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

  • 信息

《鸽道留痕》鸽事三烦

        养鸽充满快乐。但在享受无尽的快乐时,也免不了遭遇这样那样的烦恼。这不,秋训刚刚拉开帷幕,又遇鸽子身体出毛病。与去年秋赛临头,赛鸽大面积出现腺病毒,导致批量死亡不同,今年赛前头两站训鸽启动后,就发现没有出外参训的两只小鸽鼻子蜡膜上,眼帘处生出黄色米粒状的鸽痘。开始并未在意,对鸽痘进行破皮刮除处置后,涂上碘酒,一天两次喂上四分之一粒病毒唑(利巴韦林),连喂数天。按经验,鸽子如此处置之后,患处会结疤好起来。

        然而,这次情况不同以往。初出鸽痘的两只小鸽一只病状好转,另一只在市鸽会会长下来布置工作时,因小鸽子是湘北鸽友引进的上海毛建荣电脑回血种鸽与侨友高价慕利门配威力高价红狐的子代种鸽所出,送给了会长日后试用。不知初时已对鸽痘施治的小鸽子在会长那儿痊愈否。后来发现棚中多羽当年出生的幼

        鸽脚上出现了鸽痘,个别的嘴角与头上也长了黄点点。包括好几只按鸽道名流高王宏先生在网络视频上的指点,在小鸽子套足环时,挤出脐带处的米黄籽粒,据称可终生免疫不再长鸽痘的幼鸽。看来实质性的防控不到,再高超的手法也不能堵漏。

        依照常识,鸽子长痘是卫生条件不佳,带鸽痘病毒的蚊蝇叮咬传播的。基于此,我对平素常被种菜养花同事、邻居打扫过的鸽棚,又亲自仔细进行了清扫。几天用掉了一瓶半枪手杀虫气雾剂,未能凑效。又从开酒店的朋友处拿来敌敌畏,喷洒腾空的鸽棚底部;待鸽子飞出时,喷洒巢房栖架,但还是没有完全抑止住鸽子生痘问题。

        近期,一位从武汉回家重新起棚养鸽的老鸽友,托我代为出两只明年春赛特比环幼鸽。我在一对小鸽子套环前夕,取一只让他拿到自己棚中交保姆鸽哺喂。分棚哺育的两只小鸽,在我这儿的一只先在鼻子的蜡膜上生出鸽痘,被我用烟头火烧除。近日到朋友棚看另一只小鸽长势,发现已长齐主副羽毛管的鸽子眼角处也冒出了鸽痘。而他那儿其它差不多大小在哺的小鸽子,却没有一只生痘现象。我暗忖,这长鸽痘可非简单事,需切实探明成因,研究针对性的防疫措施加以防范。

        伤脑筋的是比赛在即的十多只特比环鸽,经过多次近50 公里,110 公里的自训与鸽会组织的220 公里训放后,尚余的8 只特比环鸽子中,也有两三只脚上长痘。我采取外用盐擦,内服治疱疹病毒的盐酸吗啉胍片,抑制鸽痘的发展。有人说生鸽痘的鸽子不能参赛,也有人说生鸽痘不影响鸽子赛飞效果。我想,处在激烈运动中的鸽子体内潜伏病毒,加之不见断用祛毒药物排除病毒,无论如何都是一个隐患。因此,在鸽子大赛之际,冒出这样那样的毛病,可谓关键时候掉链子,让人说不出有多烦燥。

        在养鸽的诸多烦心事中,除赛前鸽子得病外,还有两个焦心问题亟待解决。一个是鸽事缠身扯脚问题,另一个是赛鸽报到难的问题。

        这些年,我虽口称养鸽不是生活的全部,但因鸽事缠身,一百多只种、赛鸽断不了自己的亲自料理,推掉了不少外出旅游与异地交流鸽事的机会,活脱成了一位与农村养猪养鸡妇相仿的乡下妇女。去年年中到北京参加中鸽协主持的一个研讨会,往返仅四天时间,回家时就见种鸽棚里一羽前几年自邻地赤壁市引进,获全市几县市700 公里联翔冠军的荷兰爱来卡普雨点雌鸽不见踪影,显然是在家人添食喂水时不注意溜出了种鸽棚,教人心疼不已。托人捎信问过是否飞回赤壁,后未见回音便只好遗憾地作罢,只留下一张市鸽协的空头奖状。此后,我愈加不愿外出远离鸽事了。

        10 月 4 日,按半个多月前接到的邀请函通知的时间,我到咸宁市参加财校79 级财政班同学入校 30 年班庆活动,不巧市鸽会通知同日集鸽,翌日赛飞 300公里级的河南确山。是参加聚会还是集鸽参赛?考虑到历时30 年后的人生约定或许此生不再,我还是选择了赴会参加班庆活动。遂于4 日一早喂好鸽子,加好一天半的食水,再赶到市蓝海大酒店参加聚会活动,与从深圳、南京、武汉、黄石、鄂州回校参加聚会的政界、金融界、商界工作的同学,以及本市周边县市区机关、企业工作的同学近40 人相会与联欢。但仅在酒店呆了一晚上,5 日驱车到通山大畈筹建中的核电站附近游览了半天隐水洞,下午即与许多游兴正酣,欲去赤壁看三国古战场的同学们作辞,赶回家喂鸽子。

        心里很清楚,要养好鸽子,尤其是像我这样有心涉足赛鸽文化活动的养鸽人,不经常出去走一走,看一看,尽量多参加一些大的赛鸽交流活动,加强与各类赛鸽组织与各方鸽友的广泛接触与互动,是难有大建树的。但在下决心解决眼前鸽事难脱身的现状上,我一直为自己的举棋不定而心烦意乱。我鸽事上没有任何家庭阻力,家属常欲主动帮我喂鸽,是我不放心家人操弄鸽事,怕关死棚的种鸽丢失而没放手让家属近鸽事。故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完善养鸽设施,让家属不进种鸽棚就能给种鸽棚里的鸽子加水喂食,便利地在赛鸽棚里抓鸽参赛,并学会打鸽钟打电话报到。

        日前从通山赶回家喂鸽的同时,非常关心我地鸽友参加全市秋季首场比赛的情况。首羽鸽子于当日上午11 点40 多分归巢,鸽主为鸽会负责人王尔仪,打钟后电话报到排名十几位。考虑到远上20 多公里的空距因素,成绩处在入赏边缘。此外,还有几位12 时出头归鸽的鸽友也很想知道自己首场比赛的排名情况,电话询问明确无缘入围后,便怏怏地放弃了报到打算,不愿为没有战绩的结果出资租车报到,能否知己知彼,了解鸽子首飞情况在整体赛鸽中所处的层次就不重要了。像曾经不止一次出现的一人租车报到情景一样,由抱有入赏希望的王尔仪驱车60 多公里到市鸽会报到,遗憾的是却并未进入前10 名。

        首场比赛出现的上述报到情况,使我对马上也要面临的既希望鸽子回归,又担心鸽子归巢时间不上不下,为是否有必要到市鸽协长途报到犯愁的情况而烦恼。对于基层鸽友十分抱怨的赛鸽折腾大,成本高,再加上雪上加霜报到难的问题,笔者已通过相关管道多有反映。众所周知,鸽友的许多烦恼是需要通过自身主观努力加以克服的,唯有改善报到方式,解决报到难的问题是每个涉鸽活动鸽友的集体行为,需要各级鸽协的组织牵头,统一协调才成。因此,在中国赛鸽与世界赛式接轨,中鸽协今年适时推出鸽王赛规程之际,相信随着国内赛鸽运动的全面发展,信鸽竞翔将越来越讲究赛鸽数量规模和报到方式的完善与规范的形势下,基层鸽友实现科学便捷的报到方式,逐步改变报到难的状况将指日可待。

专栏作家发表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上一篇:《鸽道留痕》鸽事三害下一篇:给赛鸽喂食动物脂肪

信鸽小工具

App下载

官方微信

在线商城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