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

  • 信息

与大自然的苦斗 ——第54届东日本CH赛快报

      东日本CH赛是跨越广大地域的1000公里赛事,最初由日本赛鸽协会与日本信鸽协会共同举办,后改为由赛鸽协会关东地方部单独举办。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该赛事的参赛羽数就已超过2万羽,被誉为“日本的巴塞罗那赛”而深受日本及世界各地鸽友瞩目。2017年这一历史悠久的赛事迎来了第54届。 记者跟随放飞组对集鸽、放飞、审查等各个环节行了全程采访。5月12日清晨5点整,7,736羽选手在前所未有的晴好天气中放飞,然而归巢的结果却出人意料。

 

参赛羽数与去年相近

      4月22日,日本赛鸽协会举行赛前会议,对各地区联盟参赛鸽的登录及放飞车的分配等做出了安排。由于此前关东地区不少联盟的GP赛遭遇坏天而损鸽较多,人们预计东日本CH赛的参赛鸽会大为减少,可实际的集鸽羽数与上一年几乎相同,有来自1,270个鸽舍的7,736羽鸽子(不包括参加联合放飞的日本信鸽协会的234羽),需要使用6台放飞车。

      5月7日集鸽日是黄金周的最后一天,为采访上午11点开始的东京地域联盟的集鸽情况,记者9点就来到作为集鸽地点的日本赛鸽协会,但此时东京中联盟的集鸽已接近尾声,有些联盟的放飞员正在给车里的鸽子喂食、喂水。

      集鸽时还发生了一段小插曲:关东地方部掌管印章的早川先生因途中偶遇电车事故没能按时到场,而参赛鸽必须在翅膀上加盖印章后才能装车。他是在10点45分赶到协会的,大家一起帮忙盖章、装车,很快就把耽误的时间赶了回来,放飞车终于按预定时间出发前往仙台港。

 

舟车辗转抵达北海道

      来自不同集鸽点的6辆放飞车在仙台港轮渡码头会合后,搭乘晚7点40分出发的渡轮驶向北海道的苫小牧港。在大约16个小时的航行中,司机和放飞员都得到了充分的休息。放飞车所在的甲板经常停放运输赛马等动物的车辆,设有专用的气压调整装置,因此对于赛鸽来说这段旅程也还算比较舒适。

      渡轮于5月8日上午11点30分抵达苫小牧港,放飞组稍事休整便继续驱车前行,下午3点在羽幌町与竹井部长等人会合。由于往年住宿的熊谷旅馆已经停业,放飞组今年的落脚点改在羽幌温泉日落广场的饭店,饭店对面是日本唯一的海鸟保护研究机构“北海道海鸟中心”,放飞车就停放在不远处的饭店停车场内。

      停好车后,放飞组立即开始给旅途劳顿的鸽子喂水,可是却发现属于饭店的水笼头只有一个,旁边另一个属于羽幌町的水龙头不能使用,结果喂水就用了1个半小时。后来经过与相关部门交涉,商定从9日开始可以使用另一个水龙头供水。

 

放飞前的最后调整

      10日的采访是从早晨第一次喂食开始的。每辆车上的司机和放飞员都忙得不亦乐乎,司机负责供水,放飞员则使用可以计量重量的长柄勺往食槽里添加饲料。多数放飞车的投喂标准是每羽20克,而竹井部长负责的车辆是14克、浦和定男的车辆是18克。这些担任放飞工作多年的老手一致判定开笼时间有可能推迟,所以都在按自己的经验调控饲料投喂,对参赛鸽状态进行最后的调整。

      第二次喂食从下午3点半开始,车辆踏板上的一层白色脂粉显示鸽子的状态相当不错。按原定计划这本应是赛前“最后的晚餐”,但竹井部长说“根据北海道及赛线沿途的天气预报已决定推迟放飞”。记者看到所有车辆都减少了投喂量,每当放飞员向食槽里添加饲料的时候,车中便响起一片鸽子争食的叫声并飘出大量脂粉。投入的饲料在1分钟之内就被吃得精光,而饥饿的鸽子仍继续把空荡的食槽啄得叮当作响。这场景令人不禁略感心酸,但为了使其巅峰状态保持到开笼的一刻也只得如此了。

      11日早晨下着蒙蒙细雨,喂食之后放飞员将食槽都反扣过来以免被雨水打湿。这一天的雨下了停、停了下,一直持续着不稳定的天气。下午3点半喂食的时候雨终于停了,天空显得格外明亮。所有放飞车都按“最后”的标准加大了投喂量,让鸽子尽可能多吃一些。从啄食的声音和飘出的脂粉来看,选手们的状态完全没有降低。喂食结束后,司机和放飞员都忙着为第二天的放飞做准备,全部车辆也都调头完毕。

      晚上放飞组再次对天气形势进行了会商。预报说12日早晨是多云天气,之后会逐渐放晴。虽然前一天的雨水有可能形成雾气,但从13日开始关东至北海道一线的天气又将变坏,直到17日都没有开笼的机会。放飞组最终决定在12日清晨放飞,不过为了使鸽子能够在当日飞返关东地区,开笼的时间必须比往年提前。

 

前所未有的大晴天

      12日凌晨3点半,记者走出宾馆时只见夜空中星光灿烂,看来提前开笼完全没有问题。随着天空渐渐发明,6辆放飞车在3点50分依次驶出停车场。放飞地点“汐见高台”是位于广阔牧场中的一块高地,车辆在草场间的道路上一字排列,开始等待放飞的时机。

      4点20分太阳从地平线冉冉升起,远处的群山清晰可见。竹井部长和泉放飞长都异口同声地说,“在此地放飞几十年了,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景色”。10分钟后太阳已完全升起,放飞车都被朝霞映照成鲜红的颜色。

      车中的鸽子都向着太阳“咕咕”鸣叫,竹井部长通过手机对归巢“难关”苫小牧和大间的天气进行确认,两地都是好天,于是便发出“准备5点开笼”的指令。所有放飞员立即背对炫目的阳光做好开笼准备,泉放飞长高举一条醒目的黄色毛巾站在了发令位置。“10秒倒计时开始!”“⋯⋯5、4、3、2、1、开笼!”随着黄毛巾猛然一挥,各放飞车的车门释放杆同时落下,在一片“啪啪”的振翅声和云雾般升腾的脂粉中,数千只选手一飞冲天,只盘旋了1分钟左右就朝着东南方向疾飞而去。从此时开始,这些鸽子将要飞越岩见泽、苫小牧和津轻海峡,在场的所有人都在心中默默祝愿它们能平安返回巢地。

当日无鸽归巢

      记者换乘大巴和电车一路返回,下午5点到达新千岁机场时还没有接到任何归巢信息。八乡国际公棚的国际CH赛是与东日本CH赛同时举行的,向该赛事随行记者询问的结果也是无鸽归巢。在通常情况下,放飞后的鸽子大多会从苫小牧一带飞越海峡,可当地鸽友都说没有看到鸽群从苫小牧上空经过,也就是说,此时参赛的鸽子可能尚未飞越津轻海峡!

      13日关东地区从清晨就开始下雨,预报说千叶沿海一带下午还将有局部暴雨,如此恶劣的天气显然不适合鸽子飞行。早晨6点40分,有消息说平成千叶联盟已经见鸽了,之后不久其他联盟也陆续传来参赛鸽归巢的信息。

      各联盟实时更新的排名不断汇总到关东地方部裁判长田中通夫处,在埼玉联盟长岛根武夫等人的协助下,当晚9点终于整理出了暂定名次,平成千叶联盟筑波南部联合会的张替雅之获得综合冠军,他的冠军鸽是一羽麒麟花雌,足环号为16LC02203。

 

平成千叶联盟第二次夺得综合冠军

      5月14日,各联盟都对获得前三名的鸽子进行了审查确认,综合冠军张替鸽舍则是由竹井部长和田中裁判长亲自查棚,平成千叶联盟副联盟长铃木务也到场见证。他们共同对入舍传感装置、参赛鸽的膀章等进行了严格审查,最终确认16LC02203为综合冠军。这只成功站在7,736羽参赛鸽顶点的鸽子是用坂本胡本系与迪斯美特·马泰斯的“波尔莱茵”杂交繁育的,“波尔莱茵”是圣维仙N赛冠军“加蓬”的孙代鸽,据说该路血脉所出的麒麟花鸽最为出色。

      这次是平成千叶联盟自第30届(1993年)以来第二次夺得东日本CH赛综合冠军,该联盟的鸽子还获得同一天开笼的“日本杯”赛综合冠军以及东日本GN赛综合第3名,可以说2017年春赛是平成千叶联盟收获颇丰的一个赛季。

      综合审查于5月28日在日本赛鸽协会进行,竹井部长首先介绍了放飞情况并就不佳的归巢率向参赛鸽舍表示了歉意。2017年东日本CH赛在规定时间内归巢的选手只有155羽,仅占参赛鸽总数的2%。由于全球变暖等诸多因素的影响,赛鸽与大自然的抗争变得日益严酷,本次比赛的结果就是一例。但是,支撑东日本CH赛半个世纪长盛不衰的是赛鸽爱好者的“梦想”,只要“梦想”在,养鸽人及其爱鸽就将继续在此逆境中与大自然拼搏不息。




司放人员合影留念

专栏作家发表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上一篇:请重视棚中的一岁小雌下一篇:烫画作品《成吉思汗》

信鸽小工具

App下载

官方微信

在线商城

回到顶部