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永康
《赛鸽天地》杂志责任编辑,该杂志创始人之一。曾任中国教育电视台《信鸽》栏目节目统筹,中国教育电视台《飞翔》栏目主编,内蒙古卫视《赛鸽天地》栏目执行制片人。热衷于赛鸽文化的传播。自幼养鸽,那时以观赏鸽为主,也有少量信鸽。1983年加入信鸽协会,曾担任一级裁判员。参加市、区、俱乐部的比赛,近年以打公棚赛为主。
详情>>

竞翔失利的“气功师”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名目繁多的所谓“气功”在社会上喧嚣,一些大型体育馆和单位内部的礼堂成了“大师们”给崇拜者上大课、布气场的场所。北京北三环路边某单位“有幸”请到了所谓的大师张香玉来“上大课”,消息传出,上当受骗者趋之若鹜,竟然使蓟门桥附近的交通因此而堵塞了。伪科学流毒之深、之广由此可见一斑。流毒也侵入信鸽界,记得八十年代,鸽刊上也曾登过“养鸽与气功”之类的文章。

        笔者单位的鸽友老G八十年代中期也不幸染上了气功癖。为了显示自己功底深厚,还谎称已修练了十几年,开了“天目”,能洞察人的五脏六腑和血液循环情况,因此能给人诊病、治疗、补气。午休时间,同事们都“扎堆儿”打扑克或聊天,而老G独自一人在原材料库房里燃起三炷高香,插在仿古青铜香炉里,盘腿打坐,双手合十,二目微闭,口中念念有词,一幅煞有介事的样子。不久便得“G半仙儿”之雅号。老G也不“推诿”,竟自默认了。

        春季里的一个星期日,几位鸽友相约骑车去南郊训放信鸽,老G也携鸽同往。到目的地后,众人将鸽笼放在如茵的绿草地上,燃起香烟席地而坐,一路颠簸的鸽子也在笼中静静地等待开笼。老G却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踪影,初时大家以为他去丛林中“方便”,但长时间不归不免让人犯疑,派人去找。只见老G在林中静静的伫立,高举双手、双目紧闭、一动不动。直到同事大喊三声之后,老G才似从梦中醒来。事后众人问起,老G直言相告:跟你们到郊外来,一为训鸽;二为“采气”。众人问“何为采气?”老G答:“采气即是将天、地、日、月之精华收集到自己身上备用,一可强壮身体,二可为人治病,三可为参赛的鸽子补补气,提高飞速”。

        众人听后,反应不一。有不屑一顾当笑话听的,也有将信将疑的。

        500公里的指定鸽比赛,老G指定了三羽,当然都是经他发过功、补足了气的。让老G伤心的是,三羽指定鸽当日无归巢,3天后挣扎回一羽,疲惫不堪,一付可怜样。这下子身边的鸽友有了笑料,说是老G给赛鸽补气补过了头,赛鸽飞临家门口因体力过剩而刹不住车,一猛子向北,扎到沈阳才拐回来的。

        老G满脸悻悻的,闷闷不乐了好几天。从那时起,我再也没见老G重提过给鸽子发功补气的话题。


专栏作家发表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上一篇:“无题”下一篇:重提信鸽科研

信鸽小工具

App下载

官方微信

在线商城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