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翔圣巨著:叁×3 连载十一

        不要拘泥于手段

        分离制有两个优点,其一是延缓鸽子的发情过程从而推迟产卵,其二是改善鸽子的家飞状况从而避免选手鸽发胖。这两点对中距离比赛是有效的。但是如果分离时间过长则会产生相反的作用,即造成选手鸽疲劳的积累、摄食量减少、过于消瘦。

        80年春季为了避免选手鸽在中盘战时发情,我一直采用分离方法并减少了饲料中的脂肪成分,由于家飞时间长、能量得不到补充,在越海赛之前检査才发现所有选手鸽都太瘦了,结果700公里比赛时的成绩一落千丈。

        鸽子从700公里归巢后我立即让雌雄同居,没想到歪打正着,CH赛集鸽时选手鸽刚好抱卵一周左右,身体稍胖、状态开始上升。此时我对即将到来的远程赛已完全失去信心,脑子里光想着这次分离时间过长的教训。然而比赛结果出人意料,我的鸽子夺得了东海地区1000公里CH赛综合冠军,接着又夺得三地区GP赛的综合冠军。

        在我的养鸽生涯中一直是鸽子在给我上课,这次未抱希望却取得了好成绩,又一次教会我如何掌握从W制到N制的转换时机。养鸽人不应拘泥于所掌握的某种手段,手段越极端反弹的力度越大。正确的做法是在管理中顺应自然,抱着辅助的心态促成选手鸽状态的提高。在竞翔中不要过分地依赖技巧,想走捷径却走了弯路的情况是屡见不鲜的。

        自然制和半分离制

        自然制和分离制各有其优缺点,以下是我根据多年积累的竞翔数据总结的经验之谈供鸽友们参考。

        对于大部分选手鸽来说以自然制的抱卵方式应赛更为适宜。如果采用抱卵方式,应当以某一重要赛事为目标并设定抱卵日程,反复抱卵会使效果降低而失去意义。除非天特别好,通常年轻鸽以抱卵方式应赛时归巢率不高、失踪的比例大,但处于第一集团的年轻鸽有时也会夺得综合冠军。

        采用抱卵方式的年轻鸽能在远程赛上夺冠,我觉得并非出于偶然因素,而是血统在起作用,对这样的鸽子应当作为宝贵的血脉格外重视,当然这种情况是十分罕见的、所以最好不要对年轻鸽采用抱卵法,传统的作法是只让三岁以上的成鸽抱卵应赛。

        总之抱卵鸽很容易发胖导致体重过大,如不能在管理中解决这个问题就失去了抱卵的意义,抱卵超过十天时,在集鸽前两、三天把卵撤掉也能取得良好的效果,关键是撤卵后使巢房和巢盆保持原样。这样做有时能获得意外的成绩甚至战胜众多对手而夺冠,可以对那些期待值较高的选手鸽采用此法。

        分离制的优点是可以随时参赛,因而为许多鸽友所采用。赛季当中集鸽日期经常会因天气而变更,樱花奖与700公里N赛只有两周的间隔,近来又出现了把年轻鸽一直放到千公里的傾向,所以从80公里开始采用分离制比较妥当。分离制只须将雌雄选手分开饲养,赛间私训时让雌雄相聚然后继续分离,这种方式比较简便,家飞运动管理也比抱卵更容易。在远程比赛中获奖的鸽子既有分离的也有抱卵的,但抱卵法操作起来连养鸽老手都感到头疼。从管理的难易程度和赛事日程安排看,分离方式的优点更多。

        我个人是主张少而精,通常只用少数成鸽去冲击远程赛事。在保证细致管理的前提下总感到抱卵法还难以舍弃,觉得二至四岁有归巢记录的选手鸽在抱卵时出成绩的可能性更大。有放路经验的成鸽可以从五、六百公里直上千公里,这样就有足够的时间进行调整。几十年前岩田孝七的五岁鸽“稚内王”获得东日本CH赛综合亚军时,就是从200公里跳站直接放1200公里的。养鸽人总想采用各种手段提高选手鸽的归巢速度,但技巧的作用是有限的,最根本、最重要的因素还是选手鸽自身的性能。

        (8)血统篇

        血统篇①鸽界的发展与变迁

        初次引进西翁鸽

        以日本传统的“在来系”为主,最初得到外国赛鸽是在1933年,我们和东京的关口隆雄、京都的并河清等人一起引进了美国查尔兹·海茨曼的西系鸽,其中包括在美国飞过1600公里的灰雄和绛雌,我们满怀希望地用这些鸽子的子代去参赛,结果却大失所望。用西翁鸽纯系交配育出的后代十分脆弱,竞翔成绩还比不上原来的势山系和南部系鸽,关口、并河两鸽舍的情况也与我们同样。

        那时气象信息匱乏,很难把握放飞时机,有时甚至不得不在雨中开笼,使得晴天和坏天的比赛结果差异悬殊。虽然当时最远只放到700公里,但遇到坏天鸽子基本上就不能归巢了。现在回想起来,那批西翁鸽的不佳表现恐怕与当时的放飞条件有关。

        效仿欧洲赛制

        二战结束以后,我们又在1953年重整旗鼓继续参赛。那时我正着迷于饲养观赏鸟,借哥哥商务赴欧的机会托他带些日本没有的鹦鹉。结果他在宠物店里遇到了养鸽家阿卡迪,带回了奥佩尔、阿卡迪、巴卡、布利库以及西翁系的16羽赛鸽。

        上次引进外血的失败教训记忆犹新,我们就定下了“能远翔”和“耐坏天”作为引进的标准,无论什么名鸽名血只要不和标准就不抱幻想。1956年东京齐藤荣司的“常盘锦号”从羽幌归巢成为轰动一时的特大新闻。当时日本的鸽友全把目标定在远程,大家都一门心思想让自己的鸽子飞得更远,几乎没有人重视速度和血统。到了六十年代初,美国、英国、比利时等地的名系鸽被引进日本,鸽刊也开始热衷于外血鸽的介绍。六十年代中期,随着国外信息及资料的传入,鸽界远程赛一边倒的局面才告结束,迎来了重视中程比赛和快速鸽的新时期。

        在我担任赛鸽协会常务理事期间,于1962年提出了效仿欧洲国家赛的建议。当时设定了六个放飞点,因为日本受地理、气象条件制约不可能实施全国统一的比赛。按欧洲的标准衡量,这恐怕只能算作半国家赛(首次全日本国家赛千公里冠军由岩田诚三鸽舍获得)。此后从1965年开始举办国家分区赛,1977年又增设了地区赛。新赛制的确立使鸽界的目光从远程转向中程,鸽友们的育种观念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些进步使竞翔成绩大为改观,从现在全国各项比赛的盛况来看,日本的赛鸽运动已经丝毫不比欧洲逊色,应该说达到了世界水平。

        日本国土狭长、四面是海而且气象复杂,竞翔环境与欧洲截然不同。在研究国际赛事和亲身参赛的过程中,我体会到完全照搬国外经验和鸽系是行不通的。例如日本赛季的时间就比欧洲短,春赛从二月起站,最远的1000公里赛必须赶在梅雨到来之前结束。这样每一、两周就得放一站,每站延伸100公里。而欧洲是每周都有比赛、反复地放飞短、中距离,直到赛季后期才举行远距离比赛。

        欧洲频繁的赛事造就了大批擅长某一赛距的鸽舍,W制应赛法也应运而生。而我们在一个赛季里多次放飞同一距离是做不到的,因此鸽友们都力争由近到远逢赛必上。虽然近年来大家也开始重视当日归巢的中距离比赛,但几乎没有几个鸽友甘当中距离专业户。从赛线上看,欧洲赛鸽大致是从南向北归巢,而日本则是东南西北向放飞。处于如此复杂多变的赛线和赛情之中,包括我在内的日本鸽友都不得不向全能型鸽舍发展。

        判断鸽子优劣要看十年

        在日本独特的条件下应当怎样选择和培育赛鸽呢?我一直进行着不懈的探索与尝试。我的基本做法就是对竞翔数据进行冷静的分析,决不单凭外观对选手鸽作出判断或寄予希望,鸽界中有些人以鸽眼结构断定鸽子的能力井对此大加渲染,我觉得对鸽眼应当与体型,肌肉、骨骼、羽毛等同视之。几十年来我不断对异血进行研究和引进,但通过竞翔淘汰延绵至今的还是1953年引进的阿卡迪和奥佩尔系的血脉。

        司放技术的进步和大量外血鸽的涌入,使日本赛鸽的性能和速度都大为提高。在如此激烈的竞争中,为什么几十年前引进的血系还能拼博于赛场呢?原因就在于那批基础种鸽的卓越智商。当时的两条引进标准是“能远翔”和“耐坏天”,有些鸽友因此把岩田系定位为远程鸽系,其实真正带来成功的是“远”与“耐”所隐含的高智商。

        从我的经验看,要改良鸽子的外在特征不算难,只须以外观好的鸽子作种就行,但改良鸽子智力方面的性能是十分困难的,即使按照今天的标准来衡量,岩田系的基础777×619也是极为难得的佳对,奥佩尔的619雄是智高很高的远程鸽,但体型稍差,为弥补这个缺陷,我试过用西翁鸽及巴卡与之相配,最终还是配快速鸽777的效果最佳,它们的后代能飞远程、速度快、外观也令人满意,于是这个“黄金对”就成了岩田系的基础种鸽。

        年复一年的参赛实践使我体会到,远程鸽在中距离通常也能有所作为,但终究不敌那些专飞中、短距离的快速鸽。反之,无论多么优秀的快速鸽也会随着赛距的延伸而暴露出弱点。“全能鸽”只是养鸽人的理想,要实现这个理想谈何容易。就今天日本的赛制而言,如果要享受各种距离比赛的乐趣,现实的办法只有将远程鸽和快速鸽兼收并蓄。

        正确判断选手能力和系统特性相当不易,无论远程系还是快速系,能把血统书上记载的性能完全发挥的并不多见,优良血统当然是选择种鸽的先决条件,但仅靠血统是没有意义的,需要对每一羽种鸽的性能仔细分析,最值得重视的是竞翔成绩和遗传能力,因为同一路鸽子的后代也会有相当大的差异。

        育种中首先应该做的就是参赛,千思百虑不如上天一搏。要耐心地收集竞翔数据,同时对种鸽的遗传能力进行分析研究。我认为要吃透一个配对或一羽种鸽的性能至少需要五年,通常需要十年时间。92年春赛时遇上了难得的晴天,结果我在十多年前引进的詹森系超常发挥,因而获得了“全日本优秀鸽舍奖”。但我并不指望这路鸽子在未来的比赛中担当重任,因为赛况刚好适合了詹森系的特点,仅凭一个赛季的表现就对这路异血及种鸽作出评价还为时过早。

        许多养鸽人以“改良”开始,却以“改差”告终。我自己就多次经历过这样的失败。只有充分认识到育种的难度并对本棚鸽冷静分析、客观判断,オ能取得进步和收获。长年不断地引进异血使我的鸽子与当年相比发生了很大变化,在掺入异血时我一贯恪守的是“数据主义”。巍巍鸽坛之上,天才总是有的,而我非天才。我是靠对鸽子的不懈观察与分析才培育出今天的岩田系。

       (未完待续)


专栏作家发表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上一篇:日本翔圣巨著:叁×3 连载十二下一篇:黑田鸽舍的一年

信鸽小工具

App下载

官方微信

在线商城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