意,但长年近交造成的差距不容否认。从这个意义上说,桑杰士系、詹森系以及通过赫伯特引进的各种血系使岩田系的体型大为改观。现在鸽身整体及腰部都更为紧凑有力,甚至连“头脸” 都发生了变化。但也使我感到哭笑不得,因为原本希望至少能够保留些岩田系的外部特征。由于纯岩田系种鸽大多处于高龄,必须注意留种以便随时可以进行回交,我已经把98年进入前十名的纯岩田系选手送入种鸽舍并为其订做了回交鸽专用私环。

        鸽舍构造与鸽子的归巢性

        以鸽为本的鸽舍构造

        桑杰士系异血的引进使我原来的种鸽舍显得拥挤,而且原来的鸽舍已经很旧了。于是我在92年建造了一个新鸽舍。从93年开始我把鸽子移入新鸽舍后开始实行雌雄分离,这样的W制或半W制管理可以对雌鸽产卵进行调控,避免因竞翔日程改变而影响雌鸽参赛,其他选手鸽的状态也更加易于调整和保持。

        我认为鸽舍的建造应当以鸽为本,为鸽子提供一个颐然栖息之所比建筑本身豪华更重要。鸽舍及栖架的高度都应以容易捉住鸽子为准。鸽舍建得很高会在捉鸽时使鸽子受到惊吓,时间久了便影响到鸽子与人的亲和。让鸽子感到无处可遁它们才会安稳老实,反之拼命挣逃的习惯会使鸽子形成暴躁的性格。

        夏季多刮南风,鸽舍应座北朝南以便在炎热季节形成由南向北的通风。还有一点需要注意,饲养者进入鸽舍的门的设置应当是从亮处通向暗处,例如可以设在降落台的同侧。如果设在鸽舍侧面,人一进鸽舍鸽子就朝另一侧逃避,久而久之会使鸽子形成见人就躲的习惯。门的位置应能使鸽子易于判断人进入鸽舍后的行动,使鸽子能放心地待在巢房中,而不是惶恐不安总想移动到更安全的位置。

        另外,我对选手鸽实行分离的时间比较长,鸽舍是按照雌雄并不完全分离、能够时常见面的半W制要求设计的。我从六十年代就开始进行W制的尝试,经常苦于鸽子的发情难以抑制,而且日本的地形气候条件十分严酷,多数选手鸽在不到三岁、尚未完全适应W制时便已飞失。我现在的做法是从200公里开始将雌雄分离,如果有一只雌鸽产卵便从150公里开始分离。用铁丝网将并列的雌雄鸽舍隔开,两个鸽舍背靠背的栖架之间可以用木板遮蔽,能根据不同时期鸽子的兴奋状态进行调整,使成对的雌雄彼此看到或看不到并随时意识到对方的存在。

        分离和抱卵参赛法的分别使用

        98年我对所有选手鸽实行分离直到700公里赛结束。在1000公里时对年轻鸽及没有配偶的鸽子继续实行分离,让已成对的鸽子在抱卵若干天时参加后来的比赛。以抱卵法参赛可以借助鸽子对巢和卵的眷恋增强其归巢欲,但不宜采用此法让年轻鸽參加远距离比赛,因为它们可能因急于归巢造成定向错误而迷失在途中。抱卵法通常是让两岁以上的鸽子在集鸽时抱卵一周左右,让三、四岁的鸽子抱卵七至十二天。

        由于预定参加GN赛的鸽子曾在前一年参赛,我从500公里开始便将其停赛并实行分离,在GN赛集鸽前十八天让雌雄同居并占据巢房。我家附近常有鹰隼出没,所以在集鸽前一天是不让参赛选手出舍家飞的。我通常在这天清晨给鸽子喂足饲料,然后让分离的雌雄相聚并共同度过一天一夜,也有时是在集鸽当日让雌雄相见。总之,与W制只让雌雄相聚数小时的做法相比,我更倾向于让鸽子在吃饱喝足、兴奋消退之后上笼。采用这种方法的要点是平时偶尔让雌雄相见,为后来的抱卵或赛前团聚打下情感基础。

        我不知道自己的做法是否妥当,不过从竞翔成绩看效果还不错。使鸽子在分离中得到充分的休息、通过雌雄相聚刺激其归巢欲,也是提高归巢率的手段之一。不过,如果将参赛目标锁定于综合冠军且势在必得,还必须采取其他手段加强对选手鸽的刺激,例如增加抱卵天数或采用自然制管理。采用自然制可以将五对左右三、四岁的选手鸽集中施以严谨细致的管理,抱第一窝卵的时间不要超过十天并保证到集鸽时鸽子不发胖。

        我的鸽舍所处位置不利,必须领先其他鸽舍五、六分钟才有可能获得综合冠军。今年获得地区N赛冠军是由于选手鸽队整体的状态极佳,而以往在仅有数秒之差的比赛中我总是负于他人,前几次获得综合冠军时都是领先其他鸽舍半小时至一小时。“日本海号”为我赢得第一个综合冠军时还是年轻鸽,是在抱卵第九天参赛的。雄鸽在抱卵五、六天后会再次开始叮雌,身体出现一定程度消瘦但食量增加,这种状态正适宜参加比赛。此后随着抱卵天数的增多,体重也会迅速增大,如不采取周密细致的管理手段鸽子便会胖得不宜参赛,对抱卵的鸽子必须强制性地让雌雄更替出舍家飞,此时鸽子可以飞得很好,而正在叮雌或发情中的独身鸽往往有厌飞现象。

        79年我的“GN女王号”获得GN赛综合冠军,其他鸽子获得GN赛亚军、CH赛综合3、4、5名、地区N赛综合冠军等,那个赛季参加远距离比赛的选手都是以抱卵法应赛的。不过取得好成绩的主要原因是由于78年的1000公里赛中有65羽归巢,使选手鸽队的层面得到增强。赛鸽赛的是成功率,无论“本垒打”或“安打”都必须有实力雄厚的选手队伍作为后盾。我觉得左右远距离比赛成绩的因素中,人为管理的作用只占一成,其余九成是选手鸽队的实力。

        (未完待续)


专栏作家发表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上一篇:日本翔圣巨著:叁×3 连载二十一下一篇:黑田鸽舍的一年

信鸽小工具

App下载

官方微信

在线商城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