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田正之和他的上海超远程鸽

      从山阳新干线的新山口站朝海滨方向驱车约十五分钟,便抵达了山口市的秋穗。这里不仅可以饱览周防滩的迤逦风光,还能看到传统的“灵场巡拜”场景,作为大虾人工养殖的发祥地也是闻名遐迩。记者此行目的是要探访一个名为“鸽居庵”的鸽舍,以及作为该舍主力血系的上海超远程鸽。“鸽居庵”的主人是山口县第一支部的福田正之,他曾经在海外工作长达十五年之久。2000年提前退休后,福田选择了秋穗这个世外桃源的地方安家、立棚,怡然自得地享受着与鸽为伴的第二人生。更为鸽友称道的是该鸽舍的基础种鸽来自中国上海,其子代、孙代、曾孙代在700公里筑波广岛锦标赛上连续获奖,2013年还包揽了山口支部联盟350公里比赛的冠、亚军并取得了银杯奖450公里赛第7名等好成绩。

      福田正之从小学六年级开始养鸽,初中二年级便在赛场上崭露头角,多次在山口县600公里赛上夺得冠军。作为中学生的他还担任了山口县西部支部的竞翔委员长,但后来为迎接高考又不得不离开自已心爱的赛鸽。在之后的三十五年里,尽管福田一直过着与鸽无缘的生活,却从未放弃重新养鸽参赛的梦想。

与传说中的上海超远程鸽的邂逅是在1994年。那时福田常驻香港,经常在海外各机构间飞来飞去。同样喜欢养鸽的弟弟久典听说上海有举办超远程赛事的传统,便托他设法引进几羽2000公里归巢鸽。当时的上海还比较封闭,福田正之只能通过本地雇员代为寻访,甚至找到公安部门请求协助。颇费了一番周折之后,他终于走进一个建在老式民宅屋顶上的鸽舍,见到了1000公里翌日归巢、2000公里两个星期归巢的优秀赛鸽。

      上海赛鸽的血统源头可以追溯到一战时的德国军鸽、二战时的日本军鸽以及解放军通信部队的军鸽,战争结東后有一些军鸽流入民间,在爱鸽人士手中繁衍传播绵延至今。当地鸽友告诉福田,直到1990年左右上海仍然在举办3000公里的比赛,只是到了九十年代中期远程赛才逐渐转为以2200公里为主。即便是这么远的距离,参赛的鸽子也能达到上万羽,归巢鸽有四、五百羽之多。上海超远程鸽有不少是红绛羽色,据说遗传自美军留下的“老西翁”血统。福田引进的第一批上海超远程鸽只有六羽,结果在弟弟张久典的鸽舍里,它们的子代一下子就夺得了日本锦标赛全国第4名和第7名。这令福田喜出望外,确信上海赛鸽完全可以在异国赛场上大显身手,于是立即将第二批三十多羽上海鸽送往日本。

      福田五十五岁退休后便在景色宜人的秋穗建起鸽舍,以上海超远程鸽的后代为主力重新参赛。他还用万德维根系等荷兰长距离鸽与上海鸽杂交,也取得了十分满意的效果。

      充满田园野趣的“鸽居庵”是福田亲自设计的,完全体现了他营造“人鸽同乐之家”的理念。停在鸽舍旁的爱车也是他在东京车展上订购的限定版,特制的鸽笼刚好容纳于后部空间,开启后盖就可以直接将鸽子放飞。现在,坐在葡萄架下等鸽归巢是福田生活中最大的乐趣。不过也有一件事让他痛感失策,那就是鸽舍周围频繁出没的猛禽。濑户内海沿岸的山中栖息着很多鹰隼,在宫岛附近筑巢的更多,鸽子参赛必须穿越这一地带,比赛时总会遭受严重损失。福田还是日本野鸟会的会员,因而清楚地知道当地三对猎隼的巢位。他无奈地说,“这种濒临灭绝的隼在近二十年中增加了一百倍,这固然是好事,可对养鸽人来说却是莫大的灾难”。

      在“鸽居庵”记者见到了上海鸽“红王华号”及其连续在700公里筑波广岛锦标赛上获奖的子代、孙代、曾孙代鸽以及2013年春获得350公里比赛亚军的玄孙代鸽。正值酷暑,通风极佳的“鸽居庵”里却显得十分凉爽,不难看出主人和鸽子在这里都过得非常惬意。在归巢率日益恶化、养鸽人口锐减的当今,记者领略了一种都市中无法实现的养鸽人理想的生活方式。

译自《爱鸽之友》

专栏作家发表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上一篇:黑田鸽舍的一年(四)下一篇:黑田鸽舍的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