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艺辉
生于1967年,家住河南省洛阳市黄河南岸孟津县,中共党员。1986年11月参军入伍,退伍后在银行工作多年,现任洛阳市信鸽协会副秘书长、河南省信鸽一级裁判,喜欢赛鸽、吟诗、摄影等。
详情>>

放虎归山

        鸽舍里,有一灰雌,乃本舍优良种鸽“银项将军”直女,因其出身将门,一身虎气,并且获得过洛阳市信鸽协会500公里大奖赛第4名,拥有很好的赛绩,故给其命名曰:将门虎女。

        虎女从小就与众不同、机敏善飞,有一次外地鸽友来我舍参观,一眼便看中才两三个月大的它,希望我能够割爱,但被我婉言谢绝。后来它果然不负众望,获得500公里大奖赛4名。赛而优则种,升格为种鸽后,当年便育出超级赛鸽——双冠之王。

        此后,其子代年年在赛鸽公棚获奖,08年曾获得中鑫公棚双关鸽王20名。子显母贵,将门虎女也越发受到本主人的恩宠。虎女虽好,但却有一个坏毛病,在孵卵期间,从不允许别人打扰,一旦本主人好奇,在打扫卫生时有意无意碰触到它的蛋,它就会弃卵而去,不再孵化。为此,在它孵化期间,我通常都是退避三舍,敬而远之,唯恐惊扰于它。

        去年秋,其直女再次在河北蓝天大午公棚获奖(决赛112名),此时,虎女也已经年满六周岁了,所配雄鸽比它还年长一岁,我就想着给它换个稍微年轻一点的如意郎君。正好鸽舍里有一只雄鸽,长得精神干练,仪表堂堂,曾经获得过北京市华东公棚5000羽赛鸽预赛总冠军,领先亚军两分钟,领先季军三分钟,单枪匹马,绝尘而归,名曰一骑绝尘。我盘算着这样的两只鸽子配在一起也算是是门当户对,郎才女貌,堪称绝配。于是乎立马采取行政干预,让它们各自离婚,重组家庭。

        在本主人的强权统治下,捆绑成夫妻,生米成熟饭,将门虎女与预赛冠军终于走在一起,喜结连理。此后,它们倒也恩爱,每日里卿卿我我,亲爱无比。从那时起我便有了急切的期盼,盼着它们能早点给我生个一儿半女,将来厮杀疆场,也好检验检验本主人的配对方略。

        然为好事多磨,一个月过去了,两个月过去了,半年过去了,它们真的成了“绝配”,一个蛋也没给我生下,我真的绝望了。

        迫不得已,前一阵子我只好狠狠心,把将门虎女隔离起来,关了禁闭。又慌忙张罗着给预赛冠军找了一个年方十八(六个月龄)的小娇娘。这一次倒很顺利,七天怀胎,十八天孵化,两只小生命出生了,我那个高兴劲啊,就甭提了。

        这一对鸽子,老夫少妻,恩爱无比,对它们爱情的结晶更是疼爱有加。每日里相依相偎,觅食吐哺,眼看着幼鸽一天比一天大了,它们的婚姻家庭也日趋稳固,这时候,我想起了被打入冷宫的将门虎女,动了恻隐之心。继而突发奇想,想着把将门虎女也放出来,让预赛冠军一夫多妻,岂不美哉?

        咱当过兵的人说打就打,说干就干,向来雷厉风行。不一会儿,我就放虎归山,把虎女放了出来,哈哈,一放出来,你看它的那股高兴劲儿,犹如猛虎上山,拍着翅膀,立马飞到预赛冠军面前,翘首弄姿,摆弄风情。预赛冠军一看前妻回来了,更是喜出望外,慌忙迎上前来不停的咕嘟嘟、咕嘟嘟地鸣叫:亲爱的,你跑到哪里去了?这么长时间连一点音讯也没有,想死我了、、、话音未落,两只鸽子已经亲在了一起。亲吻是交欢的前戏,接下来,便要成鱼水之欢,这样一来,那只正在巢中抱着幼雏的小三不乐意了,它刚才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早已经憋了一肚子的火,在这最后的节骨眼上,终于忍无可忍,悄没声地像箭一般冲出巢盆,嘴巴啄,翅膀扇,啪啪直响,硬是棒打鸳鸯散,坏了人家的好事。“你们也太过分了!当着人家的面就要行苟且之事。”小三气的浑身直颤,尖细的嘴巴里还噙着从虎女脖子上揪下来的两根羽毛。

        虎女身强力壮,向来不受人欺负,如今在自家的一亩三分地上,竟然有小三鸠占鹊巢,打上门来,自己还白白挨了两记耳光,如此羞辱,岂能善罢甘休?屡次三番要冲将过去,以牙还牙,施以报复,但都被本主人伸手拦下,连哄带吓,好生抚慰一番,这才悻悻的飞到一边,梳理打扮去了,风波得以暂时平息。

        接下来几日倒也安然无事。预赛冠军因赛绩卓著,一直享有较高待遇,在鸽子们住房紧张的情况下,却始终独自拥有一套高层住房——两室两厅。小三居东室,虎女住西房,在本主人的密切关注和不断调停之下,两家虽偶有争斗,但总体来说还算平静。这一下我终于长出了一口气,又开始打起了自己的如意算盘。一雄配双雌,雄鸽得以很好的利用,这样最好不过。只盼着虎女能尽快怀胎,即便真的不能生育,到时候能给小三家的孩子当个保姆也好。

        在部队的时候,首长就经常夸俺,说咱会当家,是持家的好手。嘿嘿,看如今咱知鸽善用,把鸽兵鸽将们的事情安排的多妥贴!

        昨天五一,去王城公园赏牡丹,回到家中,第一眼便看到虎女杀气腾腾,满嘴是血。

        一定是与情敌打架了!我以百分之0.1秒的速度,迅速转动脖颈进行搜索,很快把目光锁定在小三身上,然而,小三虽伤心至极,但看上去却是衣冠楚楚,羽绒服平整光洁,不像是刚刚打过架的样子。其实它平日里都是躲着虎女的,除非虎女离它的巢房太近,威胁到幼雏的安危,否则它不会与虎女争斗,因为它知道,凭自己的娇弱苗条的身子骨,根本不是威风凛凛的虎女的对手。

        接下来,我把目光转向小三的巢中,巢中空空如也,一双儿女不见踪影,我不禁大惊!往巢盆外不远处一看,一对幼鸽被啄的逃出巢盆,早已经皮开肉绽,血肉模糊,奄奄一息了!

        呜呼哀哉!可怜了这两只嗷嗷待哺的小生命,一定是亲鸽外出觅食,虎女乘虚而入,亲手屠杀了这两个无辜的幼鸽。

        以物比人,将心比心,没想到鸽界也有如此极端的爱恨情仇!

        一切都完了,我的如意算盘也落了空。最终,虎女又去了它该去的地方。


专栏作家发表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上一篇:公棚短训非晴天不放,维护了谁的利益?下一篇:爱在心中化成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