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

  • 信息

思维
暂无
详情>>

花儿与少年

      02壬午年,命遇“转趾”。妻不满闲时整理园草,突萌新意:在居处放养观赏鸽。为夫认为信鸽中不乏羽色斑斓者,不易游棚,又可参赛。夫唱妇随,一拍即合,只把养鸽当养花。


      夫妻“好色”,翻阅鸽刊,管他詹森林波尔,还是盖比冯莱尔,尽驻眼于花、白、红者,而进入新居的爱鸽也多半为红绛、纯白、全黑、花白条。夏初,好友推荐了一羽两翅盖满参赛印章的白花母台鸽,乍见,就如斑彩碧玉,我称“花儿”,妻却说:“此鸽画中才有,起名百花宫主吧!”


      “百花宫主”体毛晶莹润白,如玉之羊脂,可白羽中又朦胧泛黑,似青花更似暗釉,两翼及尾羽,却为灰黑,恰如框扶,不尽有此,却又黑嘴黑甲;全身翎羽贴体,形态匀称:勾手、龟背、裹身、档骨紧收;两眼泛黄,底砂细密,面砂条状近无;站之警觉,动如脱兔,捉之桀傲滑脱。有人说:台鸽多喂药,药性霸道,后遣症大,一年内不可用。故投入雌棚关养。“百花宫主”血遗“断背山”,与雌棚中一灰母卿我,并在地角产4卵,取有精卵换之,当了两次“奶娘”。妻喜鸽友聚会,聚则问:“百花宫主”配何羽色可出白花?友人答曰:“配花白,配灰,配红绛。”次年,曾任鸽协领导的好友知我妻“好色”,送来一羽未出过赛的基础绛雄,便将之与“百花宫主”配对,正式进入育种棚。


      03癸未年春,红白相配,头窝双雄,果真出花:一羽似母为黑白花,另一羽187027全白渗赤为“红白花”;第二窝出187062雨点白条单雄。04年春,又孵一羽093633红轮单雄。及后,先后出过灰、灰白条、斑点。妻叹道:“这鸽什么羽色都能出,百花宫主之名没起错。”


      黑白花雄,黄眼,训赛期间,有两次夜九时后回棚,后因隼扑,痛失;187027“红白花”,黄眼,色深,似父眼,身圆膀宽,胸肌丰满弹手,性较沉稳,03年秋参加当地鸽会300、400、500公里三关赛,获综合第三名,其中第二关为关赛鸽第一名。“红白花”之弟187062雨点白条,黄眼,性躁,捉之头必下压外扎,极力挣脱,同年在有1208羽参赛鸽的冬季500公里级赛事中获棚号冠军,总排亚军。“百花宫主”之子,首年即捧三盃,妻遇贺喜者便称:意外,意外!次年,妻一句:“哥哥英雄弟好汉”,即将三子093633红轮送公棚,至秋决赛,本舍5羽决赛选手鸽归4羽,且前100名中竟占8、20、66三席,夺地区团体冠军,而其中第20名又为省锦标赛第6名的,正是三子093633红轮!


      05年拆对,一年空亡。进入狗年,妻又发话:“复配,期望佳绩再创!”有道是:“听老婆话,发大达”,初春,红绛雄与“百花宫主”夫妻恩爱,重返老窝生儿育女。


      秋冬赛,拭目以待。


      正是:养鸽种花,本为修心,一日争竞,尘缘未尽。

丙戌年二月

专栏作家发表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上一篇:驮宝马,驮宝归下一篇:得詹森者得天下? “种”和“用”的心法

信鸽小工具

App下载

官方微信

联系我们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