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艺辉
生于1967年,家住河南省洛阳市黄河南岸孟津县,中共党员。1986年11月参军入伍,退伍后在银行工作多年,现任洛阳市信鸽协会副秘书长、河南省信鸽一级裁判,喜欢赛鸽、吟诗、摄影等。
详情>>

黄色鸽子的故事

        在我的鸽棚里,有几只黄颜色的鸽子。它们无一例外均为雌鸽,羽毛呈现米黄色,两道杠是茶色略泛红光,并且全部都是玉嘴红爪。它们都是一羽黄色天落鸟的孙代。

        说起这羽天落鸟,还要从八年前开始讲起。记得那是九九年春天的一个傍晚,我的鸽棚里飞来了一羽从来没有见过的,拥有奇怪羽色的鸽子,说红非红,说黄不黄,似乎界于红黄之间。后来经多方打听,方知其名称为银红,大概是喻意其羽色有些象银子所泛出的淡淡的红光吧。

        这是一羽雌鸽,体形特别小,足环号为1998-03-198120。它的眼睛很漂亮,黄眼,全圈绿眼志,眼砂厚实均匀,砂粒明亮干洁。虽然当时养鸽不久,并没有多少鉴鸽经验,但凭其不俗的外观,依然可以推断出这是一羽不可多得的好鸽子!

        这只黄色鸽性如其色,发情特快,一旦看到雄鸽冲着它咕嘟,便伏卧于地,干柴遇烈火,不几日便与游棚至我处的赤脚石板楞配在了一起。后来作出子代一羽,送给了一位鸽友。这位鸽友虽入会多年,但参加500公里竞翔,当天却从未到过鸽子。当时我自信的对他说:放放看,500公里肯定能当天回来!时隔半年,县会放飞500公里,这羽鸽子果然当天归巢。当鸽友赶回家中,这羽鸽子已经吃饱喝足归巢多时,他欣喜若狂,专门跑来向我报喜。

                2000年,我用一羽北京绛雄与之配对,作出了一羽灰雌鸽。01年参加县协会组织的春季比赛,取得了500公里18名,700公里10名,1000公里14名的好成绩。

        至此,我对这羽来自河北的黄色雌鸽有了更为深刻的认识。它不但羽色出众,而且遗传性能特别稳定,确实是一羽可遇而不可求的好种鸽。

        于是,在2001年春,它三岁的时候,我特意挑选了一羽年青赛绩鸽县协会500公里大奖赛六名与其相配,这一配,竟然配出了一方新天地。

        配对成功后过了数日,雌鸽眼看就要临产了,可是公鸽却还没有自己的窝,雌鸽急中生智,借窝下蛋,愣是把卵产到了一个光棍汉的窝里。这个有房无妻的光棍汉作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的窝里突然来了一位美丽的小娇娘,这可真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啊!一时间高兴的都摸不着东南西北了,慌忙往窝里捞柴禾。可是,原配雄鸽眼见自己的爱情结晶转眼之间被别人抱在了怀里,岂能善罢甘休,于是乎,一场夺妻争巢之战便拉开了序幕。两只雄鸽都争着要与小娇娘换窝孵蛋,都把对方当成了第三者插足。情敌相见,分外眼红,你用嘴啄,我用翅扇,继而扭打成一团,难分难解。一枚金蛋就这样损毁在它们的利爪之下,成为了这场战争的牺牲品......

        这样的日子大约持续了一周的时间,最后,它们终于达成了妥协。按照先来后到的原则,谁来得早,谁就拥有换窝权,晚来的一方看到已有雄鸽稳卧其中,便会知趣的离开:谁让咱来晚了呢?如此这般倒也相安无事。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随着一只幼雏劫后余生破壳而出,两羽雄鸽呕雏护子心切,又一轮更为激烈的争斗开始了。可怜我那宝贝幼鸽,刚刚出生便接受了战火的洗礼,从小到大,身上布满了一道又一道爪子留下的血印。常言道: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藏。也许正是在这种三鸽呕一雏,两雄常相争的特殊环境下长大,这羽幼鸽在十几天大的时候,已经显现出了超凡脱俗、与众不同的机灵和敏捷。

        有时候真想把它从窝里边掏出来欣赏欣赏,然而,每当你伸出手去,尚未触及它的身体时,它便已经有了极其强烈的反应。它一边啄,一边拼命的、不停地振动翅膀,给人的感觉好象并非家养的幼雏,倒更象是一只桀骜不驯的小野兔,浑身上下都充斥着一股野性,使人根本无法也不忍心再去强行捉它出来。因而也就始终未能如愿上手把玩。这也是我养鸽十余年所有作育的幼鸽中唯一的一次例外。当时鸽棚条件较差,它的窝又处于鸽巢的最底层,且系用木箱改造而成,口儿开的较小,不易于仔细查看窝中鸽子。即便如此,我还是忍不住,隔三差五总要趴在地上偷看一番过过隐,以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2001年五月上旬,幼鸽满月了。一天公安局的许局长对我说,他此前交洛阳公棚参赛的十羽鸽子死了一羽,想用我棚里的鸽子补充上去。我听了以后,不加思索地对他说,正好有一羽幼鸽刚下地,很有个性,高底不让人摸,你就拿去试试吧。当天我就把鸽子送到了他的办公室,当他打开盒子伸手进去,想把鸽子取出来感觉感觉时,鸽子竟使出混身解数全力抗挣,给局长大人来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下马威。许局顿时惊奇不已,一边笑着一边感叹道:呵呵,这只鸽子说不定还真中!就这样,这羽鸽子踏上了奠定日后种鸽地位的征途。

        期间还有一段小插曲,当本地养鸽高手老樊得知许局长用我的鸽子参赛后,还埋怨许局长说:你怎么不跟我说呢?我会挑一只最好的鸽子让你补交的!许局长笑着说:“已经交过了,再说人家艺辉的鸽子也很不错,去年秋赛冠、亚军、四、六名,我相信他的鸽子。”

        转眼间就到了年底,说不清楚是什么原因,公棚的鸽子损失惨重。许局长名下的十羽参赛鸽仅剩下了一羽,他用外国名贵血统亲自作出的9羽鸽子早已荡然无存。唯独我那羽天落鸟的后代九死一生顽强归来,并取得了预赛35名,决赛92名的好成绩。养鸽高手老樊交了六只鸽子,决赛上笼一羽,有效报道期内没有归巢。

        从公棚回来的路上许局长对着老樊大发感慨:嘿嘿,要不是用人家艺辉的鸽子,还真教我剃个光头哩!

        直到02年5月,我才得以一睹这羽公棚获奖鸽的风采。这是一羽灰色雄鸽,足环号为:2001-16-073784。中等体形,骨格硬扎,尾羽紧束,两眼炯炯有神,全圈黄眼志并且较宽。站姿稳健,具有大将风度。

        经过整整一年的分离和期盼,它终于又回到了我的身边,如今已成为本舍的震棚之宝。它的祖父是部队上的朋友赠送给我的詹森鸽,祖母是一羽99年的北京特比环,足环号码:1999-01-008579,作出长子两次参赛两次高位入赏。00年秋县会500公里大奖赛,本舍获冠亚军,4名和6名,其4个月龄获第6名。两年后再次出征,获国家赛武汉赛区500公里级洛阳市第5名。92名不仅继承了其父系的速度和耐力,同时也继承了其母亲的羽色基因和稳定性。并将二者近乎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

        特别是与村松白相配以来,作出后代羽色华丽,气质高贵,不但有蝴碟花,铅笔灰,石斑,而且还有银红,花银红,石斑银红等羽色,其中以石斑银红最为珍贵,本舍的一羽石斑银红曾荣获04年秋洛阳市500公里幼鸽大奖赛第九名,它的平辈在公棚连续两年高位入赏,曾获得洛阳捷翔公棚预赛48名决赛29名,商丘金榜公棚400公里4名[首羽落棚],38名;500公里32名,53名。这正是:

        金鸽有缘入我棚,

        双雄从此起纷争;

        三亲同心哺一雏,

        成就本舍今日功!


专栏作家发表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上一篇:放虎归山下一篇:爱在心中化成河

信鸽小工具

App下载

官方微信

在线商城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