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鸽调配管理三思

      每年棚中的鸽事运行看似简单重复,但对于有心的养鸽人而言,却经历着既循环往复,又变化无穷、不断调整的具体操作过程。近年来本人在种鸽使用上,就在沿袭原有效果的老套路与尝试新手法之间,感受着在养鸽思路与方式上,坚持与转换带来的成败得失,进而对诸多颠覆性的操作与前后比较中出现的否定之否定结果产生了极大的反思。今年春育期间,在种鸽调配与管理上,结合自己实际情况,总结过去,计划现在,有三个方面的问题特别令人深思,形成在今年育鸽的种鸽安排中,回归到以往老生常谈似的认识之上。

一、把棚中的原有好种鸽配到一起

      这里所称的棚中原有好种鸽,自然是指在自己过往育鸽中有过较好发挥,曾作育出成绩鸽的种鸽。在充满不确定性的鸽事领域,寻觅合配的种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能够不断作育超级赛鸽,并且其子孙后代还能持续生育好赛鸽的所谓“黄金配对”更是凤毛麟角,不是光凭经验与金钱就能做到的。像慕利门那样幸运,凭籍一对由凡登布希鸽与间接到手的一只詹森鸽组成的黄金配对,让他从年轻时代大放异彩,声震世界鸽坛,一直到年逾八旬耄氅之年依然能够摘金夺银,则完全是赛鸽发展史上的一个传奇。

      可见,不管鸽友采取赛绩配对,还是血统配对,抑或针对种鸽体型、骨架、肌肉、膀条等个体条件实施取长补短配对,甚至在把握种鸽不俗血统的前提下进行自由配对等等,作育赛鸽能够机缘巧合达到超出预期,并且发挥较为稳定的好效果,实属不易。但在实际鸽事活动中,却没少见某些鸽友,包括本人自己也有过的情况是,好不容易试配出一两对发挥较好的种鸽,若干年后在棚中烟消云散没了踪迹。这其中除了有的种鸽按原样继续配对作育,没有持续育鸽的价值外,还有两方面原因阻碍了种鸽继续发挥。

      一是认定有育种成效的种鸽为优秀鸽后,为扩大好鸽规模,把原配对鸽拆分开,搭配棚中自认为有同样品质的其它种鸽,由此一对变两对,可更快的增加作育数量。然而问题是种鸽配对除难得的百搭鸽外,往往是一把钥匙开一把锁,如此作育赛鸽,经常出现的结果是,参赛鸽的群势确实是增大了,但能够获胜的入赏赛鸽却反而少了,甚至没有了。二是急于发挥新引进的名家铭鸽与大赛成绩鸽的作用,拆分原有配对种鸽,将原有发挥种鸽分别匹配大铭鸽,以期在原来1+1=2的基础上,能够取得1+N远大于2的效果,却到头来出现小于2,甚至等于0的结果。几经折腾,当终于想到原配对的好处时,有的原发挥种鸽或中途折损遭淘汰;或年纪老迈已没有了当初的育种价值。

      所以,养鸽人在棚中出现一代,乃至多代有较好发挥的好种鸽时,当抱着“有花直须折”的观念,配在一起不要轻易拆分,力求把棚中现有配对好种鸽的相对优势发挥到极致。千万不要把手头上的种鸽配对当作孩提时玩耍的泥巴,想当然地随意拿捏。当然,在此前提下,在主要的作育时节之外与好鸽种用之余,也有必要留心进行一些新的配对尝试,以避免固步自封,停滞不前,到头来退化至难以为继的结果,使棚中的种鸽水平总有新突破,上得新台阶。

二、坚持适度近亲育鸽方式不动摇

      养鸽初期,受生物杂交出优势基本概念的影响,非常忌讳与避免将带有血缘关系的种鸽配对到一起。随着鸽事的发展与全面对外交流格局的形成,个人养鸽的视野不断扩大,认识也渐趋多元。好几年前,通过与多位有经验的鸽友交流,特别是留心浏览信鸽杂志与网络刊载的许多优秀赛鸽图片的血统介绍,在作出好鸽的上几代亲鸽记录中,大多能看到同家族中一到两羽最优秀基础种鸽的记录,显示了许多名家展出的招牌鸽往往由近亲,乃至多重亲近作出。于是,产生了采取适度近亲育鸽的想法。

      我曾在2012年尝试将好友送我的一对广西周裕军林波尔配含台湾西翁鸽血统林波尔作出的同孵双边林波尔雄,一只配戈马利的子代雄,与另一只配吉尔特的直女雌配在一起,作出一羽子代雄,下半年进行鸽子赛前训飞时,没想到这羽小鸽子一直都表现得很好,路训期间鸽子大面积闹病,这羽堂兄妹作出的近亲鸽体质反比其他鸽子好,未受到什么影响。及至本人参加邻地赤壁市下半年320公里空距的首场河南明港比赛,这羽小灰壳鸽竟然与我另一羽白色赛鸽同时归巢。因白鸽好抓先一刻打钟,两只鸽子均以每分钟1170多米的分速,分别获亚军与第三名成绩,让我对自己先前的观点顿生反思。

      无独有偶,在后来空距550公里的河南新郑与邻县联翔的特比环比赛中,我的一羽出自武汉某名家的国际红公配我棚中被武汉鸽友弄丢的泛暗红色雨点薛仲雅作出的小绛雄,搭配出自同一武汉鸽友棚里的国际红公与林波尔原棚鸽作育的红轮雌,作出的返其外祖母羽色的泛暗红雨点雌鸽,继320公里普赛获第七名(另一羽友情赠送赤壁郑建华幼鸽同次普赛紧随其后,获第八名),接着在特比环奖赛中获得第十名的理想成绩,使我初步尝到适度近亲作育赛鸽的甜头。

      然而在接下来的两三年时间里,我扩大了几路较好种鸽的适度近亲作育面,除了没有尝试子一代与亲鸽的极度近亲配对外,先后采用二代配三代,三代配三代,二代配四代等远亲作育方式培育赛鸽,以及用祖孙隔代配对方式作育赛鸽,结果连续几年作出的赛鸽都没有获得令人满意的竞翔成绩,使我对适度近亲育鸽方式的效果产生了怀疑,并予以放弃。

      作育赛鸽似乎是一件与国人炒股一样,妖气十足的事情。曾听到不少“运道”不佳的股民抱怨,手上的股票一买就跌,一卖就涨。当我最近两年放弃了主打近亲种鸽配的育鸽模式,却在2016年的秋赛中,又出现了吊诡的情况。因为秋季以十来羽特比环为主力的竞翔鸽队,在参加220公里广水站的资格赛中几近全军覆灭,后续的比赛则是前站训放过150公里孝感后留棚准备跳站参赛,旨在参赛过把瘾与试鸽好坏的几羽普环鸽,继续投入比赛。结果这几羽逃过灾难性损失赛飞站点的预备选手,在后续360公里确山,420公里西平,550公里新郑的比赛中,每站都有三两羽赛鸽在本地鸽会第一梯队飞回,其中有一羽环号为0313530的当年幼鸽连续三站都在全会上位排名中归巢,如果年初作为重点鸽套上特比环的话,三关综合成绩有望进入特比环前三甲。

      意外的赛飞战绩,自然引起我对该鸽根底的关注。一查记录,发现是多年前我棚中引自武汉鸽会竞翔部负责人高建新的一羽西格穆勒雌鸽,分别配两只不同雄鸽作出的儿子与女儿作出,等于是在不经意间,用同一只西格穆勒作出的同母异父子代鸽配对,作出的第三代近亲赛鸽放飞产生了较好的效果,从而把我的目光又聚焦到适度近亲的种鸽作育上。

      几经再与周边和外地的多位鸽友就上述情况进行交流、探讨,然后回头对相关年份的育鸽情况加以总结、思考,得出赛鸽育种上一个客观、理性的思路,即适度近亲育鸽或许并非一个付诸实施就能立竿见影、点石成金的培优方法,但从中外百年赛鸽史上诸多行家里手的实践经验来看,当可视为符合培养优秀赛鸽总体规律与大趋势、大概率的重要途经。基于这一认识,我打算在着手进行今年种鸽作育操作中,不仅要将重心回归到适度近亲育鸽的路子上来,而且还要抱着“前途光明,道路曲折”的信念,毫不动摇地将此育鸽方式坚持下去。

三、创造条件尽量使用开家的种鸽

      开家的种鸽育雏比关死棚的种鸽育雏效果更好,作出的赛鸽更有活力是个常识性的问题。当初养鸽时,如何将引进的种鸽开家活条,是一个需要养鸽人加以掌握的养鸽技巧。鸽界有多种利用鸽子恋偶、恋雏等天性,把握好时间、时机实现已成年的种鸽在新棚开家的方式方法。但是,随着赛鸽层次与引种成本的不断提高,鸽友用不菲的资金投入引进的高档种鸽进棚,就舍不得让鸽子出棚脱离养鸽人的控制,满天飞行了。唯恐稍有闪失,就会付出较为沉重的代价。

      到得后来,受赛鸽“种、养、训三环节,种为基础”和“育种是金”观点的的影响,许多鸽友的惜鸽意识更趋浓厚,不仅引进的种鸽关死棚,而且自己棚中飞出优异赛绩、个体条件上乘的优秀赛鸽也作为棚中后继种鸽,打入死棚。更有甚者,有的鸽友对于难得到手的珍稀铭鸽,或由棚中多有发挥的种鸽,作出的在鸽主心目中各方面条件超过亲鸽的子代鸽,也会作为特留种鸽,舍不得出棚家飞,直接转移种鸽舍终身关死棚。

      去年,我地几鸽友在我们湖北省内两个公棚遭遇了一次特别艰难的比赛经历,对于我及周边鸽友就种鸽关死棚与开家活条两者间相比较,在参赛效果上出现的明显差异,思想上产生了很大的冲击。这里要说的两个公棚都是位于鄂东南丘陵地区的鄂州江茂公棚与黄石银鸽天地公棚,以前我们鄂南山区的鸽子拿到这两个公棚参赛比较适应,都曾小有建树。但今年两棚决赛因天气等多个明显和不明原因的影响,都打得格外艰苦。“江茂”在两天报到期内勉强报齐获奖名额;“银鸽天地”整个报到期内报进名额仅一半略强,剩余奖金由决赛上笼鸽平分。我与先一起邀约参赛的鸽友存棚打到决赛的好几羽赛鸽,没有一羽入围。而我地后一步从新疆赶回来送鸽参赛的老庞,却在两个公棚都有鸽子进奖,让人非常意外。

      老庞是我地一位养鸽多年的老鸽友,近两年与人合伙在新疆阿克苏承揽了一个较大的基建工程,不能继续在家亲力亲为养鸽,把一棚百余只鸽子交给妻子打理。由于其妻不懂鸽,不识鸽,不知道分别料理死棚种鸽与赛鸽棚放飞鸽,老庞在临出门前采用老办法把原在吉林盛世鸽业与北京庞立新名家等处引进的种鸽,都试着开家活条,留不住的鸽子权当放了生。去年都到了五月份时间,刚从新疆返回的老庞知道我及其他两位鸽友早已把鸽子送到公棚,便约请我们到他家看鸽选鸽,要把能够送公棚参赛的幼鸽挑选出来,送到公棚参赛。

      当时我们到老庞家看到的情况十分杂乱,一间当作鸽棚的四楼顶层大房间里大木架、包装箱等处都占居着鸽子,房间外的门窗边,走廊的边角处也有鸽子在自己衔草编织的窝中孵蛋哺雏。老庞称全部都是开家活条鸽,他妻子才得以每天撒食添水维持。棚中有些原有的种鸽已不见踪影,但也有不少过路迷途的赛鸽到这儿驻足不走,自行找对象配对生儿育女了。我们几经费心挑选,勉强择出十来只羽毛略显粗糙,并不十分理想的幼鸽送到了“江茂”与“银鸽天地”公棚。回想起来,这批鸽子中有两羽已褪换两根大条并已变声,还有两羽不足月,且有只小鸽的大条被窜窝的成鸽撕扯掉两根。不期最后就是这些鸽子中出了克难制胜的入赏鸽,而我们几个送出的自我感觉良好的赛鸽却都沉沙折戟。

      在总结经验教训,对照老庞的情况进行比较分析时,我首先想到了他最不同于我们的全棚种赛鸽一律开家活条情况。后来我发现,一起到公棚参赛的一位姓杨的鸽友,赛毕已不动声色打开了他种鸽棚的进出口,让原在他棚中留下做种的种鸽重新家飞活条,用医用胶布条把从别棚引进的种鸽大条粘住,暂时飞不起来出棚,待育鸽期孵蛋育雏时,伺机让种鸽开家活条。看来,我与他把对问题的症结所在想到了一块。由此,使我更加清晰地形成了要创造条件,尽量使用开家活条种鸽育鸽的认知。

      具体的实施办法,一是原来的活条种鸽被关死棚的,还是要恢复家飞,不过是与赛鸽家飞错开时间,另行定时进行。二是一般的种鸽还是要试着在孵蛋育雏期,选择傍晚或天色较阴暗的日子开家活条。三是特别贵重,实在舍不得开家活条的种鸽,要尽量把种鸽的活动棚做大些,满足种鸽必需的露天活动空间。比如提出“育种是金”的台湾金奖鸽舍主人赖铭沧硕大的种鸽棚,就使犹如进入保险箱的种鸽,生活在开家活条一样的环境里。无此条件,也可退而求其次,把舍不得家飞的种鸽所产的蛋,交由家飞活条的褓姆鸽代孵代哺,以尽量多增强一些作出赛鸽的体能与活力,进而提高赛鸽的赛飞效果。

专栏作家发表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上一篇:《鸽道留痕》系列连载——跋:养鸽的至高境界是分享下一篇:给赛鸽喂食动物脂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