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翔圣巨著:叁×3 连载十五

        交配的目的与方式

        鸽子是比较耐近交的动物,采用近亲交配需要把目标定得远一些,即使两年见不到效果也不要轻言放弃,做任何事都不应半途而废。近亲交配有许多方式,比如亲子配、平辈配、叔侄配、祖孙配以及远亲配、同系异型配等等。交配的目的只有两个,就是直接放飞子代或把子代留种放飞孙代。要达到不同的目的就需要采用不同的方式,也就是说育出选手鸽和育出种鸽的具体做法是不同的。

        由于近亲交配是同一个血统的鸽子之间的交配,所以相同血缘重合的比例是相当重要的。育出选手鸽时只需将擅飞血系轻度重合,而育出种鸽时后代并不用于放飞,因此可以使该血重合到相当的浓度。英国的马扎莱拉等在育出种鸽时是用叔父(姑母)配侄女(侄子),然后从子代中选择优秀的个体留作种鸽;在培育选手鸽时,则是用叔父(姑母)配侄女(侄子)的子代或孙代,将亲缘辈份拉开。

        大家都知道,即使同血统的鸽子也存在类型上的差异,我非常重视交配中的隔代、同系异型、眼型差异等异质要素。日本鸽友采用平辈配、亲子配或祖孙配等极端重度近交获得成功的实例很多,但我很少采用这样的“纵向交配”,只是当需要延续某重要老鸽的血脉时才偶尔为之。种鸽能力的验证需要比较长的时间,有时到种鸽已达高龄才意识到它的珍贵,想要在以后的十年中将其血脉作为鸽舍的主血。不过,对我来说“纵向交配”只是万不得已时采用的最后手段。

        从二战结束至今,我一直采用近交建立并加强自己的鸽系,从保持鸽群活力、在鸽坛上长盛不衰的角度看,这样做是要冒很大风险的。使本舍鸽系定型需要很多年时间,在这个过程中如果滥用极端的交配方法,很快就会到达极限而无法继续进行,使多年近交积累的成果化为泡影。发生这种情况时再引进异血是来不及的,因为对异血也需要花费时间来加以验证。不过,以重度近交来固定杂交育出的优秀个体的性能是有效的,是使擅飞血系成为本鸽舍主血的常用方法。

        近亲交配与“主血”

        近亲交配在二战前就十分流行。由于那时名血名系并不很多,鸽友们大多是采用近交来育出鸽子。当时我们舍的主力血统是东京的南部系、大阪的势山系和1935年引进的西翁系。西翁系在鸽群中所占比例为五分之三,南部系和势山系各占五分之一。那时我和哥哥孝七都偏爱西翁鸽,送去参赛的选手鸽有一半以上出自该系。放飞的结果与我们的期待相反;那些西翁表现得十分脆弱,但我们仍然不断变换配对,期待近交育出的西翁鸽能带来奇迹。

        我们鸽舍的势山系是以1928年釜山一大阪六百公里冠军的子代为中心,这路鸽子头脑特别聪慧,能够在阴天甚至雨天归巢,不过肌肉、体形、体力等方面远不如进口的西翁鸽,参加六、七百公里的比赛往往飞得疲惫不堪,南部系也是如此。后来我和哥哥改变了思路。决定通过交配使在来系的智能与西翁系的体能融为一体。当然鸽子的改良并不像画图那样容易。在历经种种尝试之后,我们培育的鸽子终于在1937年获得了大船渡六百公里赛冠军和久慈七百公里赛综合冠、亚军。

        获奖的选手鸽都是用西翁系与势山系及南部系杂交育出的,西翁系的血统大约有四分之三,其余为势山系及南部系血统。我觉得,成功的原因在于我们鸽舍的西翁系、势山系、南部系都已分别通过近交形成“主血”。直到今天我鸽舍里依然保留着以基础鸽血脉形成的“主血”,即777×619(卡地×奥佩尔)和669×50468(奥佩尔×西翁)。

        日本鸽界的特殊性

        二战前我们兄弟就通过阅读国外鸽刊对各种养鸽技巧进行探讨。战后与比利时等国外养鸽家直接切磋交流的机会越来越多。在与国外鸽友的接触中,我对欧洲与日本在竞翔条件、竞翔体制等方面的差异之大感受颇深。日本的气流、气象、地形等都十分复杂,而欧洲地形平坦、归巢率非常高。由于竞翔环境的不同,欧洲鸽友无须采用以近交固定血统来提高性能的繁琐方式,因此用快速鸽配快速鸽的简明育鸽方式在他们那里是占主导地位的。

        我认为,没有任何一种固定的模式可以直接适用于日本鸽界的特殊情况,我是通过广泛借鉴各国鸽友的经验反复尝试,在赛鸽实践中逐渐摸索出适合本鸽舍的方法,但直到今天也不能肯定地说自已的方法就完全正确。关于养赛鸽本来就没有定论,每个养鸽人的鸽舍规模、使用的鸽系、竞翔目标、养鸽热情、所在地区等都不尽相同,只有在育鸽、参赛的过程中探索并形成一套适合本舍特点的方法。

        ■ 近亲变配与异血交配②

        自从引进基础种鸽以来,我的鸽舍就一直是采用近亲交配的方法。之所以能够把近交延续了好几十年,是由于一直将16羽基础种鸽中三个配对的血脉分别作为主血保持至今。第一个主血是777×619(阿卡迪×奥佩尔),“221号”之母“99939”及1957年的余市综合冠军“日本海号”、获农林杯的“44621”都是其后代。第二个主血是669X50468(奥佩尔×西翁),优秀后代的代表有1956年的奈良尾综合冠军“47766”。第三个主血是3622X44(类佩尔×布利库),1955年的奈良尾冠军“135626”是其后代中的佼佼者。此外还有一路艾德蒙德逊的巴卡鸽,“211号”是其优秀后代之一。

        两次引进异血

        我鸽舍里的三个主血都含有奥佩尔鸽血统,奥佩尔系是美国典型的远程鸽系,也是历史悠久的近交系,不过后来成为我舍基础的三羽种鸽却未必出自同一路血脉,或许正是这种远亲关系中的同系异型使我获得了成功。我利用这三路主血的方针是尽可能选择血缘关系较远的鸽子进行交配,通过不断放飞后代将其定型。

        即便如此,近亲交配终将有走到极限的一天,因此在我培育本系的四十年中也曾两次引进异血。第一次是在引进基础种鸽十三年后的1966年,由于血缘过于浓厚而引进了阿姆斯鸽,该系和以擅飞远程闻名的戈登系都含有彪特系的血统。阿达姆斯鸽的引进对提高本系鸽速度起了相当大的作用,“733号”便是这次成功引进的结晶,其父鸽是“221号”的子代配67-0969(阿达姆斯×阿达姆斯)所出,其母鸽出自我鸽舍的原始血统。“773号”表现极佳,上路后连续十六次获奖,从获得200公里冠军直到74年夺得下关钻石杯600公里综合冠军。它的同窝参加了稚内等三大远程赛归巢,使我确信“773号”同样具有飞远程的能力,只是由于表现过于出色而将其留种,没有投向更远的距离。

        第二次是在1980年引进了詹森系鸽。近年来我鸽舍里含四分之一到八分之一詹森系血统的选手鸽成绩显著,在高分速的远程比赛中表现尤为突出。几十年来我引进过的其它名系名血鸽有好几百羽,到现在它们大多随着岁月流逝而消失了。消失并不等于鸽子不好,有些血统是在表现尚好的情况下被我断然淘汰的,因为我给自己制定的长期方针是赛绩第一,一旦感到“不需要”便坚决予以淘汰。

        重度近交与鸽质

        在鸽刊上经常看到重度近交鸽的销售广告,这些为商业目的而育出的鸽子是靠近交鸽在系统构成方面的魅力来吸引买者。我的育种目标定得较远,所以几乎不采用重度近交的方法,但那些作为异血引进的鸽子不在此限。可能是由于我的鸽子是通过近交育出的、因而与引进的近交异血鸽结合后成功率相当高。近交育出的种鸽之间进行异血交配成功率高,大概是近交使遗传基因和优点相对固定的缘故,不过前提是交配双方都具有优良的品质。

        我鸽舍里近来表现突出的詹森系是有着百年历史的名系,近亲交配使鸽子之间的血缘相当近而浓重,不过据我观察,“麦克斯”等数羽名鸽血脉的确属于重度近亲,但其它几路鸽子中存在着较多类型,从近交的程度看似乎我的鸽子血缘更近更浓。

        近中求远

        近亲交配是使优秀血统固定化的一种手段,具体做法有亲子配、平辈配、叔侄配、祖孙配等,按照血缘的远近可以分为各种不同的程度,而不同程度的近交所带来的结果也会因鸽子的血统而异。在我多年饲养赛鸽的过程中,近亲交配只是培育种鸽的方法,是实现远期目标、育出理想赛鸽的手段之一。因此,以育出选手鸽为目的的配对就应当选择尽可能远的血缘关系。我的一贯做法是以轻度近交来育出选手,在放飞的过程中使该路血脉固定化。常言说“欲速则不达”,现在看来我的做法是对的。当然,国内外许多鸽友靠重度近交取得显赫的赛绩也是事实。

        近亲交配是实现远期目标的方法,如果采用极端的近交方式就容易加速极限的到来。我从战后至今一直是以近交育鸽,所以决不敢轻易采用重度近交。“773号”是777X619的14重近交后代,其孙代鸽“淑女号”是777X619的70重近交后代。我之所以能做到血脉层层重合、延绵不绝而后代中优秀个体辈出,就是得益于在近交中使种鸽之间保持尽可能远的血缘关系。

       (未完待续)


专栏作家发表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上一篇:日本翔圣巨著:叁×3 连载十六下一篇:黑田鸽舍的一年

信鸽小工具

App下载

官方微信

在线商城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