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鸽上战场

        对于一些大范围的任务,一般会提前对鸽子做安排。比如入侵、海岸登陆、或是间谍和情报人员在敌人后方的空降等,有关人员通常会到鸽舍中挑选鸽子。我们的鸽子总是时刻准备着。作为一名优秀的鸽人,我们了解每一羽鸽子的特殊价值和习惯。当有特殊使命人员来到鸽舍挑选鸽子时,我们总是设法选出最适合他们的特殊任务的鸽子。我们的成功率是百分之百,这主要归功于鸽子们的高质量和冠军级别。

        这一次,Prater少尉与美国陆军通信部队信鸽分队进行了沟通,我们人手极度不足,至少需要5000羽鸽子和必要的人员进行管理。这是一条紧急的信息。我们很快得到了答复,一支由两名军官、20名鸽人和5000羽鸽子组成的第二特遣队已经准备好随时出发。

        同盟军对德国军队发起了猛攻,我们的鸽舍被推进到前线。现在,丹.马丁诺维奇和莫特在阿尔及利亚北部的Tebessa,而马丁中尉和吉姆、查理一起在无人区内2英里的Sebella。突然,德国人和黑衫军发动了一次反向进攻,突破了Gafsa。那一天是1943年2月14日,情人节。使我们沮丧的是,马丁中尉、吉姆和查理由于无法逃离而被捕。他们身处敌人强大的炮火之下,只有等待被俘或者有奇迹出现。大卫.巴斯卡上尉,来自马里兰州的一位清瘦的、蓝眼睛的鸽人在敌人强大的火力下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尝试,要去营救我们的战友。他穿过了防线并且做到了。由于此次非常勇敢的行为,他被授予一枚银星勋章。

        在Tebessa,丹.马丁诺维奇等人忙着挑选一羽鸽子进行一次非常重要的飞行。那是1943年3月17日。美军第二军团正在进行一次大的推进,在近海处开始了著名的Ksaerine战役。被选中执行飞行任务的是一羽名为“美国佬”的红石板雄鸽。

        “美国佬”有着很好的记录,用丹的话说是他们训练过的“最聪明的鸽子之一”。它的每一项训练都完成的正确出色。丹是那种很清楚地了解每一羽鸽子在想什么的人。一些鸽友具备这种直觉的能力,而一些人从未获得这种离奇的技巧。我们称其为“眼睛”。根据丹的“眼睛”,“美国佬”(USA-42-873)已经准备好了。

        “美国佬”完成了一羽鸽子在北非战役中最重要的一次飞行。它从突尼斯的Gafsa附近起飞,到达位于阿尔及利亚Tebessa的鸽舍。它第一个带回来新闻,很快地向世界宣布:美军成功地完成了推进而且占领了Gafsa。它在非常恶劣的雨天在1小时55分钟之内完成了90余英里的飞行。

        这一信息于1943年3月17日被一名战地记者大卫布朗发布:“意大利军队开始从Gafsa撤退,只有半个小时的正式进攻,在10点向E1 Guettar转移。美国军队大约11点进入Gafsa,只受到了对方后卫部队的轻微抵抗。路透社记者布朗。”12:55发自Gafsa前线。2:50于Tebessa收到。

        令人吃惊的是,“美国佬”归巢后看起来并不疲惫,似乎还能轻松地完成另一个300英里的飞行。第二天,当所有的通讯方式都失效后,它飞到了Gafsa附近的前线,再次证明了自己是一羽真正的冠军,它带回了一份非常重要的地图和有关敌军动向的信息。“美国佬”的配对是一羽叫做“幸运小姐”的灰色小雌鸽。它们的巢中有2羽幼鸽,长得都很像“美国佬”。顺便说一句,“美国佬”的飞行拯救了乔治.巴顿将军性命或是避免了他的被捕,当时他与英军第18军团的通讯联系被破坏了。

 

        我们参加的下一场战役发生在突尼斯的E1 Guettar。在这场战役中,鸽子们传递了45份紧急和秘密的信息。大部分是急需军火弹药的。鸽子们的传递比正常通讯缩短了6小时。

        一羽名为“雨点头”的鸽子要同时携带4份紧急信息。这对任何鸽子来说都是一项重负,但是“雨点头”很强壮。它是一个真正的“战争宝贝”。它生于卡萨布兰卡,出自美国父亲和法国母亲。呵呵,如果说到恋情,美国的雄鸽与美国的男士兵没有什么不同。他们似乎都喜欢法国姑娘。

        在E1 Guettar战役和其他的很多战役中,我们的一些移动鸽舍被敌人的炮火破坏或摧毁了。没有鸽舍我们是不能发挥作用的。因此,我们的木匠和技工,Coletti中士日以继夜狂热地工作着,很快生产出一些移动鸽舍,被我们戏称为“爆竹箱”。 Coletti 似乎从魔法帽里变出了一条生产线。他每个星期都生产出一个单元,而且持续了整个战争。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战争中的移动鸽舍总是会被炮火炸成碎片或是被敌军空军的轰炸所湮没。但是,战争现在已经转向我们一方。我们的鸽子工作得很好而且处于良好的状态。飞机将更多所需的后援由卡萨布兰卡的育种基地运来,都是一些轻快强壮的幼鸽。

        在北非战役初期,我们遇到了德军的斯图卡俯冲轰炸机。这种飞机毁坏了我们很多的移动鸽舍。就像是嘶叫着的游隼,斯图卡带给猎物的是死亡和毁灭。它们的进攻是快速而致命的。它们的机翼穿越空气发出的嘶叫声是一种可怕的声音,让人终生难忘。我们的移动鸽舍位于阿尔及利亚和突尼斯前线一带,似乎成为了斯图卡最佳的目标,我们很快学会从一个树丛跳到另一个,就像是小卡通鼠藏到大卡通猫身后。

        当我们穿越毫无遮蔽的沙漠时,那是一个令人心惊的前景。所有的眼睛俯瞰着天空,寻找着斯图卡的踪迹。幸运的是我们有救星了。德军的斯图卡无法对抗英军的喷火式战斗机,后者是当时最强力的战斗机。斯图卡最终被喷火式战斗机击落并在空中爆炸。

        美军第二军团对于德军的进攻推进得很艰苦,而且是带着一大群犯人,既有德国人也有意大利人。迪克.马丁中士,胡子修剪的很整齐,和他著名的鸽子“猴脸”一起上前线,这是一羽真正强壮的雄鸽。迪克只需叫一声,“猴脸”就会飞过来落在迪克的胳膊或头上。迪克会给他一把玉米粒,“猴脸”兴高采烈地吃着,然后围着他咕咕叫,趾高气昂地走着,好像自己是主人眼中最好的鸽子。后来,在意大利战役中,我有幸得到了两羽它的后代。

 

        “猴脸”(USA-357-42)是第一批鸽子中率先在移动鸽舍中立功的。它是在摩洛哥的卡萨布兰卡海外育种中心繁殖的。这羽灰雨点雄鸽之所以被这样命名是因为它的古怪、鲜明的脸。被认为是军队中最好的鸽子之一,“猴脸”完成了62次任务,在非洲战役中比其他鸽子传递了更多的信息,而且从未受伤。它是它所在的鸽舍中唯一活下来的鸽子而且在非洲战役停止后毫发无伤。

        此后它就退休了,被送到比塞大的育种基地。它在那里繁殖了很多后代,其中大部分都具有它们的著名父亲的同样的特性。后来它被送到意大利,同样证明了自己是军队中最伟大的种鸽之一。“猴脸”传递了无数重要的信息。它服务过的一些前线有:Tebessa、Ferriana、贝贾、Tabarka、Matuer和比塞大。我们向这羽非凡的鸽子表达了敬意,它的名字使得整个信鸽部队引以为荣。

        同盟军又一次抓住了犯人:意大利人和德国人。意大利人是真正地“被打败”,对他们来说成为战俘是最好的事情,除了好的食物,如果运气好的话他们还可以到美国去一趟。那样一来他们可以作为战犯待在战俘营里。但是,与之相反的是德国人,是傲慢的一群人。他们总是准备好了大叫“希特勒,万岁!”,因为他们已经被彻底地洗脑了,需要不断地认真地看守好他们。

        即便是在战争中,柏柏尔部落的男子也在战区往返。他们似乎是一群无处可去的人,总是在沙漠周边徘徊。他们的家庭通常是由男人、妻子和孩子组成的。通常是两个有关联的家庭一起旅行。每个家庭有一匹好马,按照阿拉伯的习惯,只有男人能骑马。女人和孩子背着重担徒步跟在后面;年轻的男孩赶着家族的羊群。他们的帐篷由山羊皮制成,只有5英寸高,周长大约200英寸。他们没有注意我们,因此我们也不去注意他们。如果我们试图靠近他们,即便是很小的孩子也会像受惊的小鹿一样跑开。对他们来说这样的生活是残酷的,在酷热的沙漠地带生存,还要在敌对的环境中为自己和家畜寻找食物。

        在突尼斯的贝贾开始军事行动的是鲍勃.斯坦豪斯中士和Elroy.Rausch,他们都来自威斯康辛州的米尔沃基,都是王牌鸽友。众所周知的事实是在密尔沃基参加比赛一定要特别优秀;竞争是非常残酷的,没有业余爱好者的空间。斯坦豪斯中士比我们都年长一些。因此我们称其为“老爸”。他有一点儿胖,总是带着迷人的笑容。

        Elroy.Rausch是红头发、红脸,是一名农夫。他喜欢各种动物,喜欢被它们包围着。这对二人组合驯养出一群优秀的军鸽。他们有一羽最喜欢的鸽子,叫做“威斯康辛男孩”。当这羽小灰雨点雄鸽进行一次著名的飞行时还是一羽幼鸽。下面我就介绍一下“威斯康辛男孩”的传奇故事,它的环号是AU40-CCF783。(这枚足环属于一羽已故的鸽子。它被再次戴在了“威斯康辛男孩”的脚上。)

        “威斯康辛男孩”执行一次重要的飞行,从突尼斯的Tebourba到位于贝贾的鸽舍。当时它只有12周,飞行距离40英里只用了40分钟。它带回的信息来自于美国第一步兵团的战地记者坎宁安,内容如下:“敌人从突尼斯防区的Tebourba撤出。”1943年5月6日,这一信息被送往新闻中心公开发表,这是美军发往外界的关于德军撤退的第一条信息。信息于13:50从Tebourba前线发出,14:30到达移动鸽舍。这一事件使得几天来的辛苦战斗达到了顶点,而且为盟军的胜利及他们占领比塞大和突尼斯铺平了道路。法国游击队和美军第二军团于5月7日占领了比塞大;英军第一军团在同一天占领了突尼斯。

        “威斯康辛男孩”的父母来自美国,经过了17天的航行穿过了大西洋。“威斯康辛男孩”出生在卡萨布兰卡,但是在只有7天大时就被火车运到了阿尔及利亚的阿尔及尔。而后在1943年3月20日,它和众多鸽子一起被送到突尼斯前线接受训练和执行任务。它一度住在Ferriana,但是在盟军取得了E1 Guettar战役的胜利后,它与同伴一起来到了位于贝贾的Matuer---比塞大前线。它在10天内飞行了40英里而且携带着紧急的、秘密的、重要的信息从前线往返飞行了8次。它是一羽年轻但是非常聪明的鸽子。

        (未完待续)


专栏作家发表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上一篇:军鸽上战场(4)下一篇:连载作品:101种方法(一)

信鸽小工具

App下载

官方微信

在线商城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