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木千斤 冠军鸽在“一米棚”诞生

        天色灰暗,阴雨断续。鸽棚稍有动静,形同山崩地裂,让人躁动难耐,忐忑不安。

        鸽会刚才回复:全城鸽无返。内心茫然,转眼阳台窗外,忽见银光掠过,宛如雷雨前的闪电,划破缓缓而降的夜幕。

        踢倒椅子,打翻杂 物,发抖僵硬的手反复多次才撕下密码环,震颤发抖的声调打结般数次错报,获鸽会工作人员安抚和确认,终于虚脱般靠坐茶几旁,瞄一眼时钟,一生都记得那时那刻:08年5月26日18时零34秒,当天独一无二,生平第一羽500公里冠军,是日诞生!

        冠军鸽主德成哥,成名之时也是成家之岁。个头中等稍胖的他,双目圆大、炯炯有神,精明难掩。或许智者大愚,言语却不擅,对答间不时有时间差和滞后感,还须结合观察表情分辨他的心绪情感。可道起冠军,强烈地感受到他持久的激情和兴奋依旧荡漾。

        从不曾想过,春赛冠军出自面积一平方米,高三米,分上中下三层的阳台鸽舍。就是这个不可思议的、大户人家摆放奖杯奖牌的房间都比它大甚至几十倍的“一米棚”,每年最多时饲养超过50羽爱鸽:上层种雌,下层种雄兼育种间,而那个仅一立方米多点的空间,更像取走抽屉的中药柜的选手棚,经常栖息着30多羽选手鸽!事后转告鸽友,同样瞠目结舌,万分惊叹:都市+工薪族,养鸽就是那样难。

        “冠军纯属偶然”。面对饲养环境如此不佳的典型工薪鸽棚,我有着与众多鸽友同样的疑惑。经了解,04年正式养赛鸽,当初照例走过不少弯路,但近两年,德成哥的“一米棚”多次产生前卫鸽,包括:300公里6名、23名,400公里28名,300公里和500公里双关15名。再看那干净整洁的鸽舍,顶部安装的廉价微型小吊扇,和几乎日夜不停地轻吹鸽舍的摇头电扇,还有赛鸽精神饱满的健康状况,让人无可奈何地产生动摇:冠军看似偶然实藏必然。

        冠军是羽砂眼灰雄,去年11月生,6月龄。长得一付南方地区最适宜的中小体形,骨架紧凑,肌肉饱满,手感舒适,白砂眼顾盼有神,反应警觉机灵。“冠军这一配对,出了两窝三羽,仅养下这只,是第二窝崽。”德成哥说。

        冠军父亲也是砂眼灰楞,中小体形,“05年出生,朋友送的,不知血统,不过很精灵,有大点的动静,就飞回棚内固定的巢格,长时间不下来,甚至不吃不喝,抓它不容易。母亲呢,你清楚,就是竞拍回来的公棚决赛96名砂眼灰母。”

        06年公棚决赛96名砂眼灰母,太熟悉了,那是在国营企业当工人的原鸽主小何师傅经常出前卫鸽的血系鸽。当年公棚500公里决赛,在总数1910多羽决赛鸽中,小何师傅的7羽参赛鸽,包括96名之前一羽39名,有4羽闯入前300名。追溯历史,这款鸽子有过世界排名赛冠军、公棚决赛及附加赛第8名、18、50、67、100名等战绩,而本地和外地300、400、500公里赛第3、4、6、10、11名等列前者,不计其数。说到此,反而不难想象德成哥的爱鸽能在这次艰难恶劣的南方阴雨天里一举夺冠。

        “现实中,我有两大问题要解决。”德成哥说:“一是鸽棚密度确实大,精减刻不容缓;二是血统归类。后一个问题是关键,解决了,前个问题便迎刃而解。‘精’了自然‘减’了,质也上去了。”我惊奇眼前的德成哥变得有点不认识,不再是我以为“功夫在铲内”,爱动手不爱动脑的人,一改先前的木讷沉闷,变得头脑清晰,条理分明。也意识到,一个“功夫铲”定位在“之外”的人把事情看通看透,会变得出人意外的自信、聪明、睿智。

        交谈时间一长,就象引擎过了磨合期,他的说话越发轻快流畅,简略穿插今后计划,也对我的问话快速作出回应。

        “是否可以这样总结:春赛冠军的产生,证实了冠军鸽子必然有冠军或前卫鸽血统,说明训养赛鸽有血统先决性的问题存在?”我说。

        “是。”回答干脆肯定:“96名的冠军血统,验证了一蛋一鸽可以奠定一棚基础的事实,甚至创造一段时间的显赫和辉煌,就像中流砥柱。”

        好一个“好血统就像中流砥柱撑起一个鸽舍!”我下意识地回了一句:“立木顶千斤。”

        “对!”德成哥坚定地回答。

        别过德成哥,我在想:栋梁木并非出自皇家帝苑,更多地生长在素衣箪食之地,在风霜雪地,艰辛困苦,百般磨难中成长,但正是这些历经风霜雨雪的栋梁,必定:立木千斤,砥柱中流!

专栏作家发表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上一篇:学习笔记-益生素下一篇:得詹森者得天下? “种”和“用”的心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